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研究的灰色地帶

專題報導 02/16/2007

對於動物研究,許多科學家的看法都略有不同,但我們卻鮮少聽聞箇中歧異。

英國《衛報》 (The Guardian) 的讀者,在讀到一篇由神經科學家兼報社記者派蒂塞曼 (Sophie Petit-Zeman) 撰寫,解釋素食主義者的她如何進行活體解剖的文章時,都會大吃一驚。不過他們大吃一驚的原因,可不會每個人都一樣。

如同《自然》雜誌對服務於生物醫學科學領域的讀者,所進行的民意調查揭露的,許多研究動物的科學家對此考量複雜,但他們通常不太願意,或沒人鼓勵他們表達這些感覺。他們有些人是因為對動物權益激進份子避之唯恐不及,有些則是對這個討論氣氛兩極化的議題敬而遠之。

那麼這些研究者是怎麼解決這其中的道德難題呢?《自然》雜誌發現,雖然一般來說研究者諱莫如深,不過還是有想要大暢其言的;很快地他們就發現,每個研究者都有他自己的一套道德系統,但是過度簡化的黑白辯論,使得彼此溝通、冷靜對談顯得難上加難。

讓我們聽聽其中幾位的意見。服務於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主持一個靈長類幼兒實驗室的柏巴赫 (Tom Burbacher) ,願意公開談論他跟人類健康有關的研究內容,但並不想為動物研究整個領域做辯護,認為談論如此巨大的抽象概念,只是在浪費時間。

柏巴賀大學時就接觸毒物學,從那時開始,他就在研究動物了。他說他有一項研究,要從動物出生開始就追蹤研究,直到牠們二十多歲為止;他伴隨這些動物一起成長,然後牠們卻被殺掉,這對他來說並不好過。

柏巴賀並不羞於承認,研究動物確實會引起情緒哀愁。他說這份哀愁有兩層意義:一是它有時讓人心神耗弱,曾有過幾次他因此考慮離開這行;但倘若動物之死是驟來驟去的急性壓力,那麼動物權益運動人士可就算是折騰人的慢性壓力了。

細微之處

加拿大溫哥華卑詩大學動物照顧中心主任哈維克拉克 (Chris Harvey-Clark) ,每天要接觸的形形色色的動物更多,從海獅、蜂雀到轉殖基因鼠不一而足。哈維克拉克跟許多擔任類似職務的人一樣,曾經是開業獸醫,對動物仍然關愛有加。他說他對於動物中心裡負責照顧的這些動物,感覺比對他過去老顧客的寵物還要親;面對這些動物終將難逃一死的命運,哈維克拉克必須努力保持人性與同理心。他問道,你要怎麼繼續關懷動物,卻不會受到你實際上在利用牠們的事實煎熬?

答案就在人類與動物之間,長久以來就存在著受苦與死亡的事實:有動物獵殺人類,人類也會屠殺野生跟畜養動物以獲取食物。哈維克拉克點出箇中奧義:若是沒有畜牧背景,你很難理解為何你可以關心動物,又心知肚明牠們會被當作食物,或是供研究資料所用。

「答案就在人類與動物之間,長久以來就存在著受苦與死亡的事實:有動物獵殺人類,人類也會屠殺野生跟畜養動物以獲取食物。」 —- 哈維克拉克

許多科學家認同這個觀點,擔任美國聯邦急難管理署災難現場獸醫的奧圖 (Cynthia Otto) 便是其中一位。她曾經照顧過九一一事件中的搜救犬,也去卡崔娜颶風過境後的紐奧良,搜尋居民遺留在那裡的寵物。她會在研究過程中殺死兔子,但也會像獸醫一樣治療寵物兔。她說她也吃肉,她尊重動物所能給予人類的一切;如果她沒有從事任何動物研究,也許就不會大口吃肉,大穿皮草,不過天生萬物以養人,如果沒有多加利用動物能夠給予人類的好處,某方面來說她會覺得不夠敬天。

不過這種論述的精妙之處,不知何故似乎已然佚失。一位從事老鼠研究,但是擔心成為動物權益保護人士的目標,而不願透露身份的英國研究員表示,每次談到動物研究,標準答案就是「這有助於治療癌症」或「這能拯救早產兒」,絕不能說只是出於好奇;動物研究的支持者說,把事情說得盡善盡美就好,所有的研究都會產生療法,所有的實驗都會成功,即使接近捏造事實也沒關係。

暢所欲言

這位研究者也覺得有些科學家做戲做得太扯了,他們會跟你講一套萬年故事,說他們想到實驗中動物所受的折磨,就難過得睡不著覺,但為了治療癌症還是得咬牙做下去。他自己確實也為實驗中所使用的老鼠感到難過,但他晚上照樣睡得著覺;他們在實驗裡已經儘量少用老鼠,盡其所能讓牠們少受折騰。他認為人們被迫把自己描述得像聖人,主要還是因為動物權益運動的緣故。

在動物權益運動歷史最悠久、活動最具破壞性的英國,研究者保持沈默或胡謅的情況最為根深柢固。長久以來都是動物權益激進份子頭號目標,現在執掌英國醫學研究評議會的神經科學家布萊克摩爾 (Colin Blakemore) ,認為緘默不是個好對策,冷漠以對與不願發言會被認為藏有秘密;因此他鼓勵各大學讓研究員自由談論其研究內容,並且支持對動物研究進行更公開的調查。不過布萊克摩爾並不認為動物研究領域裡,藏有很多沒浮上檯面的私密討論,畢竟這不是研究員茶餘飯後會閒聊的那種話題。【本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刊紙本】

◎本期動物實驗與知識專題相關文章
.動物研究的灰色地帶
.殺動物救人類的抉擇
.為什麼非用靈長類不可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四期】2007.02.16

« 有昆蟲巧思的生化機器人 ∣回首頁∣社論:等待台灣的霍華休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