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振寧談美

藝術人文 12/01/2007


十月底十一月初,新加坡曾經舉行一個慶祝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八十五歲的科學研討會。十一月三日,楊振寧也應邀與中國畫大師范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舉行一場《美的解釋》對談,吸引了兩千聽眾與會聽講,是新加坡的一場文化盛會。《知識通訊評論》特別刊出南洋理工大學提供的楊振寧演講全文。

潘國駒教授說他想安排范曾跟我有一個關於「美」的對話,而且他跟我說范曾已經選了一個題目叫做《美的解釋》。我想了想,我說好,那我就也談《美的解釋》。我相信,大家聽了我們的演講,會發現范曾對於美的看法,跟我有很多相近的地方,當然,我們是用不同的角度,通過不同的經驗,用不同的表示的方法,來
談論這個非常複雜的題目。

美,是全世界所有的語言都有的詞。不管是漢藏語系,印歐語系,或者美洲的印第安語系,或者非洲的很多語系,都有這個觀念、這個詞,可是它的含義卻很難講得清楚。美,是十分簡單的,三歲小孩都懂。美又是十分複雜的,這首李商隱的《無題》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滄海
月明珠有淚,藍田日蹈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己惘然

意義爭論了一千多年還未弄清楚,雖然大家都欣賞它的隱諱美。

美,是一個絕對的觀念。希臘人視圓與球為最美,所以希臘哲學家認為天體運轉是圓上加圓,後來變成圓上加圓再加圓,一直到曾經有過八十三個不同的圓加起來,這代表他們多麼努力要想把美的這個觀念放到他們的宇宙觀裏。

美,也是相對的觀念。譬如《聊齋》中的故事,講“大羅刹國”美醜顛倒,
「—出女樂十餘人,更番歌舞,貌類夜叉—」
這代表美的觀念,聊齋的作者認為不是絕對的。

美是主導人類思維的一個中心觀念,我想這是大家都會同意的。而且這個中心觀念發展到文學、藝術、音樂、舞蹈、建築以及近代科學,現在大家都認為是一件非常清楚的事情。換句話說,人類這些不同的活動領域裏,美都是一個中心觀念。所以,關於美,我們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因為這些領域裏,美的定義有共同點,也有不一樣的地方。我想,這是一個可以無窮無盡談論下去的題目。

我今天,準備跟大家講三點:
一、 中西審美觀之異同。
二、 書法與美。
三、 科學中之美。

首先講中西審美觀之異同。

這點,剛才范曾所講的有很多與我接下來要講的,有很多共同之處。我先舉幾個例子:
Love is not love
Which alters when it alteration finds

這是莎士比亞的名句。這是一句美極了話。它的美的結構很重要的一點,是利用了重複。Love 重複了,alters和alteration又重複了。這樣的重複美,是這句話所以美的重要元素。

我們再來看崔顥《黃鶴樓》詩的前四句:
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
白雲千載空悠悠。
這首詩一個美的特點也是利用了重複。頭三句,「黃鶴」連著重複了,造成了一種氣勢。

我們來比較一下兩者,莎士比亞和崔顥雖然都用了重複美,但兩者的重複美是不同的。莎士比亞的句子,是因為它的結構美;而結構美不是崔顥詩的主要因素,崔顥詩前三句是氣勢美,到了第四句,「砰」一下轉折,「白雲千載空悠悠」,表示一種惆悵的感情,用了重複的詩句製造出來一種氣勢,這是崔顥利用重複美的辦法,和莎士比亞是不一樣的。我們也可以說,莎士比亞所講的是一個事實,崔顥所講的是一個虛的,製造出一種氣勢,講出來惆悵的話。這種中西對於美的感受、製造的境界是截然不同的。

我們再看這是羅丹的雕塑Kiss,你看了這個雕塑一定受到感情上的震撼,因為一個裸體的男人一個裸體的女人,兩個這樣糾纏在一起,我想沒有一個人看了沒有感情上的激烈反應。這個是一千年以前北宋郭熙的一幅畫《早春圖》,西方人叫作 morning mountain landscape很大的一幅畫,你看了這個畫以後,站在它面前安靜地仔細看,你問你自己:郭熙到底要想表達什麼?他畫這幅畫的時候心境如何?等到你真的體會了,我相信你也有一個震撼,但和羅丹的《吻》給你的震撼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們對比一下,又發覺羅丹給你的震撼是一個實體的,郭熙給你的震撼是一個虛的;羅丹是形,郭熙是神;一個是具體,一個是意境。很顯然,中國傳統對美的觀念的創造和西方對美的觀念的創造走了相當不同的道路。…(未完)

完整內容請參閱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二期】2007.12.01

« 吃的油膩睡的少∣回首頁∣醫學教育的商業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