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的代價

專題報導 12/01/2007


國際油價每桶衝破一百美元,這個原來是專家理論探討假設狀況的嚇人價格,竟然在真實世界活活上演。英國《自然》雜誌特別訪問曾在柯林頓政府擔任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的現任麻省理工學院化學教授杜奇(John Deutch),請他發表對油價問題的看法。

油價每桶衝破一百美元有什麼特殊含義?

杜奇:
油價飆漲提醒世人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那就是地球所蘊藏的低價能源已經逐漸耗盡。可預期的是未來石油及天然氣的價格一定會上漲,並必然會造成三個結果:對石油及天然氣的消費的減少,轉向使用可再生能源,並且可喜的是新科技將更受到人類青睞。對於未來我是樂觀的。

造成此次油價上揚的原因為何?

杜奇:
全球對石油及天然氣的需求激增,尤其是印度及中國等快速成長亞洲經濟體的大量需求,更是推升油價上漲的主因。目前全球每天消耗八千萬到九千萬桶原油,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預估到二○三○年數字會增加到每天一億兩千萬桶。最大的需求成長還是來自亞洲。

油價會維持在每桶一百元左右的水準嗎?

杜奇:
能源專家都知道價格是隨著市場波動的。油價絕對有可能回跌到四十元或五十元一桶,但是每桶二十元的低價不可能重現。如果以每十年做為一個觀察期加以比較,就會發現油價持續走揚,當然天然氣的價格也一樣。

油價高漲會不會導致全球經濟衰退?

杜奇:
有眼光的經濟學家指出,和二、三十年前相比,油價對於全球經濟的影響已經減少。當然油價上漲對經濟會有負面的影響,而且不同國家的影響程度也不同,有些小型進口國家,如非洲及加勒比海國家,將深受其害。

油價是否已走到一個頂點?

杜奇:
石油若持續維持高價,將有利於新科技發展。這應該沒有特別門檻,會逐漸發展。例如若進入商業量產,由生質(biomass)轉換而成的生質燃料(biofuels),每桶價格大約會在四十到五十美元左右盤旋,由頁岩或煤炭合成的液態燃料每桶價格則可能介於五十到七十美元之間。

美國用油需求對國際外交局勢有什麼影響?

杜奇:
原油和天然氣供需所引發的能源與國土安全問題,端視國際市場及油源國政府的作為而定。美國油源高度仰賴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伊朗及科威特等波斯灣地區產油國,自然必須承受該區域國家政治動盪及恐怖份子俟機報復的風險。全球市場每天要靠伊朗供給兩百九十萬桶的原油,這使得歐洲及美國在面對伊朗暗中發展的核武計劃,以及其在伊拉克的行動,如要採取制裁行動都必須審慎。

如果要根本轉變全球能源經濟體系,引進有效的碳價指標機制是否為關鍵因素?

杜奇:
我認為不論是透過「總量管制與碳交易」系統,或是稅負稽徵管道,人類對抗全球暖化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對各種碳排放污染行為課以成本。當然,要緩和氣候改變的趨勢,目前以汽油為主要燃料的消費型態能否轉型,是另一個重要課題。重點是,針對任何新科技的商業化發展,在環境保護面都必須有相對配套措施,例如必需要具備捕集與回收碳機制才能進行液化煤的生產。

《自然》雜誌也刊出一些讀者回應,我們刊出其一如下。

油價每桶僅兩塊美元時也有供給短缺的問題,即使如此低價賣方還是能賺進百萬元以上的大把鈔票。若不是軍人和政客從中攪和,市場上一定可以找到相當便宜的交易價格。
現在油價雖然飆升到每桶一百美元,但事實上地球上油的蘊藏量還多得很。許多老舊廢棄油田仍具有經濟效益,之前被認定為不具經濟發展價值的地區也值得重新探勘。目前加拿大產油地亞伯達省油價約是二十美元一桶,但是當地環保人士一直想要促使油田關閉。由於煤礦藏量很多,且從煤提煉油的技術也臻成熟,所以或許是一個取得能源的替代方案。
問題是大家都被愚蠢至極又未經證實的理論給騙了,以為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就是全球暖化的元兇,因此環保運動者拼命阻止新技術發展,既然採用新科技可能引發輿論爭議,剛好讓產油公司順勢以老大心態自居不事生產,造成市場供不應求而油商獨享暴利。世界各國衛道之士所提防止全球暖化的論點與作法,看似有理,卻適得其反。
葛雷(Vincent Gray)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二期】2007.12.01

« 醫學教育的商業利益∣回首頁∣科學與政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