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變暖了怎麼辦?

專題報導 08/01/2007


北冰洋的冰層,每個夏天都在與日遽減,可能在幾十年內就會煙消雲散。夏冰消失對於居住在極地的天生萬物,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居住在伊努維克 (Inuvik) 的史密斯 (Duane Smith) ,頭一次注意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是在一九八三年的耶誕節。當時還是個小男孩,他跟家人前往教堂慶祝耶誕節的時候,是走在大雨之中。

伊努維克是加拿大座落在北極圈內,僅有三千五百人口的小鎮。當地在耶誕節前後的氣溫,應該要在零下三十度左右;在那之前,從來沒人看過當地在耶誕節下雨。在當地老者的印象裡,從沒有過像這樣溫暖的冬天。

這可不是什麼詭異的怪天氣,而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兆。地球上沒有任何地方,在反應全球暖化的程度上,比北極更為顯著;全球暖化所留下的痕跡,似乎也以北極為最。北極在冷戰時期就是美蘇強權設立預警系統的兵家必爭之地,現在則是氣候變遷預警系統的前哨站。

氣候學家近年來一直在研究,隨著全球暖化勢不可擋,北極究竟會發生些什麼事。雖然有些推論仍屬臆測,不過極地氣候及生態確定會有所變化,而且其速度令人無法想像。加拿大溫尼伯市曼尼托巴大學,專攻海冰研究的氣候學家巴伯 (David Barber) 表示,就地質學的時間尺度來說,北極變化的速度極為劇烈,完全沒有任何先例可供參考,所以沒人能確定實際上會發生什麼事。

這都是因為海冰的關係。北極不像南極,有一塊海洋環繞的大陸,而是一大片由海冰覆蓋的海洋,這對氣候變遷特別敏感。整個北冰洋,包括哈德遜灣跟加拿大北極島嶼間的無數海峽,可能不出幾十年,就會在夏季時節完全無冰。從古氣候學的證據研判,至少在過去一百萬年內,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情況。

就地質學的時間尺度來說,北極變化的速度極為劇烈,完全沒有任何先例可供參考,所以沒人能確定實際上會發生什麼事。 —- 氣候學家巴伯

好壞參半

這不一定全是壞事。船隻航行將有新的航道可供使用,也會多出一些可供開採的石油與天然氣地區。當地獵人要用小船遨遊穿梭於各個島嶼之間,自然更加便利;冰層早日裂解,獵人也就有更長的時間獵捕白鯨。這對當地居民的經濟生活而言,不啻為一大利多。

目前居住在北極圈以北地區的伊努特人,大約有十萬之譜,歷代以狩獵、捕魚為生。世世代代定居於此的伊努特人,不需要科學家來告訴他們,自己也察覺到全球暖化的影響,已經衝擊到他們家園。土生土長,現任加拿大「伊努特極地議會」主席的史密斯,就說現在天氣已經不太冷了,春天來得更早,冰層的狀況也變得難以捉摸;有時候人們一個不小心,就失足踩破冰層,跌下去淹死。

不過許多人覺得氣候變遷帶來的變化並不全是壞處。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圖克托亞克圖克 (Tuktoyaktuk) 土生土長,現任「伊努維亞魯特狩獵議會」主席的波基亞特 (Frank Pokiak) ,就認為各國政府對此有點小題大作,當地人終其一生都在適應生活上的各種變化,氣候變遷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沒啥大不了的。也許隨著氣候改變,他們必須要轉而捕獵灰熊或馴鹿,但絕不至於就這麼餓死。

但是話說回來,像伊努維克這樣的地區性聚落,需要透過冰層上面的道路跟外界取得聯繫,運輸食物及其他日常補給品。如果這一大片的寒帶草原比以前更早變成濕地,重新結冰的日期來得更晚,那麼舉凡狩獵、運輸與道路安全種種,都會受到不小的影響。近年來由於陸上交通的狀況愈發不穩定,伊努特人已經開始倚賴直昇機維繫對外交通,這大大增加了當地人的生活成本。

教學相長

氣候變遷對當地人的生活是好是壞尚難定論,但多瞭解它總不會有錯。有些伊努特人開始跟前往當地進行研究的外地科學家合作,試著要找出氣候變遷對北極的確切影響。舉例來說,科學家就教導當地獵人如何使用氣象儀器,準確預測氣象走勢。

不過有些事情要讓這些在地居民瞭解,比起教會他們使用儀器要困難許多。比方說當地語言完全沒有「分子」或「化學」的概念,要跟他們解釋食物可能會受到在南方工業地區製造的化學物質污染,就非常有挑戰性。由加拿大各學門研究者組成的「北極網路」 (ArcticNet) ,還必須跟當地長者共同合作,推出一本跟氣候變遷有關的雙語單字本,用在地的語言解釋一些現代科學的觀念或事實。比方說與當地未來息息相關的碳,就被翻譯成「火燒的煤灰」。

這些在科技知識上並不豐富的原住民,也有不少在地的智慧可供科學家們學習,比方說有一次科學家因為到處都找不到北極鱈魚,幾乎就要宣告牠們從地球上絕種了,但是伊努特族的漁夫卻把他們帶到馬更些河的淺灘,他們發現北極鱈魚躲在那裡活得好好的。看來碰到實際事務,滿腹經綸的氣候科學家,有時候不比目不識丁的土著高明到哪裡去。(更多內容請參閱知識評論月刊)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八期】2007.08.01

« 北京奧運的建築科技秀∣回首頁∣諾貝爾獎外勞崔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