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米科技安全嗎?

專題報導 01/01/2008

近年來,奈米科技高唱入雲,基礎研究和產業發展都大力投入。但是微小尺度的奈米粒子奇特性質和污染途徑,對環境與人體健康有何可能的危害,美國的進展也很有限,值得及早關注。

過去四年來,專家呼籲之餘,甚至更懇請美國政府支持一項讓相關單位密切合作並且經費非常充裕的研究計畫,藉此探討奈米科技對環境與人類健康安全的潛在影響。

然而,儘管這些年來專家學者戮力遊說,美國國會也非常支持這種研究,布希政府至今仍沒有為這個大型研究計畫建立通盤策略,何以如此?

問題關鍵不是意識型態衝突,也不是誰與誰意見相左。奈米科技議題處境實在特殊,因為布希政府、國會兩黨,甚至產業界與環保人士都認為,要讓奈米科技達到最高的經濟與社會效益,必須有一個針對奈米科技環境衝擊的研究計畫。

他們都承認,在奈米尺度之下的物質會有全然不同的運作,科學界也還無法預測奈米粒子會帶來何種傷害。他們都擔心,假如研究進度再不趕上奈米產品的製造速度(市場上已經有超過三百種利用奈米科技製造的產品),遲早會造就惡果,而使各界強烈反對奈米科技,扼殺奈米技術的發展。

諷刺的是,這個對於基本議題的廣泛認同,反倒可能是整個問題的關鍵。因為沒有人針對奈米科技發展的基本原則進行大辯論,也沒有對於奈米科技懷疑猜忌的指控。因此奈米科技在媒體中的報導很有限,也只有很少的國會聽證會與聞奈米科技其事。

對於奈米科技立法管制,意見並無分歧(部分原因是政府有關單位對奈米科技所知有限,不清楚該怎麼規範),也沒有人大聲呼籲進行解決政策爭議和採行對策行動的研究,這種情況,跟氣候變遷很類似。

因此,布希政府推動奈米科技環境衝擊的研究計畫,進度穩定卻沒有任何加速的可能,實際進度比白宮訂定的期限還要落後許多。二○○三年,布希政府成立了跨部門的「奈米科技對環境與健康影響工作小組」,由食品藥物管理局擔任主其事。至今這個工作小組只完成了兩份列舉重要研究領域的報告。

最近的報告是在去年八月出爐,其中列舉了二十五個範圍非常廣泛的重點研究項目,好比「評估對非生物與生態系的普遍影響」。此外,這份報告也沒有進一步排出優先順序或指派特定研究項目給任何政府機構。工作小組承諾,今年初會發表一個研究策略方案,指明研究方向,但是沒有人知道這個指示會有多明確。

一個真正有價值的策略方案,應該清楚表明奈米科技主管單位需要解答的問題,例如:如果人類吸入或吞下奈米粒子,會有什麼危險?如果要將奈米粒子釋放到環境中,濃度得維持在什麼標準,才不會傷害生物與生態系統?

這個策略方案,也必須針對那些應該回答這些問題的基礎與應用研究計畫,做出非常詳細的說明,然後設定不同的優先順序、執行單位與經費來源。

據美國政府估計,去年九月三十日結束的財政年度,共有七個政府機關進行與奈米科技的環境與衛生研究,投入總金額達四千八百萬美元(約台幣十五億五千九百萬元)。美國今年還計畫把相關預算增加約一千一百萬美元(約台幣三億五千七百萬元)。

不過,沒有人知道這個會計帳目有多接近事實,每個政府機關都是自己提報數字,轄下研究計畫大都沒有協調合作,不同單位對事實的認定也不相同。

伍卓‧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了美國政府二○○五會計年度的奈米科技相關支出,發現雖然美國政府宣稱在奈米科技上花了三千五百萬美元(約台幣十一億三千六百萬元),只有一千一百萬美元投入與環境和健康議題「高度相關」的工作。

此外,非官方的專家也指出,即便是官方訂定的奈米科技相關支出,還是少得可憐。去年十月三十一日,美國眾議院科學技術委員會舉行聽證會,作證的奈米科技產業代表與環保人士說,與奈米科技相關的環保與衛生研究支出,應該達到所有奈米科技研究支出的百分之十。當然,這個百分比是有點武斷,如果去年也照這個比例分配預算,金額可能達到一億三千五百萬美元(約台幣四十三億八千萬元)。

除非國會確實地宣稱要把大筆預算分給與奈米科技有關的環境與衛生研究,並將這類研究的主導權交給一個特定單位或辦公室,現況不太可能改善。

無論誰主政,美國的政府單位都將反對採行此一步調,正如約翰遜(Samuel Johnson)所說,除非當局以絞刑相威脅,人民不會感到緊張。

若情況依舊,絕不可能產生一個足堪大任的奈米科技研究計畫,只因沒有一個政府單位會認為奈米科技的環境衝擊有其優先重要性,並因此設定要解決的急迫問題,並且用有限的經費進行研究計畫。

此外,各個政府機關總是避免協調合作,這也不令人訝異,因為政府機構總愛爭取獨立運作的空間。這樣一來,大部分跨部門計畫的成果都很少,不過是把各個單位自己想出來的計畫,用訂書針訂在一起罷了。

奈米科技研究還有一道難關:基礎研究機構,對於政府把資源投入專為解決特定政策議題的研究,總是充滿疑慮。

這些研究機構傾向維持獨立,也偏愛學者專家自製的研究計畫,這種傾向很好,能避開不適當的政治干預,並促進相關研究的多樣性。但是獨立研究機構不太擅長那些可以解決社會議題的集中式研究。這種研究有其急迫性,奈米科技的相關研究正是如此。

碰到這種研究,白宮或國會,必須誘導、刺激,甚至命令特定政府機構快馬加鞭,協調合作。然而,在奈米科技這個領域,至今沒有一個政府機構展現了行政效率。這也是為什麼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奈米科技首席顧問梅納(Andrew Maynard)要在國會聽證會上說,美國聯邦政府在確認與管理奈米科技相關風險的各方表現,都很「遲緩、有欠思量、指導不佳、協調不足、經費短缺」。

政府部門之間的標準作業程序,亦即政府的「慣性」,絕不足以克服上述缺失,但是我們一直都在仰賴這些程序行事。美國政府的奈米科技影響研究計畫規模實在太小,很難真正瞭解它會對社會帶來何種後果。

(本文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威爾遜公共暨國際事務學院客座講師高思登(David Goldston )在二○○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版《自然》雜誌的專文)。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三期】2008.01.01

« 女人懷孕向後仰∣回首頁∣江安世的果蠅研究心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