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會被逼走上對抗之路?

國際情勢 08/01/2007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為主的十三國海軍軍艦在烏克蘭附近的黑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北約各國的空軍在喬治亞舉行聯合演習,這種舉動不必費勁思索就可以了解,都是針對俄羅斯而發的。俄羅斯憤怒嗎?當然會憤怒,但憤怒又如何?這叫做形勢比人強。

西方認為目前有兩大國謀求強大的權威主義發展,其一是中國,另一是俄羅斯,都要用權威政府的力量促進經濟發展。而俄羅斯的仿效對象是中國,中國既然能在威權政府的領導下使經濟發展蓬勃非常,俄國為什麼不能?於是俄國在普丁領導之下,逐漸脫離民主主義的軌道,而駛向威權之路,是西方國家來說是難以忍耐的事。那麼,西方為什麼能忍耐中國而不能忍耐俄國呢?

美國學者法蘭西斯福山的看法是:俄羅斯在外交政策上比中國更有明確的主張,普丁政府並不認為葉爾辛時代是俄國民主主義開花結果時代,反而是屈辱軟弱時代,在政治及經濟上被美國及歐洲壓迫,使整個國家處於弱勢,西方利用民主這個武器侵入了俄國在歷史上擁有絕對影響力的領地,現在俄羅斯有了實力,要通過實力對決來保障國家利益的現狀。

相對於中國,中國雖然念念不忘歷史上受西洋人壓迫的痛苦,但那畢竟是歷史,中國人想的是富強起來不再受人欺侮,而富強之道是「與人為善」,正如鄧小平以前說過的要「韜光養晦」,所以並沒有對抗的意思,內在雖然是威權主義,但對外並沒有擴張主義。

尤其是核子武力方面,俄國的實力僅次於美國,甚至仍有可能維持核武的恐怖平衡,一個逐漸有走向威權主義而又擁有龐大核武實力的俄羅斯,是否又要回到蘇聯時代?美國及歐洲都在認真地研究這問題,而普丁的作法使他們認為不無可能。

普丁在俄國的聲望已由百分之八十上升到百分之八十六,所靠的便是強硬外交,這聲望甚至可以幫助他決定誰將繼承他為下任總統,以及他卸任後如何仍維持xx的政治力量,所以普丁的政策不會軟下來,必然要更專權更強硬,所以必須對這種發展予以削弱。

在東歐及中亞搞顏色革命,使前蘇聯時代的加盟國紛紛轉向,不是加入歐盟便是要進北約,使所謂獨聯體已名存實亡,俄羅斯除了用石油天然氣為武器拉攏這些國家外,已無吸引力,波蘭應允美國在其境內建立反飛彈基地,俄國嚴厲警告,甚至說這些基地將成為俄國攻擊的目標,但這恐嚇不生效,波蘭仍舊同意美國在其境內建反飛彈基地。

美國總統布希對普丁做了笑臉外交,但在俄週邊建立反飛彈系統一事毫不讓步,甚至英國也能以俄國不肯引渡司法嫌犯而驅逐駐英俄國外交人員,這種強勢壓力說明美國與歐洲步步進逼。

俄羅斯方面呢?它已認定如果退讓或妥協,則所失將更大,唯一的途徑是以強硬對強硬,引起更大衝突也在所不惜,這已不是普丁個人的抉擇,已是俄羅斯人民必須的抉擇。而俄羅斯人民的抉擇是:強硬與對抗。一般民意的反西方還有意氣用事的因素,但目前這種不滿情緒已蔓延到俄羅斯精英中間,他們認為美國是要全面擠壓俄國,使俄國絕對無法再度崛起,精英階層原以為俄國可以與西方和平共存的,但歐盟北約的東擴,卻使俄國喪失兩千多公里的防衛縱深。

普丁在慕尼黑安全會議論壇上的強硬講話,簡直是冷戰時的口氣,西方為之震驚,其實仔細看俄國去年就開始的強硬姿態,以及西方的硬逼行動,就不難了解普丁非反擊不可,他也有民意壓力,俄國政界甚至有人認為普丁的態度還不夠強硬。

俄國越是這樣強硬,美國與歐盟便愈擔心俄國的政治野心,福山有段話是這樣說的,他說:很多人認為現在的俄羅斯並非走向穩定的政治模式,而是走向完全的獨裁政治和經濟再度國有化的一個里程碑,俄國無法從大帝國的歷史遺產中脫身,更何況是一個從來沒有放棄過野心的帝國。

這就點透中俄之間的區別了;中國是共產黨獨裁專政,中國的經濟是以國有化為基礎,俄國也正向這條路走,這都是美國及歐洲國家所絕不願見的。但是,中國卻早就從大帝國的遺產中脫身,根本就沒有了帝國野心,對西方構成的威脅及危險是很淡薄的。

不過就學者的立場而言,福山仍不把話說絕,所以他也說,西方國家最重要的就是要看清俄國的真正動向。

俄國真正動向如何?這倒真是難以回答的。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美國與歐洲愈是對俄國擠壓,俄國的反抗必然愈甚,即使原先沒有,就也可能被逼走上那條路。

看俄羅斯應瞭解其過去的本質,在帝俄時代它有擴充帝國的野心,在共產主義專政時代,它有擴充主義的野心,其侵略性是無可置疑的。但帝國主義與共產主義已成過去,俄國人對此毫無留戀,那麼,它即使再崛起,也不至於回到侵略之路,普丁的真正動向大抵是恢復其大國的威風而已。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八期】2007.08.01

« 六度的變化:一個愈來愈熱星球的未來∣回首頁∣生病為何使我們昏昏欲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