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政府為何有恃無恐

國際情勢 10/01/2007


緬甸軍政府於一九八九年將國名呼為MYANMAR,聯合國及日本等許多國家都承認這個國名,但是,美國及英國的媒體與政治流亡份子卻仍要稱它的舊名BURMA,而這個名字是英國殖民統治緬甸時用的,美英一直認為緬甸政府不尊重人權,不實行民主,但是,卻在這件事上充分表露出殖民心態,這叫尊重人權嗎?是要與緬甸政府硬柪?還是不忘殖民的傳統?

緬甸當然是個小國是個弱國,但卻使美國及歐盟對它非常非常重視,原因何在?在於它的地理位置及資源,這與伊拉克的情況相仿,伊拉克在波斯灣佔著重要的戰略位置,而又是石油盛產的國家,美國前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葛林斯潘最近在其大著中說:布希政府攻擊伊拉克就是為了石油。緬甸呢?它位置在東南亞、南亞、中國三部分的接合點上,中國如果想實施太平洋及印度洋的兩洋戰略,必須經過緬甸,而印度如果想實施東向戰略也必須通過緬甸,中國與印度都在爭取緬甸,戰略上意義不言可喻,最近甚至俄羅斯也在向緬甸示好。

中國與印度除了對其戰略地位感興趣之外,也對其天然氣感興趣,這兩個崛起的大國缺乏石油及天然氣,而緬甸是全球第十大天然氣出口國。其他如礦產、木材也蘊藏豐富,俄羅斯雖不垂涎其天然氣,但卻認定這是它在東南亞插足的好地點好機會,緬甸政府深知如何在大國之間求取平衡點,所以除了依靠中國為靠山之外,也與印度交好,現在也歡迎俄羅斯接近。

緬甸不理會西方的壓力,西方遷怒東南亞國家協會,認為東協不應該坐視緬甸之違反人權,其實,東協十個國家又有幾個是民主尊重人權的?中南半島的三個國家當然談不到民主人權,其他六國除了菲律賓還可以說是在人權問題上不至於很落後,如印尼、汶萊、新加坡、馬來西亞哪個不是歧視少數民族,泰國過去也是軍人執政,現在雖然不是了,但軍方隨時政變就推翻了政府,戴克辛的政府不就被軍事政變推翻了?這與緬甸之長期軍事執政也差不了多少。所以東協國家堅守他們的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不願聽從西方的指示將緬甸驅出集團,或是予以制裁。

美英為何對緬甸軍政府如此忌恨呢?這有另外一層原因。緬甸的反對黨民主聯盟的領袖翁山素姬在英國長大,嫁的丈夫是英國人,她的黨是親美英的,如果不是緬甸軍方壓制,在她的號召下,早就取得政權了。美英認為這股勢力是了不起的,一旦執政,就會使緬甸的外交大翻轉,變成東南亞最親西方的政府,就不怕它與中國及俄印等國家結盟了。

中國及俄國當然明瞭美英的這套想法,所以在國際上在聯合國中,便形成壁壘分明的對抗,美英要在安理會提案制裁緬甸,俄中兩國則不惜以否決權阻止,這便使緬甸政府有恃無恐,不在乎美英發動的抵制活動了。

除了國際背景上它有恃無恐外,軍政府在緬甸的控制力也使它不怕示威遊行,民主聯盟以前的聲勢是很浩大,但這些年來受到軍方的打壓,實力已大不如前,據統計,民主聯盟的盟員人數較當年全盛時期,如今只有百分之十的人數,與其併肩作戰的高校學生與佛教僧侶的熱情也大不如前,以這個月來的示威抗議活動的情勢來看,就知道不管外間如何呼應,對內是掀不起巨浪的,軍政府在經濟上失敗,物價不斷上漲是民怨的根本,以此為號召發起的示威抗議尚且不能成事,則其他以政治口號發動抗議是難以搞垮軍政府的。

這些年來緬甸軍方的力量有增無減,據統計,由軍方控制的「緬甸聯邦鞏固與發展協會」的會員人數超過兩千一百六十七萬,佔了緬甸人口總數的四成,它對內還有什麼忌憚?

美國政府是無時不在想推翻緬甸的軍政府,華盛頓郵報說,布希政府希緬甸這種人民對經濟上的不滿情緒可以動搖軍事政權,高級官員甚至頗有把握地說:這裡隨時會發生變化,在得到該地區國家支持的情況下,這一戰略(指美國發動的制裁)成功的機率很大。

實際上,這地區的國家仍像以往一樣並未真正支持美國的制裁,而美國企圖分裂緬甸軍方的作法也未見效。

華府以及許多西方媒體還是在追憶一九八八年的情況,豈知二十年來的變化已非常大,緬甸與俄中印的關係越來越近,而它也成為東協的成員,二十年前聲勢浩大的示威未能使軍政府垮掉,今日時勢移轉,如果還想靠翁山素姬的民主聯盟成功,顯然是昧於大勢了。

凡是示威抗議活動,一定要一次比一次壯大方有希望最後成功,如果一次比一次衰弱,則反抗力量最後會變成微不足道。美國與英國其實應該檢討原因,不能靠美國之音發發話,流亡政客講講話,聯合國中弄些通不過的提案,媒體罵一陣子就能使反抗力量壯大起來,那是昧於真正的現實。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期】2007.10.01

« 臭氧層破洞的化學爭議∣回首頁∣猴子為什麼要尿在自己腳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