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iPod進大學課堂

學術文化 01/01/2008

越來越多美國大學借助科技,把象牙塔的知識,傳遞給天涯海角的學習者,讓他們有機會隨時隨地收聽「存在主義」與「理論物理」課程。最近美國一些重要媒體都有探討網路科技在校園之外傳遞知識的發展。

柏克萊加州大學哲學教授德萊弗斯(Hubert Dreyfus)的研究興趣是現象學、存在主義、心理學哲學,以及人工智慧的哲學意涵。

伍德(Baxter Wood)是最專心聽德萊弗斯講課的學生。德萊弗司提到存在主義的時候,伍德小心咀嚼他的每一個字,當這位七十八歲的教授停下來回答學生問題時,伍德也非常投入。

不過,伍德並沒有坐在柏克萊校園的教室裡,他這輩子還沒見過德萊弗斯。

伍德坐在十八輪貨櫃拖車的駕駛座上,經常把大批狗食從俄亥俄州送到美國西岸,或是把平板電視從洛杉磯送到美國東部城市。來自德州帕索市、六十一歲的伍德,從蘋果公司iTunes網站下載了許多教授講課的錄音檔案,把這些檔案存進他的數位影音播放器,再透過車內喇叭放出來。

快要進城的時候,伍德按下暫停鈕,先把注意力集中在路上交通,等一下再思考德國哲學家尼采為什麼說上帝已死。他說,聽演講,讓他可以同時在兩個地方,「粉筆摩擦黑板的聲音非常清晰」。

蘋果公司把頂尖學術機構的數百種講課錄音檔案放上網路,使那些距離學術很遙遠的人也有機會得到心智上的刺激。

這幾年來,已有許多美國大學把教師授課錄音放上校內網站,讓學生能複習獎課內容,補足上課進度。

不過,現在麻省理工學院、史丹福與耶魯等廿八所大學,都把一些課程錄音檔放在iTunes網站,提供校外人士免費下載。

這些大學把講課錄音公開,是為了讓家長與未來的學生更瞭解學校,同時也加強學校與校友之間的關係。有些大學認為,這是將學術機構「宗廟之美」讓所有人分享的重要任務。

柏克萊加州大學發言人莫格洛夫( Dan Mogulof)說:「數位時代來臨之前,這種計畫很難實現。」

授課教師看不到這些透過網路聽講的校外學生,這些學生也無法取得學位。許多教授甚至從來不會回應這些校外人士寄來的信件。但是從這些講課錄音獲益的人,都樂見免費課程爆增。

加州的退休銀髮族、阿拉斯加專捕比目魚的漁夫、倫敦的資料處理職員、紐約的電影選角經紀人,不分老幼,不拘地點,都可聆聽世界一流學者的講課內容。

柏克萊大學教授慕勒(Richard Muller)開設的「給未來總統的物理學」課程(請參看《知識通訊評論》六十二期「總統的物理測驗」),也放在iTunes網站上。慕勒說,全世界有許多人渴望接受更多教育,他們急於掌握知識。慕勒曾經收過一封電子郵件,標題是「滿懷感激的伊拉克水手向你致謝」。

二○○四年年尾,蘋果公司開始和杜克大學合作,用iTunes軟體播送課程錄音,這個計畫也逐漸擴及其他學校。

有些大學把Podcast型式的講課內容擺在iTunes網站上,包含上課的錄影與錄音,任何人都可以把這些檔案下載到自己的電腦或iPod播放器中。

今年五月,蘋果在iTunes首頁提供名為「iTunes大學」(iTunes U)的服務,網友下載流量隨即大幅增加。舉例來說,柏克萊大學提供的八十六種課程,每週被網友下載多達五萬次。

網路趨勢觀察家說,蘋果負責支付儲存與分類課程錄音檔案的費用,旨在與各個大學建立友好關係,因為大學是蘋果麥金塔電腦的重要買主。此外,推廣Podcast,等於是促銷iPod影音播放器。

目前多所大學也在進行各種嘗試。莫格洛夫說,柏克萊大學提供這些課程內容,並不打算收費,但是這樣免費的網上錄音課程,對學校究竟有何實質好處,仍待觀察。

「iTunes大學」的課程也有熱門排行榜,有些課程的點擊下載率之高,出人意料。最近比較熱門的課程包括:史丹福大學的「現代理論物理」、聖路易協同神學院的「希臘文入門」與麻省理工學院的「生物學導論」。

要說那些名校教授巴不得自己的課程錄音在iTunes網站上成為熱門下載檔案,有點言過其實,但是許多教授都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透過網路收聽他們的講課內容,學校是否能從中得益。

