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幽靈」統計學家

知識新知 02/01/2007

科學研究論文的商業利益,在藥廠支持的臨床論文上,最可能產生公信力的爭議問題。

如果科學研究論文是由公司出資進行,帶有商業利益,科學期刊在刊登時,都極其小心,確保見刊時,這項資訊也妥適地公告出來。只是,所有存心不公的潛在資訊都報導了嗎?元月中旬發表的一篇研究顯示,負責消化甚至有時篩選資料的統計學家經常不掛名,以至於他們的影響力無從查詢。

丹麥「科克倫合作組織」(the Cochrane Collaboration)為國家健保進行有系統的檢核工作,其轄下有「北方科克倫中心」(the Nordic Cochrane Centre),位在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主任高士奇(Peter Gøtzsche)與同仁合作,分析四十四件實驗,這些實驗由醫藥界出資、刊登於有同儕評估的各種醫學期刊上。要做醫學研究,必須先提出實驗前計畫,供哥本哈根市及腓特烈斯貝市(Frederiksberg)的道德評審委員會審核;高士奇等人拿那些計畫,跟最後見刊的研究成果,兩相比較。

結果他們發現,卅三件案例中,對研究有「長足貢獻」的人,其名字卻沒見刊於論文上頭;其中卅一例,所謂的「幽露」作者都是統計學家,也就是分析實驗資料的專家。

高士奇等人的研究刊登於《科學醫學公共圖書館》(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Medicine)上,是比較了大量的實驗計畫與其成果,而點明幽靈作者這個問題的頭一篇研究論文。

英國白金漢郡獨立顧問魏格(Liz Wager)曾經替英國「出版品道德委員會」等組織撰寫出版綱領,她表示,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懷疑幽靈作者的問題很猖獗,但一直到最近都沒有人加以評估。她指出,要取得資料,據以進行這類研究,已證明是十分困難。

高士奇等人原先打算替英國的醫學研究進行分析,但律師們加以阻擋,不讓他們取得英國的實驗計畫。

魏格表示,高士奇等人的研究很成功,但結果令人憂心;假如出資贊助的公司,整體參與研究的角色卻被淡化,那麼呈現出來光景就不是實貌。

幕後

作者有收酬勞,但他的姓名並沒列在作者群當中,這種作法最近受到大眾關切。職業作家及編輯公會因此已勾勒出綱領,想阻止這種作法。高士奇表示,不止如此,統計學家的名字沒列入作者表列,也會造成問題。

高士奇表示,大家可能會認為,閱讀製藥公司聘僱的人寫作的論文,真是浪費時間;但是,要是論文有匿而不宣的作者,你想不讀到製藥公司加工的論文,都做不到。此外,舉例來說,一家公司可能委聘超然、學術界的專家去蒐集資料,但接下來卻由公司自己的員工擔任統計工作,而該員工卻不掛名。

高士奇表示,醫生進行臨床實驗期間蒐集而來的資訊,該如何分析,比如怎麼解讀醫生為特殊病人寫的註記,都是由統計人員下重大決定的,想到這一點,格外令人擔憂。

高士在論文中寫道:「既然做出這麼多判斷,還有那麼多統計手法可以運用,那麼可以說其中的主觀性一定不少。」

正因如此,影響力廣大的《美國醫學會期刊》(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二○○五年制定新要求,各公司要是想刊登臨床實驗結果,而資料是由公司聘請的統計學家分析的,那麼必須再由獨立的統計學家進行分析,接下來期刊才會刊登實驗的結果。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三期】2007.02.01

« 光陰的故事 ∣回首頁∣都是學術惹的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