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傳統靠攏的英國醫療教育

學術文化 05/01/2007

近十年來,英國有幾所大學在主管機關同意之下開設另類療法學位課程,引發學界論辯。批評者認為,另類療法違反科學,學習另類療法能獲得科學學位,非常荒謬。

學校該不該在科學課程中講授與演化論不同的智慧創生學說,是美國教育界一大爭議。(請參閱《知識通訊評論》四十四期〈當科學碰上神學〉)英國學術界最近也在討論被學者視為「偽科學」的同類療法,能否進入大學殿堂成為科學的地位。

過去十年間,有幾所英國大學開始頒授另類醫學的科學學位(理學士學位),其中有六所大學開設了同類療法學士班。同類醫療的作法,是將藥劑稀釋到幾乎沒有任何分子存留,再讓病患使用。

最近有些科學家認為,這種學士課程賦予同類療法與同類醫療人員一種虛假的科學地位。這些科學家也計畫動員各界力量,要求主管機關把「同類療法科學學位」中的「科學」除掉。

許多科學家與支持實證醫學的人認為,將同類療法定位成一種科學並不適當。他們說,沒有證據能說明同類療法的真正療效,可以確定同類療法的運作原理並不科學。

過去幾年來,科學家針對另類療法做過許多精密而有系統的檢驗,但是只有少數實驗能夠提出有利於同類療法的結論,參與實驗的學者都表示:實驗結果欠缺說服力。

有少數幾個研究顯示同類療法沒有用處,只有一篇研究報告顯示同類療法確實有效。不過,這篇論文出版之後,雖然被許多同類療法從業人員引用宣傳,卻也有許多學者批評它的研究方法有漏洞。

但是在那幾所大學授課的同類療法專家說,他們教導學生科學原理,也教學生從批判的角度分析科學證據,教學內容非常科學。

外人要深入瞭解這些另類醫學課程的教學內容,並不容易。倫敦醫師兼記者高達可(Ben Goldacre)經常撰文批判同類療法。他說,有些學校拒絕提供課程教材給他參考,「我簡直無法想像他們的教材內容,我想這些老師可能會教學生只承認自己偏好的研究證據。這太離譜了。」

倫敦大學學院藥理學家柯奎恩(David Colquhoun)也有同樣看法,他曾向這些提供同類療法課程的學校索取教材,卻遭到拒絕,現在他要借助資訊公開法規的力量再試一次。截稿之前,中央蘭開夏大學與索爾福大學都拒絕接受《自然》雜誌的訪問,也不願公開校內同類療法課程的教學細節。

只有倫敦的西敏寺大學願意說明他們的教學內容。該校互補醫療學系系主任伊賽柏(Brian Isbell)表示,另類療法的科學學位很科學,在西敏寺大學攻讀另類療法的學生,都得研習傳統衛生科學的疾病模型,將來進入醫護體系工作,才能「安全而有效」。

伊賽柏指出,系上規定學生要做研究,對科學文獻提出批判。學生也要讀由同類療法學院(位於魯頓的同類療法專家協會)出版的學術期刊《同類療法》(Homeopathy)。學生的參考書單中,也包含最近發表的批判同類療法的論文,以及執行與評鑑醫學研究的工作指南。

課程中還有一個作業,要學生評論一篇論文。這篇論文旨在評估布里斯托一所醫院的慢性疾病患者在接受同類療法後健康改善的情形。研究顯示,六千五百位病患中,接近四分之三表示健康有改善。

這篇論文才發表,就引來新聞媒體大幅報導,但是有學者批判論文的研究方法。藥理學家柯奎恩就表示,這個實驗缺少控制組,就連同類療法有沒有安慰患者的效果,都無法證實。

這樣一來,學生該怎麼評論這篇論文呢?如果學生說這篇論文根本無法證實同類療法的療效,老師是不是該給他滿分?
伊賽柏說,其實不然。他強調,就是因為這篇論文的研究方法引發爭議,老師才要選這篇文章。學生可以趁機討論缺乏控制組所造成的問題,也可以動腦思考如何改善這個研究。

但是伊賽柏說,布里斯托醫院的研究人員仍然收集了許多有用的「測量結果」,也就是多位患者針對身體健康改善情形的自述,「這種研究方法也許不如其他方法準確有效,但是它也是瞭解全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對於支持實證醫學的人來說,雙盲隨機臨床試驗(醫師與患者雙方都不知道哪一個患者吃了真的藥物,哪一個只吃了安慰劑)是取得證據的最佳方式。政府機關考量用藥安全時,也常常參考這類雙盲隨機實驗的結論。不過,在同類醫療人員眼中,雙盲隨機實驗有一個嚴重缺陷。

