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朝核的起步及終點

國際情勢 07/01/2007



朝鮮半島非核化的六方會談將在七月初舉行,美國很高興,認為北韓終於要真正朝非核化的路上起步了。

其實起步不等於一定是走的穩當,更不能保證會走到目的地,因為這件事似乎已操縱在北韓手中,它要怎樣走便怎樣走,它要走多遠便走多遠,一切要看符合它的利益程度而定。

上一輪會談的結果,北韓本來應該在三十天內開始凍核,在六十天內有成果,但是北韓突然提出了一個在六方會談中沒有談到過的問題:美國凍結澳門銀行中的北韓二千五百萬美元資金,如果這事情不解決,北韓就碍難進行凍核。美國說這是兩碼事,但北韓說不能分開論,北韓創造了一個新詞:「敵意政策」,說只要美國不放棄對北韓的敵意,北韓便不能放棄發展核武,因為怕美國侵略它,美國說絕無意攻擊北韓,但北韓說空口無憑,要拿事實來表現。

於是金融制裁問題便搬上桌面。北韓當然不是因為二千五百萬美元而刁難,它是要反擊美國的制裁政策,所以寸步不讓。美國其實並不想完全破壞自己的制裁政策,所以只是不反對北韓從澳門銀行提走其二千五百萬元,但北韓卻不肯,一定要銀行把錢匯到其銀行帳戶中,而這便牽涉到種種問題。根據美國的制裁規定,凡是涉及與北韓洗錢有關的銀行,都會受到美國金融體制的杯葛,於是所有的國際銀行都不願承兌這筆款子,除非美國確實保證不會受到制裁,然而美國卻又不便作此保證,事情一拖便是四個月。

這四個月中,北韓好整以暇,可以放心地發展其核武,假如半年可以製一枚核彈的話,幾乎已經多製了一枚。

美國政府研究來研究去,最後還是由聯邦儲備銀行把款子撥過來,然後再匯給俄國銀行,俄國銀行把錢存入北韓的戶頭內,經過這番折騰,北韓點頭說可以進行凍核的行動了,多久方能使得寧邊的核設施全部休工封存呢?據美國談判代表,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奚爾說大約需一年。

這只不過是凍結寧邊的重水反應爐可以生產鈽元素的設備,而凍結不等於毀棄,封存起來的設備,只要事態有變化,並非沒有重啟的可能。

即使重啟不可能,那末北韓真的就不能發展核武了嗎?不然,因為北韓還有更厲害的一手,那是濃縮鈾,鈽可以製核彈,鈾也可以,北韓有的是鈾礦,濃縮技術也不是什麼高深技術,北韓還可以另闢蹊徑去製造核子彈。美國就要談這問題,但六國會談根本就沒有涉及,現在鈽生產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北韓肯談鈾的問題嗎?假如要談,北韓的要價之高是可想見的。

至於北韓已製造了多少枚核彈,那更是機密,它進行過核爆,證明有能力製造核彈,但它並沒有承認有核彈,美國能硬指它有嗎?拿出證據來,可以搜查,但北韓肯讓美國搜查嗎?

北韓是窮困之至的國家,現在能這樣神氣,唯一的原因是它發展了核彈,所以美、俄、日、韓這些大國方低聲下氣地與其交涉,假設北韓沒有這個本錢,試問它有什麼值得這些大國看重的地方?一句話,如果北韓失去了這個本錢,那它就「一無所有」,是未開發國家中窮困潦倒的國家,還有什麼資格要美國放棄「敵意政策」。

北韓進行了核子試爆以後,雖然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對它的制裁案,這是美國及日本全力推動的,制裁至今未見對北韓造成什麼損失,而北韓所得到的卻不少。
美國對北韓的姿態本來很高很高,但自從北韓核爆之後,美國的立場便軟了下來,本來不肯與北韓雙邊對話,但現在肯了,北韓說在柏林舉行雙邊對談,美國說可以,北韓又說在紐約再談,美國又說可以,北韓說必須解除金融制裁,美也說可以,便邀請美國代表奚爾去平壤談,美國欣然應邀去雙邊對話,事先把日本、南韓、俄國都蒙在鼓裏。

其實這一手也並不新鮮,當年中國沒有核子彈時,美國在韓戰中甚至考慮渡過鴨綠江去攻擊,但自中國有了核彈後,越戰中,中國支助越共
,美軍便不敢考慮將戰爭擴大到邊境了。北韓豈能不知這道理,多年處心積慮發展出核彈,要它「自廢武功」,能嗎?

所以北韓的最後底牌必然是要求保留現有的核彈,了不起有兩個承諾:其一是絕不擴散,其二是不再增添。當美國及國際承認印度與巴基斯坦為核武國時,北韓也要求承認它。

其實北韓那點核武迄今還不會對美國構成威脅,美國所怕的是北韓將核彈或技術偷偷地賣給恐怖組織,恐怖組織如果有了小型核裝置,那就天下大亂了。
所以美國之一再退讓,一方面是迫不得已,另一方面也是成竹在胸。當它與北韓真正地進行表面及祕密的雙邊談判後,總會有個結論的。看情形,美國與北韓都將不會重視六方會談了,但表面上還是要說六方會談的重要性是無可取代的。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七期】2007.07.01

« 一個美國媒體人的告白: 新聞學院沒有教的事∣回首頁∣邵逸夫獎和楊振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