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教育的商業利益

專題報導 12/01/2007


美國醫師強制性醫學教育課程受到藥商影響客觀性的研究顯示,這其中確有一些爭議存在。

製藥產業對醫生強制性教育課程的贊助,是否能使人相信沒有引入偏頗立場?這個議題在美國國會、學術界與藥商裡爭論未休,意見分歧。如今已有初步的資料指出,由製藥產業贊助的教育課程,其訓練教材確實遭到扭曲,以符合其商業利益。

藥商每年贊助美國境內合格醫師必須修習半數以上的進修醫療課程(CME),花費超過十億美元。儘管藥商表示,他們非常小心地將進修醫療課程跟宣傳活動分離開來,但有些課程還是有意無意地會影響到醫生的判斷,甚至使病人的健康面對風險。

藥商否認這項說法,堅稱他們付費請獨立的教育課程公司,設計進修醫療課程活動,這一切都不受到製藥產業的影響。美國政府設有相關標準,明確規範商業宣傳活動必須與教育課程涇渭分明。

然而最近有兩項小型研究,試圖對醫生上的課程進行頭一回的客觀衡量。這兩項研究規模都不夠大,並不足以論斷相關爭議(這兩項研究也都尚未發表),不過其資料卻指出,製藥產業的贊助扭曲了醫療課程的內容。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進修醫療課程處的處長,本身是精神病學家的塔克哈 (Jatinder Takhar) ,在她參與一場精神病藥物的進修醫療課程展示,審核並予以通過後,首度對製藥產業立場偏頗的問題產生興趣。她很意外地發現事情跟她原先記憶的不同,課程所用資料遭到歪曲,那場展示活動也比較像是宣傳,而非教育課程。

塔克哈與她的同事接著就研發出一張潛在問題的標準化檢查列表,用來測量進修醫療課程裡的偏頗程度,並且在六月發表於《醫事進修教育期刊》。研究團隊利用這張檢查列表,檢測十七個接受藥商贊助的進修醫療課程活動,發現其中有九個活動立場偏頗,不應該予以核准。有些活動集中在贊助商的產品,忽略競爭對手的療程選擇;另外其他有些活動,對於贊助商產品副作用的相關資訊則以小字印刷處理。

美國塔夫斯大學醫學院精神病學家卡拉特 (Daniel Carlat) 所做的另一份研究,則是針對進修醫療課程的印刷品進行審視,一般來說就是後面附有筆試考題的醫學文章。卡拉特請他的同事幫忙,把那些從二○○五年到二○○六年之間,寄到他辦公室裡的那些練習題裡面,關於贊助商的資訊全部移除掉,然後他再來計算在這些練習題中所提及的每一種藥物,其正面以及負面的敘述比例。結果在他檢查的十五份練習題裡,有十四份練習題的好評比例最高的藥物,恰好是由贊助廠商所製造。卡拉特準備將這篇論文投稿到《美國精神醫學期刊》。

卡拉特自己就有一份沒接受任何藥商贊助的進修醫療課程通訊快報,導致他的研究本身有利益衝突。《自然》雜誌把這兩份研究拿給一些研究者看,他們補充說卡拉特所取樣的印刷品文章,可能無法代表所有的進修醫療課程筆試練習題。他們還指出卡拉特並不像塔克哈那樣,對其估計偏頗的方法正確無誤提出了證明。藥商也指出他們通常贊助的教材,所討論的疾病就是他們本身販售療效最好的對症之藥,所以這些練習題專注在贊助商的藥物上頭,並沒有什麼問題。不過根據協助卡拉特評估這些練習題的醫生表示,至少在某些案例裡,練習題的焦點放在贊助商的藥物上面,並不單單只是因為它們的表現凌駕於競爭對手之上。

「進修醫療課程的提供者知道,如果他們無法提供藥商所需,就永遠沒機會接到下一筆生意。」

其中一份卡拉特檢視過的練習題,主要是根據二○○五年美國精神醫學與心智健康大會裡,關於躁鬱症的演講內容,其中一場演講是由美國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的波斯坦森 (Anton Porsteinsson) 主講。波斯坦森聲明他在演講中,有提到贊助商「亞伯特實驗室」 (Abbott Laboratories) 所製造的抗憂鬱藥物 Depakote 相關問題的部分,在練習題裡卻消失無蹤,反倒是他在那次演講中並未提及的該藥物正面效果,被囊括在練習題內。他認為這篇文章的大問題,是題材的選擇性呈現。亞伯特實驗室則否認演講內容有遭到扭曲,其發言人表示該公司重新審查了教材,認為其內容與當前對於躁鬱症的看法相符一致。

美國藥品研究與製造商協會公關主任佩姬 (Jennifer Page) ,在被問到關於卡拉特與塔克哈的相關發現時,僅表示說藥商確實有遵循她所屬機構進修醫療課程的指導方針,這套標準要求藥商跟醫療教育公司之間,必須設立一道防火牆。舉例來說,藥商可以推薦活動的講師,但是進修醫療課程的供應商要選擇最適合這項工作的醫師,並且沒有接受贊助商建議的義務。

然而有些人說這道防火牆根本不起作用。曾經擔任過《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編輯,現任職於美國塔夫斯大學的卡西勒 (Jerome Kassirer) 表示,雖然其他類型的宣傳緊縮,偽裝成教育課程的行銷手法卻與日俱增,這只不過是重新分配藥商的行銷資金而已。

有一名受雇於某製藥公司,負責檢查宣傳品正確性的匿名醫師表示,藥商仍然把進修醫療課程的教材看成行銷戰的一部份。他補充說課程供應商跟贊助商之間的防火牆很容易滲透,因為進修醫療課程的供應商,並不需要贊助商明確告知他們製作立場偏頗的課程。他表示進修醫療課程的供應商知道,如果他們無法提供藥商所需,就永遠沒機會接到下一筆生意。

設於美國芝加哥市,負責核准進修醫療課程供應商的進修醫療課程鑑定委員會 (ACCME) ,承認說對抗立場偏頗的教育課程,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鑑定委員會主任委員寇普洛 (Murray Kopelow) 表示,該委員會明年會推出一項試驗,讓審查員檢查進修醫療課程的教材,回報他們發現的問題。該委員會也會考慮是否可以要求藥商,把贊助進修醫療課程的資金共同交給獨立機構以資分配,藉此減低任一藥商對於教材習題的影響力。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二期】2007.12.01

« 楊振寧談美∣回首頁∣能源的代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