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川秀樹與格物觀心

意見評論 10/01/2007

今年是日本第一個諾貝爾獎得主湯川秀樹的百歲誕辰,在國際物理學界引起許多注意,六月間在日本也有盛大的紀念研討會。日本被認為是亞洲學習近代科學最成功的一個國家,湯川秀樹則是一個標誌性的人物,而且特別的是,他一九四九年得到諾貝爾獎的研究工作,都是在日本國內做的。

日本從一八六八年開始明治維新,但是在學習緣起自歐洲的近代科學,並不是沒有遭遇心理的困難。在西方的物理學界,頭一個闖出名號的日本物理學家長岡半太郎,就一度懷疑東方人根本沒有能力真正學會西方的科學。他自己說,後來花時間研讀中國的老莊哲學,發現東方也有很深刻科學哲學思想,才慢慢建立起東方人也有能力研究西方近代科學的信心。

比長岡半太郎晚了半個世紀的湯川秀樹,是長岡半太郎的學生,湯川秀樹代表日本科學成就的一個新的里程碑,因為不像長岡半太郎曾經到歐洲訪問研究,湯川秀樹近代科學的一流工作,完全是在日本完成。一九三四年湯川秀樹提出理論,預測質量為電子兩百倍的一種介子的存在,那時候英國物理學家查德威克(James Chadwick)才提出了中子存在的理論,而原子結構正是當時最重要的問題,湯川秀樹的介子理論後來得到實驗證實,也使他一九四九年成為第一個得到諾貝爾獎的日本物理學家。

在得諾貝爾獎的前一年,湯川秀樹在美國傑出物理學家歐本海默的邀請下,到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訪問,後來到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幾年,然後回到日本的京都大學,並在那裏終老。

和他的老師一樣,湯川秀樹也受到中國哲學思想的影響,這或與他的母親是中國人有些關係。在他寫的書中就說,在思索粒子物理的過程中,《莊子》的一些思維給他一些啟示。日本的物理學家這種與中國文化的關聯性,也引起過討論,因為這兩個亞洲國家在面對西方科學的發展上,確有一些差異。

中國最早得到諾貝爾獎的楊振寧,也認識湯川秀樹。位列當今理論物理學家當中,貢獻最大幾人之一的楊振寧認為,中國和日本理論物理的成就,可以說在伯仲之間,但是在理論數學方面,日本更勝一籌。

在中國的傑出物理學家當中,楊振寧較多有討論近代科學與中國傳統哲學思維的關係,他曾經在一些演講和文章中,提出相關的想法,但相對來說,不如日本科學家談得那樣深入。譬如長岡半太郎說他從中國老莊哲學得到啟示,才打破過去認為東方人不能學習西方科學的想法。湯川秀樹對於中國的傳統孔孟老莊哲學,都有濃厚的興趣,他寫過好幾本書,談論其中的相關問題,並說自己在思考介子理論時,受到老莊哲學的影響。

湯川秀樹在京都大學耽了很長的時間,而日本的京都大學在日本的哲學傳統中,有著代表的地位。已經去世的中國最傑出女性實驗物理學家吳健雄也說,她一九七○年代到日本京都大學訪問,看到京都大學科學家用書法寫下「格物觀心」四個漢字,特別的印象深刻。

「格物觀心」形容的客觀宇宙現實和主觀哲學思維的微妙關聯性,展現出京都哲學傳統對於宇宙思維的一種文化透視性。這也使人想起愛因斯坦一九三三年在斯賓塞(Herbert Spencer)講座的演講中的一句話,「因此,在某種意義上我認為,單純的思考能夠把握現實,就像古代思想家所夢想的那樣。」

相對來說,日本在接受西方科學的同時,似乎並沒有揚棄過去文化中的傳統,甚至還能夠直言受到中國哲學傳統的影響。反倒是中國在接受近代科學的過程中,往往把近代科學和傳統文化對立起來,描述成進步和迷信的對比,這或許與中國在面對近代科學,是先經歷過一長段抗拒過程,然後在屈辱中接受的歷程有關。

但面對緣起於歐洲的近代科學,日本和中國都是後起的跟隨者,對於追求客觀現實的近代科學,「格物觀心」提供了相當深刻的啟示,因為實證存在的客觀現實世界,皆先驗存在於主觀的心念之中。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期】2007.10.01

« 猴子為什麼要尿在自己腳上∣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60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