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安世的果蠅研究心路

人物檔案 01/01/2008



以全球第一個果蠅腦神經網路影像資料庫蜚聲國際的江安世,是台灣學術界漸漸出現的長久堅持不跟風熱門題材,做出獨特成績的一個代表,這顯然給學術發展的制式規範帶來許多的省思。

去年十一月《自然神經科學》期刊發行當天,國科會與清華大學特別共同召開記者會,介紹清華大學腦科學研究中心主任江安世領導的研究團隊最新發現的科學成就。記者會接近尾聲,江安世回答媒體問及是否有國外研究機構重金挖角研究團隊成員,突然情緒激動,哽咽到無法回答相關問題。

江安世領導研究團隊的科學成就是一個十五年前就開始努力夢想的實現,這個「用科學方法把生物組織看清楚」的夢想,是他由美國羅格斯大學得昆蟲學博士回到清華大學的當時就決定了。但他這個從沒有人做過的事,要向國科會申請研究補助,也面臨了難獲支持的困境。江安世為了生存,不得不提出別的研究計畫,以每年發表幾篇小論文,再利用空檔做自己的夢想的計畫。他說現存體制中,「科學家要能忍受寂寞,也要懂得生存的方法。」

寂寞並未使江安世放棄「看清楚」生物組織的夢想,他說自己是以神農嘗百草方式,從各種文獻去找可以讓生物組織變得透明的試劑。起初各種方法都失敗,後來慢慢發現某種酸鹼性情形下,生物組織確實會變得比較透明,經過不斷調配各種化學配方,用五年時間才調製出可以讓生物細胞組織完全透明的FocusClear TM試劑,並在二○○二年申請到二十年的美國專利。這個讓生命科學研究者夢寐以求的試劑,也成為江安世與國際頂尖研究團隊合作的第一張王牌,在美國專利下來之前,美國生物科頂尖聖地的冷泉港實驗室就搶先在二○○一年邀請他赴美研究。

二○○二年至今,江安世領導的研究團,與國內外研究團隊先後在重要的國際學術期刊發表過十一篇論文,他以超高解析度的3D生物影像技術,建構出果蠅腦內的嗅覺神經網路地圖,這項「果蠅腦內嗅覺神經網路地圖」二○○七年三月在《細胞》發表,成為台灣本土研究在《細胞》雜誌刊登的首篇論文;八個月後,江安世領導的研究團隊再發現,果蠅的長期記憶與中短期記憶分別儲存於不同腦區,推翻科學家過去認為的同時儲存於大腦蕈狀體,他們的成果發表在神經科學領域最重要的《自然神經科學》期刊,轟動國際生物學界。

江安世在《細胞》發表的論文,作者完全是清華大學的教授及研究生,沒有外國學者參與,他認為「這個完全是台灣團隊自己做的研究,對我們而言,是相當重要的里程碑!」論文發表後,江安世隨即接獲過去競爭對手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和維也納大學的合作邀約,二○○七年五月,美國霍華休斯醫學研究所成立珍利亞農場,邀請全球約一百名以果蠅為生物模式探索腦功能的頂尖科學家,江安世應邀為大會演講,他的全球第一個果蠅腦神經網路3D影像資料庫,已得到國際矚目及肯定。

面對很多看到江安世研究成果,希望他趕快做跟人類疾病有關醫學研究的提議,他的答案都是『不行』,一定要按部就班地來,因為「如果現在就直接跳過去,未來反而會走得更慢!」他以台灣過去的科技產業發展,都是跳過中間的過程,直接找可以賺錢的產品,靠大量製造賺錢,不是從基礎研究按部就班地做起。但生命科學和生技產業不能再這麼做。他說,「不管你喜不喜,就像工業革命,生命科學也要快速的改變人類的生活型態,而且說來就來,也一定會來!」

江安世回想起那天突然湧升的情緒,說那天的表現,連他自己都很訝異,但他真的要說的,是對於生命科學時代的來臨,我們的社會到現在都還沒有準備好!他看到世界其他地方對未來的準備,也眼見我們自己卻沒有這樣的覺警,感到非常憂心,因而有很大的感觸。

自認自己「還談不上成就」,如果說他的研究做得還不錯,「是因為以前學生時功課比較不好,較不受到太多僵硬教育體制的束縛,可以朝自己的興趣發展有關。」他認為,自己很幸運後來可以專攻自己覺得最好玩昆蟲研究,美式開放教育,「也讓我有更大的自由,對以後的研究產生很大的幫助」。

江安世形容目前和全球頂尖研究實驗團隊的合作,像是一種魚幫水、水幫魚的關係,而以台灣有限的資源,就必須充掌握自己的優點和特色。「我們是全球第一個做果蠅腦神經網路3D影像資料庫,這就是我們的優點、也是我們的特色,我們有信心在五年內把果蠅的腦神經網路全部拼出來。」面對國際競爭壓力,江安世胸有成竹,雖然競爭非常激烈,每天都有新的東西發表,他不擔心會被別的國家研究團隊超越。因為在被超越同時,他們又有新的東西在做。江安世談起來眼中有神,「我跟學生一直在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我們的腦袋裡隨時有一堆令人興奮的東西!」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三期】2008.01.01

« 奈米科技安全嗎?∣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63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