同類療法專業人員接觸病人的時候,習慣詢問病人一些疾病症狀之外的問題,以瞭解病人日常生活的其他層面,好比病人是否感到壓力或心情沮喪。

這種針對病人生活情況採取不同療法的問診方式,所需時間比一般公家醫院家庭醫師問診的十幾分鐘要長許多。同類療法專家指出,他們的醫療方式強調人際互動,這樣不僅能設計符合個人需求的藥方,也可以取得病患的信任。

同類醫療專家說,如果病人知道自己可能吃到安慰劑,病人對醫者的信任可能會瓦解。

目前在雪菲爾大學研究同類療法的同類療法專家的雷爾頓(Clare Relton)參與過一個檢驗慢性疲勞同類療法的臨床實驗。她說:「我發現,要建立同類療法治療成效的因果關係相當困難。」

雷爾頓表示,同類療法是科學的,但是由於同類療法涉及醫病之間的信任,雙盲實驗不是測量同類療法療效的最佳手段。因此她與其他同業偏好「比較質化」的研究方法,好比個案分析或直接比較不同的治療方式。他們認為這種研究方法能產生同類療法確實有效果的充足證據。

不過,在舊金山加州大學指導醫科學生互補療法的休斯(Ellen Hughes)說:「我相信雙盲式、安慰劑控制、隨機性的臨床實驗才能正確評判同類療法的療效,而且學者應該使用這種方法。」

休斯也坦承,正因為同類療法太注重符合患者個人需求的治療方式,要設計一個合適的療效評估實驗,有許多困難。
對實證醫學的擁護者來說,休斯的說法等於承認同類療法沒有實效,其效果只是體貼患者的從業人員製造的一種安慰假象。批評者認為,如果同類療法一失去患者與醫療人員的認同,療效就會消失,那麼它的療效與同類醫療藥物的實際成分也沒有關係。

同類醫療人員反對這種論調,他們堅稱,無論進行治療的人怎樣,這種療法都一樣有效果。問題是,同類醫療人員既然已經排除了雙盲隨機檢測這種科學家最能接受的檢驗方式,他們真正說服科學家的機會也顯得渺茫。

舉例來說,一九八八年,法國醫學專家班沃尼斯特(Jacques Benveniste)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他說,人類血液中有一種會引發人體過敏原的嗜鹼白血球(Basophils),若將這種嗜鹼白血球放在水中充分稀釋,達到完全不含這種分子的程度,水中仍會保有引發身體的過敏原,這顯示水對於其中曾經存在的抗體,保有某種記憶。

雖然這篇討論「水的記憶」的論文經過多次審核登上自然雜誌,許多同類療法從業人員也把這篇論文當作「科學研究證實同類療法確實有療效」的關鍵報告,由於後續的實驗都無法成功複製班沃尼斯特的研究結果,《自然》雜誌專欄作家波爾(Philip Ball)等人對這個研究結果的真實性仍持懷疑態度。

其實,在法國與德國,同類療法都很普遍,法、德的大學醫學院會把同類療法當作課程的一小部分教授學生,學校也沒有把這種療法當成科學,大部分的學者也贊同這種作法。

但是在英國,過去十年來,另類醫療的理學士學位不斷增加。這些學位課程大都來自成立比較晚、重視職業培訓而非學術訓練的院校。過去十五年間英國政府推動高等教育機會均等政策,這些原本不是大學的學校,也得到了大學的地位。
要在近期之內更改這些同類療法科學學位的「科學」名稱,恐怕相當困難。有權力促使這些大學修改課程的幾個單位,對這個爭議顯然沒有什麼興趣。

代表英國高等教育機構的單位「Universities UK」說,他們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大學要怎麼定位旗下的學位課程,該由大學自己作主。

英國高等教育品質保證署(QAA)是負責監督大學學術標準的單位,但是他們認為他們不應該涉入「何為科學」的爭論,因為大學院校有權力設置自己的學位課程。

《自然》雜誌曾請西敏寺、中央蘭開夏、索爾福等大學對於同類療法成為科學學位是否合宜的爭論提出正式答覆,但是三所學校都不予置評。

◎本期同類醫療爭議知識專題相關文章
.牛頓家鄉的科學戰爭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五期】2007.05.01

« 恐龍是誰找到的?∣回首頁∣住在大都市的好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