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大都市的好處

知識新知 05/01/2007

在人類歷史上,都市的人口數目已超越了鄉村人口。社會學家最近發表研究結果,指出龐大的都會中心會促進創新與社會互動,但是也可能造成都市化的許多負面現象。

造訪紐約的外地人,常會在路上被往來匆匆的紐約人碰撞,甚至會被推擠到路旁而感到惱火。這些紐約客似乎認為他們的時間,比別人的要來的珍貴,最近一項新的研究顯示, 他們的確有理由這樣想。

根據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的研究員貝騰科( L. Bettencourt)以及他的研究團隊所發展出的數學模式,不論是紐約、東京、倫敦或上海,一個城市能否持續興盛,取決於推動創新的社會網狀組織,如果想維繫城市人口的成長,就需有創新;城市愈大創新就得出現的更快。這意味住在城市的人實際上確實需要快速地活動,城市人得在一天當中擠進比他人更多的活動,以增加他們的社會接觸機會,因為他們所在城市中的機運是隨時在變的。

據貝騰科的說法,城市是社會的加速器,城市中的所有事物都是加速進行的。

在過去數年中,人類社會悄悄地越過了一個劃時代的里程碑: 在人類歷史上,都市的人口數目首次超越了鄉村人口。在二○三○年之前,已開發國家的城市人口將成長百分之二十;而開發中國家的人口將快速膨脹至現有人口的兩倍,城市所佔用的土地面積將是現有面積的三倍。

此一變革的影響令人焦慮而且有許多的未知數。因都市通常是污染、疾病及犯罪的集散地,但都市也是聚集人口,促進社會互動,助長創新發明的所在地。.城市能夠有效率地提供居住者能源、教育或是醫療照顧的基本所需。

城市統計數據

貝騰科與他的同事廣泛蒐集了美國、歐洲以及中國城市的各類統計數據,來進行都市成長的模式建構。這些數據包含源於城市的新專利,每一住戶的水電用量,將這些住戶聯繫起來需要佈設電纜的總長度,以及愛滋病病例等等的數字。

倫敦大學學院的都市計畫專家巴帝 (M. Batty)說,「在大一點的城市中,你得用跑的才能保持在原點。」

他們接著以資源消費與人口成場的理論模式,來明瞭城市是如何的成長。貝騰科與他的同事發現,如果一個城市的人口成長,主要是受基礎建設結構(如電力網路的架設)的刺激而產生,那麼必會達到人口成長最終的極限。但若一個城市的人口成長主要是因個人的需求(如尋求居家住所)所激發,那麼此一城市可能會有指數性的人口成長。

另外,若一個城市的人口成長主要是因發明創新所推動,而且這個城市能持續增加創新的速度,那麼在理論上來說,這樣的城市可以無限地成長。 貝騰科與他的同事指出,紐約就是依循第三種成長模式的代表。

實際上,典型的城市發展是依循著暴漲暴落的循環模式,加速的成長後緊接著是劇烈的人口數目墜落。.依照貝騰科的說法,這是因城市在快速成長後居住成本過高,有過多的城市犯罪,也過度的擁擠,然後人們就開始搬離這樣的城市。此時城市得到喘一口氣機會,然後再開始一個新的成長循環。

貝騰科所說的城市喘息, 就是都市計畫師所謂的都市衰敗。以紐約為例,紐約在一九六○與七○年代經歷了歷史上最大的擴張,但到了一九七○年代後期,由於惡劣的居住環境,迫使許多區域的都市人口往外遷移,導致紐約的快速衰退。
然而,紐約市並沒有因此就壽終正寢。紐約市的經濟之後再度復甦,現今它的經濟規模比印度或巴西整個國家都要大。

不停止的擴張

此項研究的結果,可以作為尋求保持都市興盛,避免都市衰敗的都市計畫師一個行動方案的參考。任何城市若想在發展的跑步機上持續走下去,可能得加速城市的創新發明與社會互動。曾經與此研究團隊合作過的人類學家,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范德路(Sander van der Leeuw)認為,城市應專注於建設如大學或文化中心等類似的機構,以利於城市人的互動與意見思想交流。

但另一方面,社會趨勢並非一成不變的,在有了網際網路之後,人類或許可以不需擠在一起,也能達到社會網路互動的效果,不過當前我們的文化尚未發展至這個階段。

貝騰科的研究團隊尚未針對都市化對環境的影響進行評估,現在世界上的城市快速成長,這是一個值得關切的重要議題。

縱然如此,現有的數學模式將可以回答經濟學家辯論了幾十年的問題,也為某些直覺觀察的現象,提出了說明。倫敦大學學院的都市計畫專家,也是此項研究作者之一的巴帝 (M. Batty)就說:「我住過不同規模的城市, 在大一點的城市中,你真的可以感覺到得用跑的才能保持在原點。」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五期】2007.05.01

« 向傳統靠攏的英國醫療教育∣回首頁∣社論:知識再出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