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假成真的學術大騙局

專題報導 09/01/2007


平靜的社會科學界即將受到一波衝擊,一位致力於環境科學技術的德國經濟學家,據了解在過去數十年來連續剽竊並自創學術關係,專家表示,這個案例是剽竊及欺詐廣為存在的一個警訊。

這個事件追蹤到的,是六十三歲即將在德國英哥斯達退休的葛亭吉爾(Hans Werner Gottinger),本周《政策研究》期刊撤回一篇葛亭吉爾一九九三年發表的論文,這篇論文是分析美國總統雷根的戰略防禦計畫(星戰計畫)衍生出技術的需求。期刊同時刊出的社論中解釋,經由兩名評核者共獲的結論,斷定這篇文章是抄襲貝斯(Frank Bass)一九八○年發表於《商業》期刊的一篇文章,當時貝斯是印地安納州普渡大學的經濟學者,社論中也描述了其他剽竊的例子。

葛亭吉爾聲稱他「僅少量重新蒐集」很久以前的事件,並堅持未有抄襲的打算,他也表示對發生誤會「誠心地道歉」。

期刊編輯在六月間注意到此論文有問題,起因於一個學生注意到貝斯發表的論文中有關耐久消費技術需求的分析,整段的內容與複雜的數學方程式幾乎與葛亭吉爾的論文一模一樣,葛亭吉爾的文中並沒有提到貝斯的論文。

該雜誌編輯之一馬丁(Ben Martin) ,也是英國布萊頓薩塞克斯大學科學政策專家,進一步調查後發現,這不是首宗類似案例。一九九九年經濟期刊《Kyklos》就曾撤回葛亭吉爾在一九九六年發表的論文,這篇論文被發現是抄襲一九九二年《經濟改革與新技術》期刊中的論文。馬丁用google搜索引擎,以字串搜尋葛亭吉爾另外六篇論文,又發現另一案例,葛亭吉爾二○○二年在《國際地球能源》期刊發表的一篇有關地球暖化經濟模型的論文,整個章節與加拿大渥太華卡爾頓大學經濟學家陳志奇一九九七年發表在《環境經濟與管理》期刊的論文神似。

陳志奇說:「我的行業中竟會有人做這種事,令人震驚又難過。」有關於這一部份,葛亭吉爾表示,這篇論文「很清楚是評論文稿,也未有任何新觀念」。

馬丁接著聯絡像是葛亭吉爾僱主的荷蘭馬斯垂克大學,來談這個案子,但是校方表示從未任用葛亭吉爾或與他有任何關係,學校發言人賀曼表示,已經寫信給葛亭吉爾請他將網路上與該校相關的參考資料全部移除,葛亭吉爾則告訴《自然》雜誌,他與馬斯垂克大學相關研究所的關係是他與其他研究所的「錯亂誤導」,並表示已聯絡記憶所及的所有網頁作更正。

《自然》雜誌也查證了葛亭吉爾宣稱的其他職位,包括相關專業學會會員資格及數個有影響力期刊的編輯,但是沒有一個單位表示有這個會員,有些期刊也否認與他有關。自從知道他在《Kyklos》雜誌的剽竊事件之後,二○○三年《技術預測與社會變化》也取消了他的顧問職務。

多變的生涯

葛亭吉爾從一九七三年起出任德國北部白勒費爾德大學教師,於一九八○年辭職,當時的工作夥伴懷恩加爾(Peter Weingart)記得他的數學很棒,這在社會科學系所十分難得,懷恩加爾說:「他極聰明但很謹慎自持。」

一九七九年葛亭吉爾因一件向歐盟提出的申請案涉及詐欺,而被慕尼黑GSF國家研究中心開除。一九八○年代中期起,他就將馬斯垂克大學的資歷列為論文的相關資料,一九八八年他被任命為位於波昂Euskirchen附近Fraunhofer科技趨勢分析學院主任,現任主管懷姆肯(Uwe Wiemken)說,對於他的專業性有不同的看法,並表示,這個任命「結果並非平順」。

葛亭吉爾然後移往國外,在英國牛津能源研究中心工作,也到挪威奧斯陸的國際氣候環境研究中心任職。到了一九九○年代中期,他又扯上德國西南方一個名為Bad Waldsee小鎮的私立學校,過去十年他在日本擁有不同的頭銜,也在紐約壬色列理工學院工作過數周的時間,有段期間他因遞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履歷表,還成為義大利Carisal基金會特別研究員。

葛亭吉爾的「研究」生涯在著名期刊發表超過一百篇的論文,並在一九九五年被列為奧地利克拉根福大學院長的決選名單,而且幾乎當選。

僱用他的機構都不願意討論相關細節,《自然》雜誌也查詢了葛亭吉爾在不同時期宣稱任職的機構,但許多都不精確,包括他與日本大阪大學及位於這個城市另兩個研究所的關係,葛亭吉爾則將之歸因於「草率的錯誤表述」。

到底他有何德何能可以長時間地進行欺詐?主要是檢測剽竊並不容易。

馬丁也推測因葛亭吉爾高深數學層面的工作,在社會科學領域極不尋常,很難找到可評核他的人。「很可怕,剽竊事件可能比我們先前想像的更普遍。」馬丁說:「它破壞了我們在學術著作及研究社群中,已經存在而且是必須要有的信任基礎。」

剽竊事件可能比我們先前想像的更普遍。———馬丁
與葛亭吉爾聯絡過的科學家多認為他是位獨立工作者,只偶爾會有合著作者,曾經合作過的作者之一是柏林應用科技大學教授萬門(Peter Weimann)(葛亭吉爾與其他人合寫的論文並未有剽竊嫌疑),萬門表示葛亭吉爾「難以合作,因為不易溝通」。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馬丁發現葛亭吉爾一九九二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也曾被他人抄襲,抄襲者是辛巴威的一名學界人士。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九期】2007.09.01

« 女性癡呆的失重先兆∣回首頁∣廣設大學之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