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振寧的真心

如是有聞 11/01/2007


一九二二年出生的楊振寧,今年整八十五歲。五年以前,在北京的清華大學,曾經舉行了慶祝他八十歲生日的研討會,當時群賢並至,光是諾貝爾獎得主就來了十三位,還有二十世紀的偉大數學家陳省身,可以說是當代科學的一個盛會。

楊振寧能夠在當代物理有如此地位,主要因為他得諾貝爾獎前三年做的一項理論工作。這個物理上被稱之為「楊-密爾斯場論」的工作,對於二十世紀下半世紀的物理發展影響深遠,奠定了他在近代物理歷史中的大師地位。有人以為,當今在世的理論物理學家當中,如果要舉出貢獻最大的五人,楊振寧必要列名其中。

二○○二年後五年,楊振寧的生命遭逢巨變;先是二○○三年十月,和他結縭五十多年的太太杜致禮因病去世,那年暮冬,楊振寧離開住了近四十年的美國紐約石溪,到北京清華大學教書,一個人獨自起居。第二年的十二月,楊振寧傳出與翁帆訂婚的消息,由於兩人年歲相差五十四歲,引起很大矚目。

今年裏,與楊振寧熟識的新加坡物理學家,也是世界科學出版方面著名的世界科技出版公司主席潘國駒,提議給楊振寧在新加坡舉辦慶祝八十五歲的研討會。去年潘國駒曾經邀請楊振寧到他主持的南洋理工大學高等研究院訪問,他深知楊振寧在科學上的地位,也感受楊振寧來訪給新加坡科學文化帶來的影響力,於是十月底在新加坡便有了一場科學盛會。

會議第二天的高潮,是十一月一日晚上的壽辰晚宴。新加坡總統拿丹親自出席,表現出新加坡對楊振寧科學地位的敬意,也代表新加坡認識到楊振寧四十年前首訪,後來促成新加坡大力投資科學帶來的裨益。如潘國駒在晚宴上說的,這個慶祝楊振寧壽辰的科學會議,不只對物理重要,對新加坡以及亞太地區的科學都重要。

壽宴的主角是楊振寧。他先簡短感謝潘國駒安排的這個會議,使他重新回顧自己漫長科學生涯中的許多篇章,重新憶起許多重要領域發展裡的熟悉老友,他感觸莫名。

楊振寧話鋒一轉,突然說他對這個研討會有一個抱怨,那就是開會所在飯店電梯和走廊位置安排的太過對稱,總使人走錯方向。楊振寧接著一語雙關,說也許只需要「對稱破缺」,再次顯現了他演講一貫的巧意深思。

晚宴中專程與會的一九九五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帕爾(Martin Perl),香港科技大學校長朱經武,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和副校長楊綱凱,以及與楊振寧有合作關係的麻省理工學院著名物理學家黃克孫等人,都先後上台,分別訴說楊振寧對物理科學的貢獻,對他們個人的影響,以及對整個亞太地區物理學的影響。

這回來新加坡要與楊振寧在十一月三日舉行一場科學與藝術對話的中國畫大師范曾,也在晚宴中上台講話。他說楊振寧最近去了他剛過的七十歲生日,楊振寧說范曾八十歲生日他要再來。范曾說,他說九十歲生日也要楊振寧來,楊振寧有點猶豫,說一個人要活一百歲很不容易。

范曾說,前些時候楊振寧曾約他一起去橫越沙漠,他說自己有所畏卻,卻更意識到大科學家對宇宙的有大敬畏,內心有大感懷,乃能創建大理論。范曾說他八十五歲時,楊振寧一百歲,楊振寧一定要來他的生日會。

情真意切的楊振寧,宴會中兩度自己再上台講話。他說研討會中一再出現與他合作「楊—密爾斯場論」的密爾斯的名字。楊振寧說,密爾斯是一個真君子,個性謙退,他認為密爾斯沒得到應有的肯定。

楊振寧還說,一九九九年密爾斯到石溪出席他的退休儀式,最後那天晚宴之後,密爾斯趨前和楊談話,祝福楊振寧未來長久的健康歲月,卻完全沒有提到自己已身罹癌症。楊振寧說起幾個月後自己去俄亥俄參加密爾斯的葬禮,語氣神情盡是哀傷,他提起自己二○○四年北京中央電視台的一個訪問,他在攝影機前談到密爾斯應該更受肯定情緒激動的往事。

和楊振寧有多年情誼的日本物理學家小沼通二(Michiji Konuma)也上台祝賀楊振寧,還談起楊振寧上富士山的壯舉。小沼通二說完,楊振寧再走上台,說自己九月在神戶的一個會議上應邀演講,談世界各國競爭生產毛額增長的危機。他說,在那個會議上他放上日本兩位大物理學家湯川秀樹和朝永振一郎的照片。楊振寧說這兩位他老師輩的物理學家,都說他們的物理思想,受到早期中國哲學思想的影響,而一九○○年中國最早的一本科學教科書,是由日文翻譯而來。

楊振寧說中國和日本有長久而密切的合作關係。但是看到世界各國目前生產毛額的競爭,他說自己有兩大憂慮;一個憂慮是中國和美國的關係,一個憂慮是中國和日本的關係。楊振寧說,希望科學家的大交流,可以避免人類的浩劫。

在晚宴開始時,曾播放一段楊振寧早歲訪問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的照片,楊振寧年輕稚氣的真誠眼神,有一種使人傷感的激動。那張他夜裏在香港街頭推著母親的照片,讓人憶起一九九二年他在南開大學七十歲生日會上,面對這張照片悵然泣下的景象。十五年過去,八十五歲的楊振寧,年老矍鑠,智慮清明。他有點像晚年的愛因斯坦,不只是當今物理學界的一個思想導師,他的真心真意,更是影響社會文化難得的典範人物。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一期】2007.11.01

« 科學普世性的台灣機緣∣回首頁∣「名」低於「實」的日本科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