柏克萊大學哲學家德萊弗斯的講課內容擠進熱門排行榜前廿名,從下載次數看來,其受歡迎之程度,與獨立唱片公司搖滾歌手差不多。

德萊弗斯的「聽友」曾跑到他在柏克萊校園裡的辦公室找他。也有許多人為了表達謝意,直接匯款給柏克萊大學,金額從五塊到五百塊美元不等。

去年春天蘋果公司開始積極推廣網路影音課程之前,德萊弗斯開設的哲學與文學課程「從眾神到神再返回眾神」(From Gods to God and Back),已在iTunes的Podcast 排行榜排第五十八名,網友下載次數甚至超過一些知名廣播節目。

為了改善講課錄音的品質,德萊弗斯選了一間裝置麥克風與特殊錄音器材的講堂授課,他認為,把講課錄音放在網路上有利有弊,因為現在有百分之二十五的選課同學經常蹺課。

柏克萊哲學系二年級學生迪亞茲(Alexander Diaz)說,他大概會蹺掉三分之一的課,回自己房間透過iPod耳機收聽錯過的講課內容,並在德國哲學家海德格《存在與時間》書頁空白處作筆記。迪亞茲認為,在大講堂裡跟一堆學生一起聽德萊弗斯教授講課,感覺很疏離,感覺教授離他很遠。

德萊弗斯早從一九六八年就在柏克萊展開教學生涯。他對遠距教學是否真有實效,一直保持懷疑態度。他在二○○一年出版的散文集《論網際網路》(On the Internet)中形容遠距教學是「脫離現實的遠端電訊參與活動」(disembodied telepresence),他擔憂遠距教學會使某些學生不願冒險與老師對話,探索更深的知識。

不過德萊弗斯強調,網路能夠散播知識的特點,還有他收到那些遙遠網友的致謝電郵,讓他對遠距教學有了比較正面的觀感。

家住北加州威瓦維爾(Weaverville )的麥瑟夫婦(Joe and Diane Mercier)習慣在早上邊喝咖啡邊聽德萊弗斯的講課錄音。他們也愛聽柏克萊大學慕勒教授的物理課,以及史丹福大學的地理與世界文化課程。

在郡立警長辦公室擔任蒐證官的喬麥瑟不喜歡那些講課剛開始與結束前的陳言套語,他也討厭聽到教室學生的手機鈴聲與教授對早退學生的斥責聲,但是德萊弗斯若開始闡述哲學思辨的過程,他就極其著迷。

喬麥瑟說,他們夫妻倆聽演講錄音檔,
是為了脫離主流電視的轄制。他偶爾會寫寫德萊弗斯指定的專題報告,但是他擔心德萊弗斯不會看他寫的文字,所以從未將自己寫的報告寄給德萊弗斯。

其他貨櫃車司機喜歡用無線電與同行閒聊,但是伍德最愛藉由網路下載的講課錄音,享受五花八門的學術大餐。他聽過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天文學、柏克萊大學的地理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行為內分泌學課程。

伍德自認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他來自一個教會牧師家庭,曾在一九六○年代就讀阿拉斯加大學,不過,他只記得當年在哲學課上聽過一個名字「康德」。伍德也曾當過木材與石材車工,二○○二年才成為貨車司機。他說,今年春天他發現iTunes上有講課錄音,心情就像返老還童一樣愉快。

伍德說,包含太多數學、太多抽象概念的課程,很難理解,但是德萊弗斯的哲學課實在振奮人心。

他記得今年四月的時候,他把貨車開至堪薩斯州西部某地,剛好透過喇叭聽到德萊弗斯準備把存在主義的課程做個總結。德萊弗斯趁機要求同學舉手選出心中最愛的哲學思想。

德萊弗斯舉了一些例子,諸如:神造萬物的傳統基督教思想、丹麥哲學家齊克果對某人或某個目標無條件的投入、俄國小說家杜斯妥也夫斯基對全人類無條件的奉獻、尼采對不同身份的信念(他似乎把人的一生看作短篇故事集,而非一本小說)。

伍德很早就脫離了父母親的基督教信仰,他內心把票投給尼采。喇叭又傳來德萊弗斯的聲音:「好了,就說到這裡。我要停下來發課程評鑑表。」那些教室裡的學生,頓時歡呼鼓掌,還有人吹口哨。

其實,這是一年前的錄音,然而身處另一個時空的伍德,還是忍不住股掌叫好。伍德說,這不要緊,因為大貨車有很大的慣性,幾乎不靠駕駛就能自己前進。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三期】2008.01.01

« 知識通訊評論63期目錄∣回首頁∣制度彈性與知識生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