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是危機爆發年嗎?

國際情勢 01/01/2008

二○○七年要過去了,這是冷戰之後全世界最不安定的一年,這種危機又將帶入二○○八年,沒有人敢預測一些爆炸性的地區會真的爆炸而使二○○八年成為一個危機爆炸年。

台灣海峽的本來就被列為危險地區,現在真的是危險了,民主進步黨在陳水扁先生領導下,一定要推行所謂入聯公投,實際上這是毫無意義的,因為根本不可能入聯,連聯合國成案都不可能,陳水扁當然是利用這個議題操縱選舉,北京方面對這個公投會在選舉中產生什麼影響,並不很在意。北京所重視的:一旦它公投變成「民意」,則顯示台灣人民多數想獨立了,這與北京經常所說的台獨只是少數人搞的把戲不搭調,這雖不是台獨公投,但也顯示了台灣人願意用台灣這個「國名」,這就不能忍了。

北京知道美國不會認真對台灣的民進黨政權有實際行動,但卻不斷對華府施壓,要迫布希總統口中說出台灣在「挑釁」,有了這句話,北京要依據「反分裂法」向台灣進行軍事行動時,便使華府難以干預,因為美國已一再說如果台灣單方面挑釁的話「後果自負」。

如果民進黨政府不理會美國的壓力,北京將如何應付,北京內部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認為台灣問題上,中共與美國終須攤牌,如果要與美國攤牌,目前是好時機,一則美國正在全球麻煩地區陷於焦頭爛額的狀況,很難集中力量對付像中國這樣的大國,台海戰事會使美國手忙腳亂,即使動武,也未必能勝過中國。二則美國正有求於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在伊朗問題上,在中亞及非洲都必須中國合作,它難以在現階段與中國翻臉,錯過這個時機,美國就可能將力量集中對付中國,台灣問題也將更難解決。

但是北京另一種看法則認為,中美關係之重要性應超過台灣問題,中國要更強大必不可與美國衝突,中國在十到二十年中必能與美國在國際上分庭抗禮,那時美國也就會體認到台灣問題的重要性遠不如中美關係,而利用台灣來制衡中國已失去意義,美國會捨棄支持台灣的立場,轉而真正希望兩岸和平相處,這樣可避免與美國的軍事衝突,避免經濟建設因此而暫時衰退,所以只要台灣不真正宣布獨立,這問題目前應拋給美國去處理,中國不妨靜觀其變,而另一個現實理由是不能因中美軍事衝突而妨害了全民熱中的北京奧運。

台灣如果真的豁出去了,那麼,這危機就要美國與中國共同處理了,能否躲過,目前還很難說。

伊朗危機是另一個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的地方,儘管美國十六個情報機關報告說伊朗已捨棄了發展核武計畫,但布希政府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其強硬立場,軍事進攻的佈署並未取消,而以色列毫無妥協之意,這背後壓力使美國政府很難後退,另一方面俄羅斯與中國則支持伊朗,這使伊朗更堅定與美國對抗的意志,一旦美國與以色列決意以空中攻擊摧毀伊朗的核設施,則必然導致波斯灣的混亂,油價會沖天升漲,這危機確實不能小覷。

科索沃危機較小,但卻也不能排除動武的可能,美國已決定插手科索沃,要將它作為美國插足巴爾幹半島的據點,即使聯合國不通過獨立案,美國也要支持它獨立,但另一方塞爾維亞則以不惜動武來阻止科索沃獨立,而俄羅斯絕對支持塞爾維亞阻止科索沃獨立,倘若美國與歐盟不惜再度以武力對付塞爾維亞,俄國會坐視嗎?

巴基斯坦的混亂,一般只看到表面上的政黨鬥爭,總統穆沙拉夫與反對黨對立,穆沙拉夫取消了戒嚴,但國會選舉結果仍不明朗,政治後續的動亂必然。但真正使人擔心的是西北部部落地區,巴國政府已難控制這些地區,而塔里班已在此死灰復燃,使阿富汗的局勢漸趨緊張,美國與北約是僅對穆沙拉夫施壓呢?還是如一些美國政客主張直接派兵去巴國部落區掃蕩?如果美國與北約控制的阿富汗受不了塔里班的攻擊,又將如何?

朝鮮半島在○七年是唯一走向較為穩定的,但是這進展卻未必能保證○八年更為穩定,因為○七年是談判進展,而○八年是要兌現,承諾容易,兌現不易,北韓對美國的廢核承諾有許多含混之處,而美國對北韓的取消制裁也不見明朗,北韓不肯將鈾濃縮及核武儲存的情形攤給美國看,美國則說要完全了解後方兌現關係正常化的承諾,這恐怕不是短時間所能解決,當然戰爭危機是不會有的,但朝鮮半島的和平卻也不會很快來臨。

其他如非洲蘇丹的達爾富爾問題,中亞喬治亞的奧賽蒂亞獨立問題,前者已在打仗,後者也許會有軍事衝突,但關係世局比較不嚴重罷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三期】2008.01.01

« 知識通訊評論62期簡介 ∣回首頁∣猴子算數不輸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