核戰威脅再起

專題報導 02/01/2008

世界各國的政治領袖與科學家,都必須加緊腳步對付核子武器給世界帶來的巨大風險。如今機會之窗已經打開。

如果我們要找一個現今世界面臨的核武威脅,只要舉巴基斯坦為例即可。這是一個擁有相當核子彈頭的國家,國內伊斯蘭極端主義橫行,處於動亂邊緣。二○○五年,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前主席農恩(Sam Nunn)曾提出大哉問:假如有一枚核子彈在某個美國城市爆炸,美國人會希望在核彈爆炸前做過哪些事情,好避免災難發生?

這其實是每個國家都應該問自己的問題。這個問題不僅對政治人物是個挑戰,對於有專業知識與影響力,還能貢獻一己之力的科學家,同樣是個挑戰。

本期《自然》第一百一十四頁的文章(本期《知識通訊評論》的〈縈繞不去的核子戰爭威脅〉一文),分析了目前國際之間共同對抗新一波核武威脅的合作架構,未來還會有其他文章討論核武問題的不同層面,並且指出解決問題的作法。

限制核武擴散是個內涵廣泛且繁雜的議題,但是改善現狀的重點其實再清楚不過,就是:不製造新核武或核武材料;不再有新的核武國家;核武不能成為推展外交政策的籌碼;也不能有任何未受管制的核子武器存在。換句話說,各國必須禁止使用或取得所有現存的核武,以及核武等級的核子原料。

我們極其缺乏政治意志,尤其是各國都缺乏推展多邊、多國行動的政治意志。一九九二年成形、涉及禁用、拆卸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與材料的「美俄合作降低威脅」(US–Russian Cooperative Threat Reduction)計畫,是一個往正確目標邁進的重大突破,然而,這個計畫的國際化範圍,僅止於清理阿爾巴尼亞一處化學武器廢料場。

二○○四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推動一項決議案,要求所有成員國家立法規定:非由政府主導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研發計畫,皆屬違法。今年四月,各成員國必須向聯合國報告他們遵照決議推動立法的情形。不過,由於許多國家缺乏相關的硬體條件、專業知識與監督機關,屆時恐怕只有少數幾個國家能確實施行這種法規,而且,就算開始實施,也只是剛剛起步而已。

向未來核武威脅的宣示

去年,農南與兩位前美國國務卿舒茲(George Shultz)、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與前國防部長培里(William Perry)等知名政治家合作,共同呼籲各國裁減核武,限制核武擴散。這些人物在政治上頗多歧見,不太可能合作,其中還有幾位曾堅定支持發展核武的核武倡議者,但他們卻合寫了一份宣言,同聲支持上述四個限制核武擴散的措施,還提出其他策略。(可以參看 http://tinyurl.com/23o4ao)

他們希望美、俄兩國的飛彈不再對準對方,除了要加速減少核子彈頭,還要加速確保世界各地核武材料的安全無虞,各國應遵行「全面禁止核子試驗條約」(Comprehensive Nuclear-Test-Ban Treaty),阻止流氓國家假借發展核能之名,獲得發展核子武器的能力。他們還希望大幅加強國際原子能總署的權力。

這四位政治家都相信,在目前充滿核武威脅的環境下,參加限制核武擴散條約的五大核武國家(美國、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各自擁有的核武存量,並非資產,而是負債。四位政壇大老深信,經歷了十年毫無實質結果的躊躇猶豫,這五個國家現在必須率先壓低姿態,減少核子武器的儲備量。這種態度的轉變,並不是對伊朗、北韓這些有發展核武野心的國家讓步,而是經過深思熟慮,可以贏得各國支持的策略,足以展開涵蓋層面更廣、標準更嚴、行動更快的限制核武計畫,解決當前核子恐怖主義、核武擴散的重大威脅。

我們很歡迎這個宣言,也覺得它非常重要,因為它不僅凸顯了一個已多年未展現的美國形象,更可能使國際間限制核武擴散的成效有所改觀。

四位政治家的建言對美國國內有重要影響,美國總統參選人經常提到此事,民主黨中聲勢領先的參選人也都認同這個限武策略。但是,在美國以外的地方,輿論對這個問題的討論非常有限。要讓這項宣言落實,最迫切的任務,就是使國際社會都重視它。

發聲支持

科學家必須扮演幾個重要角色。第一,他們必須發聲,他們可以在政府機關、政策論壇發聲,也可以用更公開、獨立的立場發聲。美蘇冷戰期間科學家的發言,就顯示科學家的獨立立場有極高價值。

相較之下,東南亞、印度、巴基斯坦等國的學者與科學組織,在裁減核武與限制核武擴散的議題上,沒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建言。科學家沈默不語,加上這些地區缺乏非官方的武器管制組織,造成在印度、巴基斯坦主導核武發展的權力集團壟斷了與核武有關的專業知識與建言獻策的權力,這也抑制了大眾對核武問題的公開論辯。

對科學家來說,改良科技也是重要任務,尤其是提升遙測技術(remote sensing)以持續監測各國核子設施。用科技觀點確認一個國家推動核子計畫的真正動機,解除各方疑慮,也可避免緊張的政治關係。

此外,科學家應該與各國同行合作,想出新的辦法。不過,目前這種的合作計畫只是鳳毛麟角,委實令人沮喪。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有一個研究計畫把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學者聚在一起,探討核子威脅。有少數幾個學者正在研究那種過度敏感、動輒發佈警訊的核子攻擊預警系統的弊病。這種系統可能在三分鐘的攻擊反應時間內,引發毫無必要的核彈發射意外。這些學者也企圖讓政府決策高層瞭解「
有限的區域性核子戰爭」可能帶來哪些衝擊,想方設法阻止南亞地區的軍備競賽更如火如荼。

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各方也將投入磋商,為二○一○年限制核武擴散條約的檢討會議預作準備。此時此刻,是科學家針對化解核武威脅發表高見的最佳時機。

(本文為二○○八年一月十日出版《自然》雜誌的社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四期】2008.02.01

« 科學論文作者的遞嬗∣回首頁∣TSSCI 走火入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