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老人類足跡的安危

知識新知 02/01/2008

位於非洲坦尚尼亞,距今三百七十萬年前現存最古老的人類足跡,面臨了毀壞威脅,也引發各界對其保存方式的廣泛討論。

一九七八年由李基(Mary Leakey)團隊在偏遠的利托里(Laetoli)地方所發現的此一長二十三公尺的足跡,經開挖暴露後,足跡狀況惡化,在一九九五年覆上特殊材質以資保護。目前由於保護層逐漸風化毀損而引起關注,擔心火山灰沈積岩層上的足跡可能遭侵蝕,或被人類、牲畜破壞。

因此美國丹佛科羅拉多大學的坦尚尼亞籍人類學家穆西巴(Charles Musiba)提出呼籲,在當地興建一座博物館以陳列這些史前足跡。部分人類學家對此則不以為然,他們一直就認為,足跡所在地利托里距最近的恩格隆格魯國家公園(Ngorongoro National Park)仍須數小時車程,幾乎難以就近維護展覽設施。穆西巴在上個月於南韓召開的史前人類遺跡保存與應用國際研討會上提出此一建議,他認為坦尚尼亞已具足夠技術與資金來設立運作此博物館。

「這個問題相當迫切,」穆西巴說,「目前的保護措施只是暫時的,而新設的博物館同時也能成為觀光客步行狩獵途經的景點之一。」

加州柏克萊大學的懷特(Tim White)與紐約大學的哈里遜(Terry Harrison)等人類學家對此則感到疑慮。他們和其他一些學者建議將山坡上的足跡完整取下,並安置於三蘭港(Dar es Salaam)或阿魯莎(Arusha)等市區的博物館。懷特認為,「一旦成為公開景點,就會引來許多麻煩,足跡也可能因此而遭到毀壞。」

利托里遺跡的主管單位,坦尚尼亞古物部部長,身兼三蘭港國立博物館館長卡曼巴(Donatius Kamamba)對足跡腐蝕的報導以及興建博物館的提案感到相當意外。他說相關單位會對發現場址進行調查,考量火山灰沈積岩的脆弱,他質疑開挖移動的可行性。

目前覆蓋的保護層是由洛杉磯蓋帝文物維護中心(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的技術專家製作。最早懷特與李基等人在足跡上覆蓋一層泥土,但由於並未剔除土中所含的金合歡屬植物種子,因此植物便開始生長扎根,硬化火山灰層因此而有碎裂的危險。蓋帝中心的保存技術專家艾基(Neville Agnew)與狄瑪斯(Martha Demas)將原先的土層與植物移除後,覆蓋一層特製織墊減少水分滲入,最後在墊上鋪上篩過的土石。

這種保護方式效果良好,直至數年前雨量增加,溢流的雨水侵蝕,足蹟墊的周圍因此而裸露。各界一致認為必須盡快將足蹟墊再次掩蓋,以避免類似當地原住民將足蹟墊移作他用的情形發生。但是到底長期如何處置,仍爭論不休。

坦尚尼亞國立博物館目前正在進行擴建。哈里遜認為將足跡留於國立博物館會是明智之舉,但三蘭港大學的人類學家馬布拉(Audax Mabulla)則支持穆西巴的提議。「我們應該在溫濕度控制適當的建物中展示部分足跡,」馬布拉說,「如此一來人們便能夠接近與欣賞。」

無論如何,因為雨季已經到來,對立即改善保存條件的關注也就持續增加。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四期】2008.02.01

« 假錢的聲音∣回首頁∣北京隱士與錫蘭鄭和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