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逸夫獎和楊振寧

如是有聞 07/01/2007


二○○七年邵逸夫獎六月十二日在香港公佈第四屆的得主,今年三個獎項挑選出了四位獲獎科學家。二○○四年開始的邵逸夫獎,是香港電影鉅子邵逸夫捐資設立,每一獎項獎金有一百萬美元,和舉世矚目的諾貝爾獎的獎金,相去不遠,但邵逸夫獎卻如其他一些獎金也不少的獎項(如日本國際賞)一樣,遠得不到社會大眾的類似關注,這或只能以諾貝爾獎不可名狀的魅力來解釋。

相對於百多年歷史的諾貝爾獎,才辦了四屆的邵逸夫獎,自是無法相比。事實上,擔任邵逸夫獎評審會主席的楊振寧,雖然從不諱言是以諾貝爾獎為一典範,但確也有著再創文化新局的想法。在去年邵逸夫獎的歡迎辭中他就曾經說,邵逸夫獎過去兩屆的成就,使得它成為許多人口中東方的諾貝爾獎,希望未來諾貝爾獎也會被人稱之為西方的邵逸夫獎。

比起諾貝爾獎頒獎委員會成員的都是瑞典人,楊振寧認為邵逸夫獎的遴選委員會更為國際性,雖然二○○五年到二○○七年天文科學獎主席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徐瑕生以及生命科學和醫學獎主席的舊金山加州大學簡悅威二人,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但是數學科學獎遴選委員會的主席,卻是擔任過英國皇家學會會長的傑出數學家阿帝雅(Michael Atiyah)。

邵逸夫獎的得主,在過去三屆當中,除了數學科學獎的陳省身和吳文俊以及生命科學和醫學獎的簡悅威和王曉東,其餘十二名得主分別是美國、英國、瑞士、加拿大和澳洲的科學家,今年的四位得主則全來自美國,看得出這個獎項的國際性。
今年的邵逸夫獎共有四位科學家獲獎,天文學獎頒予高里 ( Peter Goldreich),是表彰他一生在理論天體物理學和行星科學中取得的成就。高里是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自然科學教授,也是加州理工學院杜布里奇天體物理和行星物理學系教授。
今年生命科學與醫學獎頒給了尼科威 (Robert Lefkowitz),表彰多年來他對於GPCR(G-蛋白質偶合接受體)的關鍵性的貢獻。此貢獻對於尋找有效的藥品提供了極重要的新思路。尼科威現任美國霍華德休斯研究所研究員,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杜克大學醫學中心詹姆斯杜克醫學教授和生物化學教授。

今年數學科學獎平均頒給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朗蘭茲 ( Robert Langlands)和美國哈佛大學數學系的泰勒 ( Richard Taylor),表彰他們開展了一個集大成的數學體系,連結素數及對稱性。今年邵逸夫獎的頒獎典禮定在九月十一日舉行。

有一百多年歷史的諾貝爾獎,雖然沒有出過選錯得主的重大瑕疵,但多年以來,一直有著遺珠之憾的紛爭。為避免這個缺失,主其事的楊振寧在一開始設計,就打破了諾貝爾獎每個獎項最多給三名得主的成文規定,而第一屆的邵逸夫獎生命科學和醫學獎,就頒給了四名得主。

近年來在北京清華大學住家和教學的楊振寧,也有不少的時間住在香港中文大學,另外偶而在美國和歐洲或日本等一些地方開會訪問。

前些時候,楊振寧到杭州的浙江大學參加環太平洋大學聯盟校長會議,並且以「二十一世紀的科技」為題發表演講。楊振寧在演講中表示,隨著他自己所經歷的那一段物理科學黃金時代的過去,特別是一些重要物理問題的獲得解決,未來的科學發展,需要靠國際共同合作,並且朝著極大的如天文宇宙學,以及極小的如奈米等的兩極化方向發展,因此二十一世紀的科技,將向著「技」的方向發展。楊振寧的這些看法,事實上近年頗引起一些科學界人士的不快,認為太不把他們還在努力的工作當一回事。這種情形,似乎與愛因斯坦晚年面對當時物理發展看法的處境,十分類似。

但是楊振寧津津樂道的,也還有他隨後在上海地區參觀一些科學研究設施的印象。多年來,上海一直想建設一個同步輻射的研究設施,經過多年的波折,現在一個由上海政府出許多經費支持的同步輻射實驗中心,已經發展成功,比台灣的第二代同步輻射更進步的第三代,以及可以進行自由電子雷射研究的第四代同步輻射,都將在幾年之內陸續出光運轉。

除了科學的建設,楊振寧也對上海洋山深水港跨海建橋,造湖移山的建設,印象深刻。面對中國這一個到處都有建設在發展的環境,終生做理論物理研究的楊振寧,會看到技術發展的無限潛力,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七期】2007.07.01

« 凍結朝核的起步及終點∣回首頁∣高音符真的高高在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