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論文作者的遞嬗

專題報導 02/01/2008


近代科學起始的十七世紀,通常一篇科學論文只有一個作者。到二十世紀二○年代以降,科學研究面貌開始改變,科學論文作者數目也快速增加,這造了各人貢獻功勞的紛爭,也大大影響了學術界判定榮譽的制度。

今天的任何一期的《自然》雜誌,刊出的論文數和一九五○年代幾乎相同,但論文作者的數目幾乎是當時的四倍,而單一作者的論文幾乎已不存在。如今除了數學以外的領域,越來越少人能夠單獨完成論文。就算他們有能力,而且有時間與精神去做,出錢支持他們做研究以及他們所屬的研究機構也不會答應。

科學論文總有兩個數量:對科學的新增進展,以及發現者的榮譽。從十七世紀晚期至一九二○年左右,通則是每篇文章一個作者:個人單獨完成一項科學的進展並得到相對應的聲望增加。這樣的對稱關係在一九二○年代開始出現例外,一九五○年代逐漸減少,到一九八○年代幾乎已不存在。如今從作者欄裡眾多共享聲望的名單看來,跨領域的合作研究不但普遍而且必要。然而耐人尋味的是,在多數的期刊裡並未被告知何人完成了哪一部份的工作,同時也無法確知究竟是誰起草寫就論文的。(難道我們不在意了嗎?)

如今主流的多作者慣例認定,一篇文章內所有的共同作者大致上貢獻相當,而第一或前二作者則扮演了「最具貢獻」的部分,所有列名的作者則被認定對此篇文章內容有等同的貢獻。如果只有三、四個作者,這個規則還說得過去,但作者增至八到十人,就出現了困難,一旦作者數量達到二十或五十人,則幾乎不可能一體適用,更別說那些基因定序文章有著上百作者的情況。

詳加描述一篇科學論文中各作者研究工作的細節和內容,絕對是做得到的,電影就是如此做的,只是普遍而言並無此要求。《自然》雜誌的主編坎貝爾(Philip Campbell)在一九九九年引進了新的方針,要在論文中敘述每一作者的貢獻(參考。儘管這是非強制性的,但選用此一作法的作者卻逐漸增加。

好在是,有夠多的數目就會造就出慣例,而有慣例可尋就會有其結果。洛卡定律(Lotka’s law)是數學家洛卡(Alfred Lotka)由經驗推導而得,並經過許多驗證,定律簡單來說即是「科學生產力的平方反比定律」。在某一段時間中,發表了一篇論文的一百個作者當中,會有二十五人發表了兩篇論文,十一人發表了三篇,以及一位發表十篇以上論文的作者。

在如今這個作者很明顯可以分享對論文的貢獻,同時沒有清楚界定的制度底下,對洛卡定律的認可,使得引用次數能持續地在科學領域中,作為建立聲望與榮譽的主要方式。不論論文有多少個共同作者,只要你的大名在發表的科學論文上出現越多次,就會認為你的生產力越好,也就更值得支持。洛卡定律甚至可以用來預測一位作者在作者名單排名的落點,以及他在科學界的攀升關聯。

唯一能降低洛卡定律效用的力量,是由經濟學家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所提出的古德哈特定律,此定律指出:「如果為了特定目的而施加壓力,那麼觀察到的統計規律就會失效」。一旦引用次數成為決定卓越與否的手段,參與者就會根據他們對此標準的理解,來「玩」這個系統,那麼這個量度方式與其原先設計要能測量出的結果之間,就不再有密切的相關性。這些作為造就出某些令人難以想像的事務,例如影響係數、影響期刊、一篇論文的作者排名,以及其他各種試圖重建引用計算規則的對策。

到了晚近,洛卡定律與影響係數在這類「作者遊戲」中至少是平分秋色,但系統似乎也出現了裂縫。洛卡定律似乎適用於有百名或更多作者的論文還很罕見的時候。當這類論文成為常態,每人發表的論文數量計算,與一篇論文中進入系統的作者數之間的分裂如此巨大,導致洛卡定律中多作者指數關係的崩潰。

洛卡定律用作者資格數量來評估科學界排名的能力,在越來越多領域受到扭曲,尤其在論文作者數經常破百的遺傳學、蛋白質體學、氣候模型研究與粒子物理等領域特別顯著。這個系統短期內將會出現更進一步的演變。

我預測那些因作者數量過多而危及作者聲望系統的領域,很快會出現限制作者數目的定規。矛盾的是,這也有可能獲得所有希望以電影模式詳述貢獻內容的成員之贊同。在大學負責審核教授終生教職的委員會、依學術生產力決定升遷與加薪等最關係密切的地方,比較喜歡一個人在少數幾篇論文中擁有全部的功勞,而不是在許多篇論文中有很少甚至完全沒有貢獻。考慮《自然》雜誌對於科學論文的決定性地位,以及編年紀錄角色,有興趣的人可以藉以觀察限制作者數量的趨勢是否出現。
(本文為美國普吉特灣大學麥基科學與價值講座教授葛林(Mott Greene)在二○○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版《自然》雜誌的專文)。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四期】2008.02.01

« 北京隱士與錫蘭鄭和碑∣回首頁∣核戰威脅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