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已恢復在中東冷戰

國際情勢 11/01/2007


美國宣布了對伊朗最嚴重的經濟制裁,而俄羅斯總統普丁在里斯本也發表很嚴重的談話,他說:「為什麼要使局勢惡化導致出現僵局?為什麼要威脅實施制裁?甚至說要採取軍事行動?」「你可以揮舞著剃刀四處亂跑,像個瘋子那樣,但那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把布希的伊朗政策形容成拿著剃刀到處亂跑的瘋子,可見他與布希在中東尤其是伊朗政策上衝突之嚴重了。

普丁與布希在中東問題上的衝突,最明顯的當然是伊拉克問題,從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提議攻擊伊拉克開始,俄羅斯便是領頭的反對者,如果不是俄羅斯的強硬反對,法國與中國也就不至於那樣堅定,這迫使美國不得不放棄聯合國的允諾而逕自進行不公不義的侵伊戰爭,如果當年美國是在聯合國號召下出兵,得道多助,則今天也不至於困於伊拉克,連抽身也難。

在蘇聯時代,它是伊拉克的最大支持者,冷戰結束後,俄國無力與美國競爭,黯然退出中東舞台,但美國貿然侵伊,又使俄國有了再度插足中東事務的機會。

其次是巴勒斯坦問題。當哈瑪斯在補選中勝利執掌政權之後,美國與以色列大為光火,一方面極力扶植與哈瑪斯對立的法塔,一方面發動西方經濟制裁哈瑪斯,美國與以色列當然有這種力量,當美國扶持的阿巴斯組成新政府之後,哈瑪斯在加薩的政權已陷入困頓,但俄羅斯卻支持哈瑪斯,俄羅斯邀請了哈瑪斯的領導人去訪問,普丁曾明白地說:哈瑪斯在選舉中的勝利是美國中東政策的失敗,單邊主義無法解決中東問題。現在俄國仍是國際間最支持哈瑪斯的大國。

至於伊朗問題上,俄國更是要與美國對著幹,美國不希望俄羅斯幫助伊朗建立核子電廠,但在美國反對之下,俄國在伊朗建立了布什爾核電站,美國認為伊朗濃縮鈾計畫是要走向核武,但俄國說缺乏証據,除非美國能提出可靠證據,不然那就是像當年指摘伊拉克發展大規模殺傷武器一般,是一種攻擊的藉口。

所以俄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一再阻撓美國對伊朗的嚴重制裁提案,使伊核問題仍在原子能總署的委員會中討論解決,俄國外交部所發表的「外交政策研究」,不但肯定了伊朗協助維護阿富汗和中亞地區的安定,而且指摘美國在伊朗核問題上企圖將整個世界捲入危機之中,呼籲國際社會不要貿然參與導致伊核問題升級的行動。

在上述這些問題上,與俄國的國家利益並無太多的成份,似乎不值得冒著與美國翻臉的風險與美國唱反調。冷戰後,俄羅斯無論在戈巴契夫或葉爾辛的領導下,都不會為中東而與美國搞翻,但是普丁上台後,情況不一樣了,這與普丁個人意志、美國施壓政策、俄國國家實力都有關係。

冷戰期間,中東一直是美蘇競爭影響力的地區,冷戰後俄國從這地區撤退,中東成為美國獨佔影響力的地區,俄國在這地區的聲望一落千丈,幾無影響力可言,但普丁要打破美國主宰中東秩序的局面,其成因有好幾個,第一是美國的壓力,布希政府的壓縮俄羅斯生存空間上毫不手軟,北約東擴的結果,俄羅斯與北大西洋公約國家的陣線間已無緩衝地區,北約已將防線推展到俄羅斯的大門口,然後在烏克蘭、喬治亞獨聯體國家中搞起反俄的顏色革命,最近則要在波蘭及捷克部署反彈道飛彈基地,直把俄國視為一個「準敵國」,這使俄國忍無可忍,反彈的力量非發動不可。

第二是美國對普丁的領導方式的大肆批判,認為普丁搞獨裁政治,已使冷戰以後所建立的民主體制倒退,國務院發表的報告,不但指摘俄國的人權與民主,還說要支持俄國非政府組織及反對黨。這已涉及到干涉內政的程度。但普丁卻得到俄國民眾的擁戴,普丁當然要反擊,他要利用民意支持反對美國的施壓。

第三是俄國經濟已非過去可比,去年的生產總值已達一萬億美元,數年來經濟增長率都在百分之七上下,外匯儲備也有三千億美元,在國際油價不斷上升中,俄國的經濟實力也不斷在增強,基本上已超過了一九九○年蘇聯解體之前的規模,這便增強了俄國的自信,不再對美國退讓。

第四是市場的爭取,俄國經濟發展中,有三個出口支柱:石油天然氣、技術、武器。中東現是俄國能源合作的對象,又是武器軍火出口的地方,在經濟利益上非常有價值,在本地區重振俄國威信恢復蘇聯時代的地位是有其必要的,此所以普丁在出席慕尼黑安全政策會議大罵美國帝國殖民意識之後,便去沙烏地阿拉伯、卡達、約旦訪問。

對俄國在中東的這些挑戰,美國當然不會退縮,美俄冷戰在中東已經恢復已是不爭的事實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一期】2007.11.01

« 《來鴻論壇》大學分級的明顯之弊∣回首頁∣太空與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