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的故事

知識新知 02/01/2007

英國可能立法,把鐘表時間往前撥挪,此舉可能改變倫敦的「時光」景貌。

元月廿六日,英國國會即將票決,決定是否要揚棄英國最珍愛的遺產之一:格林威治標準時間(Greenwich Mean Time);那是長久以來,世界所有鐘表都憑以對準時間的標準。依提案內容,英國人可能得把自己的鐘表往前挪一小時,讓他們的時間,跟歐洲大陸其它地方的一樣,而不再使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

要是法案通過,那麼這項作法,會讓全英國多出一個鐘頭的白天時間,再進入夜晚。支持者主張,法案可以減少車輛交通事故,一年可以拯救百多條性命,減少全國用電量,而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數量,大約相當於七萬人一年的排放量。

英國人的鐘表,每年春季仍要挪前一小時,而在秋季撥回來;自從一九一六年起,英國採用「英倫夏令時間」(British Summer Time),幾乎年年都那麼做。而依新的構想,設定鐘表時間,在冬季比格林威治要早一小時,而夏日則早兩小時,這種生活規律,叫「單雙夏令時間」(single-double summer time),實驗期為三年。

但鑑諸英國歷史,如此乍看之下很單純的的變革,要想做到並不容易。一九六○年代末期也做過類似實驗,結果失敗告終,原因是為人父母的抱怨小孩必須摸黑上學,農人跟其他戶外工作者也嘟囔不已。

能源專家表示,想計算出這麼做,對自然環境真正有多少好處,其實很不容易。美國公民今年夏天會比較長,三月十一日起便把時針挪前,這比起往常,要早三個星期。美國政治人物聲稱,如此全國每天可以省下十萬桶原油,但真正結果會怎樣,要等這項計畫實現,蒐集詳細數據,才能了解使用能源出現了哪些變化。

英美兩國的政策,都是把目前的「夏令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saving time, DST)實施範圍擴大;大約估計,世界有七十個國家實施夏令時間,幾乎全在溫帶地區。夏令時間是指日照很長的夏季裡,大家把計時器挪前一小時,黎明薄暮,因此多出一小時的日照才入夜。等到冬季將至,再把計時器後挪回來,以便大家在清晨醒來,天不至於那麼黑。

但是,英國劍橋大學研究創新之舉的學者加恩茜(Elizabeth Garnsey)評估過提案中,英國時間系統改變後,可能帶來什麼影響,她表示,夏季時間可以進一步推展;世界各國才開始了解,原來他們以往的日光節約政策,其實沒能真的多利用到日照。

加恩茜表示,再把計時器挪前一小時,好處多多。傍晚因此不必點燈而省下的錢,一年大約九億五千七百萬美元,還減少排出十七萬噸的二氧化碳。本提案的支持者初步估算,照明需求方面,家用減少輕微,約百分之零點八,而商業用電開支則可望減少百分之四,原因是更多工作在白天完成。另外,因為傍晚也是用電需求的高峰時間,工作於英國「國家網格」(National Grid)、協調全國供電的專家們預測,如此同時必須動用的電廠就會減少,發電效能較差的,就可以減少運作。

然而,麻煩點在於佐證這些數據的科學,充其量只能說還不周延。加恩茜跟她的同儕提出計算結果,只比對了每年夏令時間改變前後幾個星期內,能源的消耗量,而每年日照時間的逐步變化,使得想比較正常時間相對於夏令時間的全年能源使用,就十分的困難。另外,全年實施的效果如何,也很難說。加恩茜承認,目前世界各地都還沒有窮盡心力,對此加以研究;至於二氧化碳排放方面,她也不敢打包票說大家真的了解了什麼。只是,每年春秋兩季,電力浪費的情形的確很可觀。

另一種支持挪前計時器的主張,是估計說可以拯救生命,不死於交通事故。前英國科學部長山斯貝瑞(Lord Sainsbury)爵士便宣稱,以前的實驗,也就是一九六八到一九七一年,英國把時間前挪,比格林威治時間早一小時,那時平均一年可以減少一百四十個車禍喪生的人。加恩茜表示,總計起來,過去二十五年冬季還緊守格林威治時間,結果是近五千人橫死,毫無必要。她指出,這個因素應可讓大家下定決心。

其他人指出,調整時間,年輕人跟老年人可以入夜後,有更多機會去做戶外活動,而且對企業也有好處,因為與歐洲大陸時間同步。支持英國調整時間的國會議員田耀(Tim Yeo)便表示,幾乎所有人的生活品質都會有所改善。

但稍早進行的實驗,了解日光節約而引起的變化,其結果並不支持那種說法。澳洲在二○○○年進行實驗,提前啟動夏令時間,想節省能源。但是,當年夏季奧運的主辦城市雪梨,其能源消耗量並沒真的下降,所以該項時間變革,便沒有繼續實施。

另外,消耗能源而言最大的兩個開發中國家印度與中國,即便兩國都幅員遼闊,並沒實行夏令時間。尤其是中國,跨越四個時區,但整個國境實施單一時間,全年如此。

在美國,國會去年已批准調動夏令時間。也就是說,計時器在三月就調前一小時,而非以前的四月,而撥回正常的時間變成十一月,而非以往的十月。這項變化,讓美國人的夏令時間再多出四星期,也是一九六六年以來,第一次改變。加拿大大部分地區也將實行相同的時制改變。

與此同時,英國的法案會有什麼結果,猶在未定之數。支持本案聲望最高的田耀隸屬反對黨保守黨,而工黨政府已表示,拒絕為本案加持。倫敦「政策研究院」(the Policy Studies Institute)榮譽學人希爾曼(Mayer Hillman)認為,目前關注點毋寧是在政治,爭取民眾支持度,而不在政策好或不好。一九八八年以來,他一直呼籲英國採納單雙夏令時間。話雖如此,他指出,傍晚時分光線較明亮,可以收到減少交通事故的功效,但大家普遍有個揮之不去的迷思,認為把鐘表時間前挪更危險,原因在英國引入夏令時間制度之後,清晨提早,交通事故小幅增加。他表示,這一點誠令人不可思議。

另外,有人懷疑說,白天時間到底幾個小時,對大家的行為,是不是真會造成什麼改變。一項針對兩萬一千多名德國人進行的新研究指出,至少在鄉下地區,人們雖因地理位置不同,但是自然而然地隨著日照時數的變化而調整作息;日升日落,起床睡覺,不管牆上時鐘指的是什麼時間。

假如英美兩國的方案證明很成功,那麼分析人員接下來要回答「正確設定計時器有多重要」之類的問題,就比較能侃侃而談了。加恩茜表示,隆冬方深,可能見不著有什麼真正的好處,但是,本實驗有其必要的原因,乃是在取得正確資訊。對於「大家可能節省多少能源」這個問題,還沒被廣泛的分析。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三期】2007.02.01

« 二○○六年網路遊戲收入近六十億人民幣∣回首頁∣看不見的「幽靈」統計學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