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是誰找到的?

知識新知 05/01/2007

在克羅埃西亞找到的蜥腳類恐龍足跡,卻引起古生物學家的地盤之爭。

一篇有關克羅埃西亞恐龍足跡的論文,揭露了地殼移動造成巴爾幹半島的形成,也啟動現今大陸板塊的碰撞;但帶來的疑問是,古生物學家是否有權阻止別人發表論文討論他們所發現遺址中的事物。

二○○四年位於薩格勒布的克羅埃西亞自然歷史博物館團隊,在赫瓦爾島發現了這個大約九千五百萬年以前由大型蜥腳類動物留下的足跡,這個團隊是由加拿大阿爾伯他大學的考威爾(Michael Caldwell)領導,博物館對新聞界宣布了這個發現,但是研究人員在科學刊物發表他們的研究之前,一個來自薩格勒布大學的競爭團隊逕自前往遺跡,並發表了一篇有關於足跡報告的論文,這篇論文並未給予發現團隊的功勞應有的認定,考威爾大怒並要求撤回這篇論文。

這篇引起爭議的論文刊登在去年十二月《白堊紀研究》期刊,領銜作者為古生物學家梅茲卡(Aleksandar Mezga),共同署名的有他的三名克羅埃西亞同事與一位瑞士研究者。

考威爾認為這次出版等於是「智慧的剽竊」,因為沒有他團隊的發現,就不可能有論文的發表。考威爾在克羅埃西亞的同事拒絕對《自然》雜誌發言,但是由考威爾傳來的電子郵件指出,他們支持他的聲明。譬如,一位與考威爾共事的克羅埃亞沉積學者,於二月間得知論文這回事時寫道:「我大吃一驚,我未察覺到我薩格勒布的同事會有這樣的…行為。」

梅茲卡堅持他與他的團隊沒有做錯事情,他告訴自然雜誌,「每一個字…都是我們智慧財產。」因為遺跡的研究沒有發表過任何東西,梅茲卡說,他認為報導是開放的,但他承認從來沒有跟發現團隊討論過這個議題。

《白堊紀研究》期刊總編輯,也是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研究員巴頓(David Batten)在論文發表時告訴《自然》雜誌,期刊正在考慮考威爾撤回這篇論文的要求,但美國脊椎動物化石學會主席白吉利(Catherine Badgely)表示,這樣的撤回非常少見,她指出,依據資料,考古學家遺址被侵吞的例子很少,但是她對討論這個議題的表示歡迎,「把話說明了總是件好事。」

這個案例中,長脖子的草食蜥腳類動物的足跡被認為是雷龍所留下,此一足跡讓我們更能了解大約一億年前地殼板塊的移動,現為非洲的板陸塊曾經往北移動撞及歐亞大陸,推擠或隱沒的地質結構交錯,形成現在的巴爾幹國家。

這是此一地區最古老的恐龍足跡,但是也代表在一個稱之為亞得里亞-第拿里碳酸鹽地台的地質學平原,九千四百萬年前沉入海底之前,所有的最晚生命跡象。這個發現為當時其他那些陸塊的相連接,提供了重要線索。

考威爾和他的同事所探勘的赫瓦爾岩岸,在面積大約為六十五平方公尺地面上,偶然發現了十個腳印,每個足跡長約三十公分左右。

博物館宣布這樣的發現是很平常的事,赫瓦爾遺址招來大量新聞報導,數個月之內,第二個薩格勒布團隊已開始在這個遺址上工作,他們帶著恐龍足跡專家,也是瑞士國家歷史博物館長的梅爾(Christian Meyer)。《自然》雜誌與他聯絡時,梅爾拒絕評論發現團隊對遺址的權利,但是二月發給考威爾的電子郵件中,他說他的同事告訴他,沒有其他人在研究這些足跡。

事實上考威爾的團隊在分析極小的浮游生物化石,以精確計算足跡的年代,可是當樣本由克羅埃西亞運送到艾德蒙頓時,被航空公司誤置了六個月之久,使得研究為之延後。

《白堊紀研究》期刊論文的審查者意大利古生物學家瓦契亞(Fabio Dalla Vecchia)說,他向期刊指出過,論文作者必須提出發現足跡者的功勞,但結果卻沒提功勞。(期刊承認接到要求,但是誤會其意)。瓦契亞說,他在克羅埃西亞的經驗是,那裡的團隊都彼此互幹。

考威爾說,他為事情如此發展感到悲傷。他說,對克羅埃西亞的研究來說,這本來應該是很好的一件事。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五期】2007.05.01

« 美國何以在亞洲輸給中國∣回首頁∣向傳統靠攏的英國醫療教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