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低於「實」的日本科學

意見評論 11/01/2007

從一九四九年至今,日本人在自然科學領域有九人獲得諾貝爾獎,依序為:湯川秀樹、朝永振一郎、江崎玲於奈、福井謙一 、利根川進、白川英樹、野依良治、小柴昌俊、田中耕一 。其中利根川進一生的研究都在歐美,嚴格來說,不是日本學術界的成就。數學界最重要,四年一次頒獎給四十歲以下數學家的費爾茲獎,日本也有小平邦彥、廣中平祐、森重文三位得主。

此外,在各專門領域,我們也可發現日本人的貢獻,例如:現代物理的「克來恩—仁科」公式(Klein-Nishina; 仁科芳雄),「近藤效應」(Kondo effect; 近藤淳);分子演化「中立學說」(neutral theory) 的木村資生;醫學上的「橋本病」(橋本策),「川崎病」(川崎富作);微生物學的「志賀桿菌」(志賀潔),「仙台病毒」(在日本仙台市發現)。志賀潔為北里柴三郎的門生,北里的成就也不亞於一九○一年諾貝爾獎得主白令。

另外還有幾位日本科學家的貢獻較不為人知,他們的知名度也不如西方同行的科學家。

高峰讓吉是日本出生,後來移居並死於美國的生物化學家、實業家。其最重要的成就為一九○一年從腎上腺中分離出腎上腺素,是第一個分離純化的賀爾蒙。

一九一○年,日本農業化學家鈴木梅太郎,從米糠中成功萃取出後來稱之為「維他命B1」的化合物,論文以日文發表。稍後,波蘭裔的芬克(Casimir Funk)做了很多類似的研究,並提出「維他命」這個名詞,有關「維他命」的光采,大多在芬克身上。

化學致癌物的研究,日本科學家也是先鋒之一。一九一五年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山極勝三郎和市川厚一,首次用煤焦油塗抹於兔子耳朵,以動物實驗誘發皮膚癌,從此開啟純化煤焦油中致癌物的研究。山極勝三郎寫了紀念這個發現的俳句「癌出出來つ 意氣昂然と二歩三歩」。

一九五四年東京大學的長野泰一與小島保彦兩人,發現後來稱為干擾素的蛋白質,比一九五七年艾薩克斯和林登曼的報告還早三年。這兩位日本科學家發表在法文期刊,較少被引用。艾薩克斯又在一九六七年英年早逝。現在討論發現干擾素的焦點或歷史回顧,大多聚集在活著的林登曼身上。其實,當年這四位科學家都沒有純化出干擾素這個蛋白質,他們只是觀察到在細胞中存在可以干擾病毒的成分,經過二十多年後,其它的科學家才純化出干擾素。

日本神戶大學的西塚泰美以信號傳遞的研究而獲得極為崇高的拉斯卡獎和沃爾夫獎。很多人都認為他會得諾貝爾獎,可惜他在二○○四年過世。最近幾年,許多人認為日本理論物理學家小林誠與益川敏英也值得獲得諾貝爾獎,可惜至今年,仍然沒有如大家所預料。

野口英世大概是日本名氣最大的科學家。他一生致力於細菌學的探索工作,最先從出現麻痺症狀的梅毒患者分離出梅毒病原體。不幸的是,在非洲他死於正全心研究的黃熱病。現在通行日本的千元紙鈔就印有野口英世的肖像。野口英世的家鄉在日本東北福島縣豬苗代湖,那附近的土產餅乾也以他為包裝封面的人物。

費爾茲獎得主廣中平祐一九八七年訪問台灣,他接受《牛頓雜誌》的訪問,廣中親筆寫下「素心」兩字勉勵讀者,即以平常、單純、不求名利的心追求學識、真理。對於「靜不下心、追求近利」的人來說,「素心」兩字不知道是「醍醐灌頂」或是「對牛彈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一期】2007.11.01

« 楊振寧的真心∣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61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