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鴻論壇》大學分級的明顯之弊

意見評論 11/01/2007

日前教育部忽有將大學分級發展之議,但消息曝光又立遭決策者否認,使人莫衷一是。此一想法實由來已久,但似未經周嚴考量,迭啟爭議。我們特請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李家同教授與台灣大學政治系陳思賢教授就此評論。

談大學的分級

最近,教育部要將大學分成五級:研究型、研究教學型、教學研究型、教學型以及社區大學型,我認為這種作法是很奇怪的。

教育部之所以有這種想法,一定是因為美國有類似的制度:加州政府有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系統,就全是研究性大學,如U.C.Barkeley,U.C.L.A都是非常有名的研究性大學,這些大學幾乎每一個系都設有博士班,但是加州政府又設立了很多加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系統,這些大學都不會設博士班,最多也只有碩士班。除此之外,加州政府還設立了很多社區大學,社區大學有點像我國的專科學校,比較重視職業教育。

必須注意的是加州政府設立這些學校,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並非有了學校,再予以分級的,所以每一位校長都知道他的任務是什麼,他只要將他的任務做好,就是好校長。所以某一個加州州立大學的校長是無需設法將研究做得非常好的,但他一定要保證書要教好。

還有一點,加州政府只能管它自己成立的大學,私立大學是不能被政府拿來分級的。

我知道教育部的苦心,他們大概希望各大學將來可以各有所司,也最好不要將一些後段班的大學硬來和台大相比,可是這可以用別的方法做到的。
教育部必須知道,大學最主要的任務仍是教學,因此教育部不妨先評鑑各大學的教學,有沒有達到標準,我們知道有些大學老師不夠,實驗室根本沒有,就表示它們的教學有問題。凡是教學不錯的學校,教育部就給獎勵。

教學夠好的學校,教育部就可以錦上添花,對於所有研究好的學校,一概有所獎勵。這樣豈不是皆大歡喜。不必像現在的做法,使某些學校被評為社區大學,豈不丟臉? (李家同)

大學分級的明顯之弊

教育部日前曾有大學分級之議,將大學區分為研究型、研究教學型、教學研究型、教學型及社區大學五類。分類、區隔,便於管理,這是常識,但是此時此地宜否全面為之,社會上大可討論。

國外早有如此之分類法,但多屬概括之發展指引、局部為之,少有全面建制化情形。以美國為例,公立學校各州政府管,各自作法不同;私立學校自行擘劃發展,誰也管不到。因此,雖知有重教學或研究者,但乃係各校發展理念之指引,並非不可以伸縮變換,因此起起落落亦不難見。但在台灣則不同,政府力量深入各層級教育機構,如果政府將大學制式分類區隔,則將對整體高教影響極大。就學生言,其實現今入學還是以聯考為主,大學分類會讓以往「排序化」情形更加劇且制度化(分類就是政府公然地排序),恐怕在促進多元及區域平衡上並非好事。就學校面言,分類就代表從國家(或社會)所能獲取資源機會之固定或標籤化,如何擺得平?

公立學校資源主要靠政府挹注,政府想要重點培植某些學校,尚可以理解;然而私校靠自己,如何有理由預先限定其發展方向? 如果哪天長庚大學想傾所有資源發展出台灣首屈一指之醫學院,誰能限制?誰該限制?同理,設若輔仁大學想發展出亞洲最好之神學院或宗教研究,世新大學想發展台灣最好的傳播學院,為何不可?換句話說,至少私校應予最大自由空間,以市場而非官僚系統尋其定位。而公立學校中最好的大學也有較弱科系,次佳學校也可策略發展某些領域,使其頂尖。虎父而有犬子,歹竹亦出好筍,這些都是事在人為之範疇,而不宜外部先期囿限之。

再者,大學分類其實是為了分配資源。理工科系需要大量經費購買設備,或許有重點支持之考量,但人文社會科學系所之研究成果,主要繫乎人員素質,此並非經費挹注而必然能有成。更且,人文研究與人文教育密切相關,教學與研究經常是二而為一之事,因此對人文領域必然區分研究與教學型大學,意義就不大。準此,對人文社會科學系所而言,大學分類並不會改變或改善現行體質,反而可能增加紛擾與校際隔閡。

總之,大學分級制度作為一種預設的外力,對私校不公平,對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不必要。若離開全國一條鞭分級的垂直式思考後,目前應先做的反而是主導大學的整併與區域平衡。台灣若有十個九十分的大學將勝於只有一個九十五分的大學;在全島平均分佈地扶植出十個清交、成大或很好的私立大學將勝於一直以來只有一個台大。因為高等教育及學術研究的提升──以現階段台灣而言──其意義應在於質的普遍提高而非某一單點的突破進入世界百大。前者方是科技與教育建設的主要目的,後者乃是精神性類固醇,並非長遠之計。教育部或國家資源的重點補助,應以研究團隊或主題為主,不必以學校為單位,因為學校是極為「籠統」的學術層級,對其評比,不明究裡之社會或外界易生誤解。而台灣高校普遍之研究體質脫胎換骨後,在相互良性影響及支援、競爭中,久之會有學校有望「自然地」而非「打補針地」進入百大,而且可能不只一所。(陳思賢)

*歡迎來稿加入討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一期】2007.11.01

« 楊振寧推薦《知識通訊評論》∣回首頁∣美俄已恢復在中東冷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