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問題能遮掩掉伊拉克問題嗎?

國際情勢 06/01/2007

在波斯灣的美國航空母艦史坦尼斯號上,美國副總統錢尼聲嘶力竭的責罵伊朗,說無論如何也要阻止伊朗擁有核武器。有一家拉丁美洲的媒體說:錢尼以前接手心臟病手術,剛剛又接受治療腿疾,而地下情的醜聞正纏身,但這卻阻止不了他軍事思想的膨脹,無論在航母上或是地面上,他都毫不疲累的發表鼓動軍心的演說。

當今國際間的重要人物中,論好戰,大約無過此公了。一般批評說,錢尼之鼓吹戰爭,主要目的是為美國國防工業找生意,美國的軍火商無不支持他,但是他的鼓吹能產生多大效果嗎?波斯灣的國家真能聽了他的話對伊朗心生恐懼,從而大買美國的軍火嗎?恐怕錢尼自己都未必相信他的話的效果。

美國確實可以稱為言論最自由的國家,不但政治人物,所謂專家學者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標奇立異以引發注意者固多,為利益對象服務作昧心之論者也不少,就一個伊拉克及伊朗問題便使人聽了意亂心迷,看了眼花撩亂,而真正能端出可行計劃解決問題者少之又少。

前不久美國兩黨組成的伊拉克問題研究小組報告,倒是仔細評估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但是,沒有顧及白宮的面子,如果付諸實施,事情是可能解決了,布希總統的面子卻也會丟失,他還是想體體面面地把伊拉克問題料理下來,於是不但不採納,反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撤軍,而且增兵三萬,想用這三萬軍隊改變伊拉克局勢,然後再談撤軍,那就有面子了。

這三萬軍隊去改變局面,為期半年,如果半年內毫無效果,或是情況更糟,布希這場賭博就算輸了。屆時他將如何自圓其說?或是自認錯誤?或是惱羞成怒?

這一切在九月份就見分曉了。按目前情況看,巴格達的局面絲毫沒有改善的跡象,布希政府向伊拉克政府施用了很大壓力,要伊拉克政府配合,但伊拉克政府力量有限,它不是不想配,而是無力配合。馬利基政府也在戰戰兢兢的聽話,什葉派最大的派系「伊斯蘭最高革命委員會」最近也不與美國唱反調,而絕對反美的什葉??派領袖又躲在伊朗,按說情勢應該好轉,但事實又不然,美國甚至要築起圍牆將各派系隔離開,將政府及自己的地盤以重兵把守劃為「綠區」,但是火箭及迫擊炮彈還是照樣攻擊到。

於是有人說,為了免除九月份即將來臨的尷尬,布希政府將會轉移目標,暫時將目標放在伊朗事件上,把伊朗問題炒熱了,便會使伊拉克問題不受人注視。所以,才有九艘戰艦浩浩蕩蕩開入波斯灣的示威行動。

其實即使是空中轟炸也未必能解決伊朗核問題,因為就如原能總署署長巴拉迪所說:阻止伊朗獲取鈾濃縮技術為時已晚,因為伊朗已經掌握了這種技術,現在應該協商使伊朗將核能計劃控制低於工業規模,以降低其製造核彈的可能性。

那麼即使有能力炸掉伊朗目前的設施,但伊朗要決心發展的話,技術在手,隨時可以再起爐灶。所以按巴拉迪的意見讓伊朗仍保留一部分濃縮鈾活動,未嘗不是妥協辦法。但布希政府的立場是「伊朗必須馬上停止一切鈾濃縮」,毫無妥協的餘地。那麼就只有等待安理會第三次的制裁決議案了。然而在俄羅斯擋關的情形下,第三次決議案仍未必能傷到伊朗的元氣。

於是美國一方面向伊朗叫陣,另一方面暗中卻安排與錢尼叫喊的相反的辦法。根據美國廣播公司透露的新聞,中央情報局已向總統陳報並獲批准的暗中顛覆伊朗的計畫,這真不失為高招,只要伊朗好戰政權垮掉,換一個溫和政權,一切豈不就搞妥了?不但核發展問題可以解決,伊拉克問題也可由於伊朗的合作而得紓解。美國不必花費鉅大的軍費,也不必犧牲士兵的性命,就可以得到戰爭所難以得到的成果,比起來中央情報局的計畫與錢尼相比,錢尼幾成為白痴了。

但問題是這計畫不能一廂情願,而是要能行得通,否則是畫餅,那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我們以公平坦白的中立立場來預測,到九月時,美國戰地指揮官不可能向布希報告說伊拉克情況已改善,因為這是無法粉飾的,只要兩件爆炸案就會把一切拆穿,充其量也只不過能說情勢在控制之中,而這漂亮話不可能為國會聽得入耳,布希必然又陷困境。

那麼能否用伊朗問題來遮掩掉伊拉克情況呢?也難,因為既不能打,而顛覆計畫即使可行也不可能在短期奏效,何況機密曝光,伊朗已可充份想對策,可無聽任顛覆之理。所以伊朗問題只能仍在聯合國熱鬧一陣子,而聯合國的熱鬧已有兩次了,第三次也未必能使世人將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制裁。

真的要打的話,那當然可以轉移了伊拉克的問題,但其後果則會較伊拉克戰爭更為可怕,美國將陷入雙重泥沼中,除了錢尼,美國大約很少人願見這個後果吧。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六期】2007.06.01

« 鈽:世界最危險元素的歷史∣回首頁∣禿頭有救?至少對老鼠有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