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何以在亞洲輸給中國

國際情勢 05/01/2007

四月三十日出版的美國《新聞週刊》有篇文章說,美國在亞洲輸了另一場戰爭,那是指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已輸予中國。它的結論是美國亞洲政策存在的問題不在於布希政府的錯誤,而是美國政治制度所致。國會心胸狹窄,具有保護主義的情緒,不大可能看到達成貿易協定,提供外援以及大幅增加與越南這種重要國家接觸的必要性。

這樣的看法對嗎?也許有一點道理,但那卻絕對不是輸給中國的主要理由,甚至忽略了美國在亞洲不受歡迎的最大原因。

最大原因也就是美國布希政府推行的干涉主義的外交政策。

亞洲國家在民主化問題上一直是落後的,但這是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特殊情況造成的。亞洲國家也許除日本之外,或多或少受到過西方列強的欺凌,乃至殖民統治,欺凌與統治都是靠獨裁進行的,亞洲人兩個世紀以來都是在被壓迫中生活的,他們習慣於被統治,亞洲民主歷史實在是太短了,大約在二戰之後方有點眉目。

西方殖民主義撤退,使亞洲人有了舒口氣的機會。但是,接著而來的是東西冷戰的開始,這些國家剛從殖民及壓迫中獨立想走上民主之路時,又被夾入東西冷戰之中,美國與共產主義在亞洲爭雄,共產主義之下當然缺乏民主,只要對黨忠心就是了,靠向共產陣營的國家便放棄了民主,而靠向美國的呢?美國只希望這些國家有鞏固的團結反共,政治是否民主並不是優先考慮的,所以在美國支持的國家中幾乎都是獨裁統治的,南韓的李承晚、台灣的蔣介石、泰國的鑾披文、印尼的蘇哈托、菲律賓的馬可仕。他們的反共決心是無可置疑的,但不實行民主政治卻也是鐵的事實。

當冷戰結束之後,共產主義不再是美國的威脅之後,美國的外交政策突然轉向了,因為它要直接控制這些國家,不再是利用獨裁者做代理統治者,而是要以美式的民主制度來使這些國家皈依,一切獨裁者都在美國的策動之下垮台了,美國在許多國家中培植出反對勢力,向獨裁政權挑戰,幾乎都成功了。

但是,亞洲國家的民主與美國想的民主並不同。美國想的民主是:美國文化力量、經濟力量直接佔領這些國家,而不僅只是培植個親美的民主政黨而已。然而,經濟及文化的侵入卻不是當地人民所能完全接受的,由人民的不完全接受,當權的政黨為了選票穩當,便不敢聽美國的支使。

這情形使美國認為亞洲國家的民主是半吊子民主,仍非徹底貫徹不可,但美國又有什麼力量來貫徹呢?靠帝國主義式的武力固然辦不到,靠金錢的誘惑又缺乏這個實力,於是美國與亞洲國家之間除了與日本之外,都處於近而不親的狀況中。

而美國除了這個宏圖之外,另外一個目標是想使亞洲國家認同美國,在外交戰略上形成牽制中國的形勢,因為中國是美國心目中最缺乏美式民主的國家,雖然它已成氣候,美國不得不遷就,但卻無時不想讓共黨政權垮掉。只不過,美國能給這些國家什麼利益,方可使他們親美疏中呢?美國雙手空空,美國後來找到一個出手法,那就是「反恐」,利用這個題目與亞洲國家套近乎,譬如利用它與菲律賓有了些新關係,與印尼有了些新關係,但這遠遠不足。

亞洲一場金融危機,美國幾乎是束手旁觀,這已使亞洲國家覺醒。再評價美國在亞洲的利基,美國的一些利基仍只是如何維持其在亞洲的巨大影響力不受中國的挑戰,但在這方面,美國稟於付出,卻要大有收成。

另外一方面,中國近年來的表現卻與以往大不相同,其一是在政治上並無圖謀,絕對不干預其他國家的內政,東南亞國協份子複雜,但中國與他們一律交好,甚至連多年反中的印尼,現在也化敵為友了。這些國家不再相信中國會顛覆他們的政權,但美國就不一樣了,一個緬甸便使美國容忍不了。

其二是在經濟上中國寧可吃虧,訂定自由貿易協定,明明是利益吃虧,但卻敢為。這就不是美國所能比,而在金融危機中自甘犧牲,便使東協刮目相看。

美國侵略伊拉克,目的是要在中東推行其民主價值,對付伊朗也是這種想法,這對向來對「干涉主義」有恐懼症的亞洲來說是心驚膽戰的。霸權的影子,使亞洲十分不安,而中國卻在聯合國及國際其他事務上進行「反霸」,亞洲國家看起來美國所宣傳的中國要在亞洲稱霸的說法顯的軟弱無力。

《新聞周刊》引述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話倒大有意思。他說,「許多亞洲國家的態度是:中國要在這裏存在兩千年,而美國今天在這裏,但是可能會走掉」,這就是說,美國可以為利益而來,也可以為利益而去,不是可靠的朋友。事實也如此,美國在冷戰前後對亞洲國家的態度便截然不同。於是,亞洲國家寧可相信跑不掉的中國,而不相信隨時拔腿的美國了,這是輸掉的背景之一,能說布希政府毫不負輸盤的責任嗎?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五十五期】2007.05.01

« 不搭調:為何我們的世界不再適合我們的身體∣回首頁∣恐龍是誰找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