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的樂觀期待

專題報導 07/01/2007



前不久聯合國發表的報告指出,對抗全球暖化的成本,也許並不像之前想像的那樣巨大。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和它研討的主題一樣,常常不按牌理出牌。
這個小組發表的長篇累牘第四個氣候變遷評估報告,對於人類緩解氣候變遷的可能性有相當樂觀的分析,跌破眾人眼鏡。小組專家表示,要防止大氣中溫室氣體量不斷攀升,不必耗盡全世界的資源。而且,防止氣候變遷持續惡化的選擇方案,也越來越多了。

這個新報告的內容,成為德國海利根達姆市「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以及十二月印尼巴里島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的討論項目。

這兩個重要會議的與會代表,將解決二○一二年京都議定書期滿失效後如何規範碳排放量的棘手問題。

監督京都議定書執行狀況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框架公約」主席德波爾(Ivo de Boer)希望在印尼開會的時候,大家能夠討論二○一二年之後的氣候變遷國際規範。

花小錢消巨災

這份最新報告指出,如果每排出一公噸二氧化碳就得付出五十美元的污染排放費,到了二○三○年,這種經濟力量將使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少百分之二十到五十。

據研究,到二○三○年,如要採行措施將二氧化碳排放量限制在只有工業革命起始時的兩倍,要消耗世界各國國內生產毛額總值的百分之三。到了二○五○年,會增為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

雖然這是一大筆錢,但是這些政策措施只會把全球年度經濟成長率拉低百分之零點一二。假如這些措施會帶動科技變遷,儘管推動計畫的前期成本會提高,但是總成本可能還會下降。

上述結論五月初在泰國曼谷發表出來,論點是大會第三工作小組數百位科學家、經濟學家、工程專家與政府代表的心血結晶。大會第一工作小組今年二月發表了第一份報告,列出了氣候變遷的自然科學方面難題。大會第二工作小組四月發表的報告,旨在預測氣候變遷對於全球人類,尤其是開發中國家的人群,會帶來什麼悲慘後果(有些情況已經發生)。

如今,第三份報告給各國政府一個很有彈性的解決方案,其中特別強調能源科技。德波爾認為,由於能源產業的碳排放量已達到碳排放總量的三分之二,再加上全世界的能源需求可能在二○三○年增加百分六十,的確需要一個有效的緊急解決方案。

緊急策略

雖然並非每個人都像IPCC主席帕卓理( Rajendra Pachauri)一樣,對這個新報告評價很高,能講出「見解卓越、一針見血」這種讚語,但是這份報告確實頗受好評。

普林斯頓大學「碳排放量減緩計畫」主持人之一史克羅(Robert Socolow)說,這份報告嚴格檢討了所有必須考量的行動選項,他可以感受到與會專家的迫切感,這實在令人高興。他也認為,二○○一年發表的報告是紙上談兵,思考架構鬆散。但是新的報告把焦點放在二○三○年,不像二○○一年的報告,連達成目標的期限都沒有。

新報告的主要撰稿人之一葛路伯(Michael Grubb)表示,準備報告期間,各國代表的態度有驚人變化。他認為自己在兩年前,也不敢想像各國政府會支持這個報告。他以為,從政治的角度來看,各國政府的歧見似乎不如從前那樣明顯。
歧見雖然不那麼明顯,但是問題依舊存在。中國代表不希望這份報告詳細列出那些成本較高的維持溫室氣體濃度穩定的措施。他們認為,假如現在就接受這些大幅降低排放量的手段,未來各國研商取代京都議定書的新協議,中國勢將做出更多讓步。

靠著歐洲代表的努力,幾經波折,這份報告還是收錄了將溫室氣體濃度降低到前工業革命時代兩倍以下的目標。

換言之,人類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濃度,必須維持在百萬分之五百卅五(目前的濃度約為百萬分之四百三十)。專家認為,把濃度維持在百萬分之五百三十五以下,可以避免全球氣溫上升超過攝氏兩度。一般認為,這個兩度的增溫極限值,是氣候變遷惡化屆臨危險的指標。

高風險

許多與會學者認為,用百分之三的國內生產毛額減緩溫室氣體排放量非常划算。荷蘭國際綠色和平組織氣候政策主任海爾( Bill Hare )在曼谷會議結束後表示,如果投入資源即能減少氣候變遷危機,這些成本根本是九牛一毛。

不過,還是有人反對這種說法。美國白宮環境品質會議主席柯諾頓(James Connaughton)說,國內生產毛額總值減少百分之三,將造成全球經濟衰退。
其實,某些國家也許會採用IPCC新報告中提到的比較省錢的作法,那就是把溫室氣體濃度極限水準調高一點。

二○三○年之前把溫室氣體濃度維持在百萬分之五百三十五到五百九十之間,大概會消耗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零點二到百分之二點五,如果把濃度極限值調高到超過百萬分之五百九十(前工業時代濃度兩倍以上),也許一毛錢都不用花。
政府如果有辦法提升能源使用效率,甚至還能使國內生產毛額增加百分之零點六。

這個新報告的評估結論究竟對將來的國際協商有多少指引作用,仍待觀察。某些既得利益團體可能會反對這些改革方案,消費者的物質需求也可能增加,使計畫失敗。畢竟,消費者手上握有選票。

對於俄羅斯等化石燃料出口大國而言,某些減緩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會造成經濟嚴重的傷害。這份新報告對於京都議定書開創制度的奠基功能,雖然多所讚揚,但是新報告也強調,京都議定書影響力有限(此外,新報告也指出,京都議定書所主張各種措施的實際成本,其實並沒有當初預期的那樣高)。

有得有失

這份新報告的主要結論,是「政府選擇減緩溫室氣體排放措施的規模與推動時程,必須同時考量迅速減少排放量的經濟成本與延遲行動可能造成的中、長期危機」。

這些考量當然脫離不了政治上的利益交換,這也是IPCC無法掌控的部分。不過,這份新報告還是點出,解決這個問題的工具與科技逐漸增加,效果也不錯。
英國倫敦碳排放量顧問公司「碳信託」首席經濟學家葛路伯說,這份新報告擺明支持為碳排放量定價的作法,實在出人意料之外。不過,這份報告也提出許多著重科技發展的可行方案。在此之前,多數專家學者都認為,強調科技發展的策略,與嚴格的碳排放量定價管制作法相互矛盾,兩者並不相容。

葛路伯說,溫室氣體排放量牽扯複雜,沒有一種方案能徹底解決所有問題,政府必須動用各種手段才能成事,「能否成功,全看各國政府願不願意混用多種措施,使出渾身解數」。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七期】2007.07.01

« 高音符真的高高在上 ∣回首頁∣基因定序,先從名人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