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大國外交走向

國際情勢 12/01/2007


中國大陸近年走向所謂大國外交,這固然要有自己有實力、有計謀,但也還要客觀形勢的配合方能真正達成目標,最近客觀情勢的發展似乎對它十分有利。

日本在小泉純一郎當權時代一味追求與美國關係的交好,認為只要與美國關係搞好,中國就必須與日本親善。事實的發展,也確實。儘管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等作為已使中國非常惱火,但中方仍然十分克制,但這卻並非由於日美關係的親善,而是中國對日本的長期策略。在中國的策略中,維持中日關係是非常重要的,深知只要中國有核武而日本沒有,只要中國有安理會常任理事席而日本沒有,日本在軍事政治上便永無法超越中國,而中國有十三億人口,經濟每年有百分之十一的高成長,假以時日總會比得上日本,因此沒有必要強壓日本,如果與日本維持良好關係,經濟上的合作對中國是有利的,中日兩國永不會再像十九世紀那樣日強中弱。

小泉退休後,安倍晉三及福田康夫也都了解維持中日關係良好確實是和則雙利,福田如今當政已一再表示將推動中日友好合作關係,中國的以等待變的策略終於生效,現在連一向反中的東京市長石原慎太郎的態度也有變,中國的策略是生效了。

澳洲與中國的關係談不上壞,但卻沒有甚麼好,前總理霍華德與日本合作,要與美日成立所謂價值國家聯線,頗有圍堵中國的意思,但中國並沒有在外交政治上對澳洲有任何不悅的反應,反而加強與澳洲的經貿關係,如今霍華德的自由黨在選舉中大敗,代之執政的是工黨的陸克文,此人有親華情結,曾在駐北京使館工作,講的一口流利中文,陸克文的中文名字也是他自己起的,兒子在上海復旦大學讀書,女兒嫁給了華人。西方媒體都認為他執政後,澳洲與中國的關係必然會拉近,再不可能與美日連線對付中國了。日本媒體認為日美苦心搞成的三國同盟就要瓦解了。

法國前總統席哈克退休後,中國方面很擔心這位親華的總統離開後,法國對中國的外交生變。畢竟法國是歐盟的龍頭,法國領導人是否親華,關係到歐盟與中國的關係,尤其是當德國總理默克爾已將德國的對華外交冷處理之後。

然而法國新總統薩科奇的訪華使這種擔心成為多餘,薩科奇說:「法國認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是國際社會廣泛的共識,台灣的任何單邊行動都是無效的和不正當的,尤其是入聯計畫,任何改變當前現狀的行為都是一個大錯誤。」

薩科奇換來的是三百億美元的大訂單,包括阿海法公司的兩座核反應爐及十五年的燃料、空中巴士公司的一百六十架客機、阿爾卡特公司的通信設備、阿爾斯通的地鐵建設、歐洲直升機公司的十架飛機以及納鐵西斯銀行的二氧化碳排放節能合作。

胡錦濤邀薩科奇明年來北京看奧運,薩說:就算您不邀請我,我無論如何也會去的。看來這交情是攀定了。而最使胡動容的話應是:「繼續實施對華武器禁運是不合理的」。這顯然是前總統席哈克的口氣,歐盟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不可能說的這樣明白。

按日本人的說法,中國的「資源外交」重點在非洲,而法國對於非洲有很大的影響力,兩者加強雙邊關係自是互利的。
除了上述這些外在形勢變化之外,許多國際難題紓解的需要也使中國的外交立場大為增強,很明顯的是朝鮮半島非核化問題,癥結在美國與北韓,但中國儼然已成解決問題的主導者。

伊核問題也增加了中國的外交地位,中國與伊朗維持著相當的經濟利益,在伊核立場上與俄羅斯共行,而所謂五加一會議,即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共同研究伊核問題,中國採取不輕易妥協的立場,使國際間甚至傳出,以美國停止對台彎軍售換取中國不支持伊朗的說法。

非洲的達爾富爾問題不可開交,西方也將解決希望寄託於中國,中國承諾協助,但將不犧牲與蘇丹政府的友誼。

哈佛大學教授奈伊曾提出「國家軟實力」的原則,中國的行事多少與此有關,它與美國的以軍事手段懾人不同,而是以說服建立權威。中國無力在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中與西方競爭,但它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便削弱了這些西方控制的金融機構的影響力,中國的貸款是無條件的,而西方則有政策上的限制標準。

從上面這種情形來看,就知道何以中國對台灣問題並不急,因為時間在它這一邊,這種國家勢力逐步上升會使它達到不必動武而能使台灣順從的地步。當然,最重要的是中國必須繼續維持這種趨勢,而經濟發展是趨勢中必不可少的。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二期】2007.12.01

« 知識通訊評論61期目錄∣回首頁∣吃的油膩睡的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