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內戰與石油武器

國際情勢 02/01/2007

二○○六年國際間已經夠亂的了,二○○七年的趨勢可能更亂,其一是內戰更熾,其二是能源爭奪更是甚。

內戰的最大目標當然仍是伊拉克,無論美國政府及伊拉克政府如何否認,事實是武裝衝突越來越嚴重,美軍的傷亡固然在增加,伊拉克人因內戰不停,死的更多。美國布希政府一方面不承認伊拉克內戰,另一方面卻增兵二萬人,企圖平伏衝突,但這衝突是什葉派與遜尼派的內戰,其他恐怖行動只是兩派內戰的孳生,美國將如何平伏法?助遜尼抗什葉?還是幫什葉壓遜尼?無論怎樣做,只有使事態更嚴重而已。伊朗是什葉大本營當然會支持什葉,海灣阿拉伯國家則同情遜尼,美國其先將寶都押在什葉方面,現在又企圖安撫遜尼,大家都希望內戰能停止,但可見的將來,絕難如願。

巴勒斯坦的內戰不是教派衝突而是路線衝突,從前執政的巴解(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對以色列的立場較為溫和,但也不可能真的與以色列和解,但卻傾向西方的指導性和解路線,而新執政的哈瑪斯(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陣線)則不但不承認以色列,也拒絕西方斡旋的路線。於是發生衝突,演變成流血戰鬥,美以與阿拉伯許多國家的政府支持巴解,但阿拉伯人民當中卻支持哈瑪斯為多,兩個派別各有其武裝民兵,上層雖然不斷和談,底下戰鬥則不絕。而美國政策是支持巴解壓制哈瑪斯,這是一場頗難分出勝負的戰鬥,是纏鬥,很難有徹底解決的可能,去年如此,今年也不會緩和。

黎巴嫩目前是親西方的派別主政,敘利亞在黎巴嫩駐軍時期,安定局面倒也能維持,但自美國策動驅走敘軍後,真主黨趁機大動,引發了一場對以戰鬥,美國原想由以色列出手消滅真主黨,但事與願違,不但未能消滅,反而使真主黨聲勢大振,黎巴嫩反對派結合要推翻現政府,真主黨在旁號召,這些時示威反對一天比一天強烈,政府軍與真主黨支持的武力也不斷衝突,伊朗在背後支持真主黨,西方支持黎政府,雖然還沒有釀成內戰,但內戰的影子已經出現。

阿富汗政府是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軍隊支持之下,去年塔里班捲土重來,阿富汗政府軍抵擋不了,北約的軍隊也不夠,美國與北約說巴基斯坦庇護了塔里班,巴國否認,其實兩者的說法都有道理,事實是巴基斯坦管不到邊境的部落族群,而部落族群庇護塔里班,除非巴基斯坦自己也不惜進行一場內戰,消剿邊境部落,否則這狀況改變不了,北約已說部隊不夠,可見情況未來只有惡化而難改善。

最近戰鬥激烈的是索馬利亞,這內戰已搞了一段時期,由軍閥主持的臨時政府與伊斯蘭組織的叛軍作戰,美國想控制索馬利亞,但不便親自出手,便支持衣索匹亞進軍索國,美國也以空軍助戰,這樣大軍力自然不難將叛軍擊退,但問題是叛軍由地面轉為地下,將來游擊恐怖作戰不止,仍舊是索國平民百姓遭殃。

關於能源爭奪,○六年已漸激烈,由於工業大國及新興工業大國的石油天然氣需求有增無減,能源資源便成為爭奪目標,而擁有能源者也在大肆揮舞其能源外交,釀成政治事件。

東歐許多國家過去仰賴俄羅斯的石油天然氣,但他們又與歐盟接近,這使過去以廉價供給的俄羅斯很不是滋味,於是對烏克蘭、喬治亞、白俄羅斯等國家提高出售價格,引發這些國家的抗議,白俄羅斯甚至截斷過境的輸油氣管道,以報復、間接影響了對西歐的供給,幾經交涉妥協,暫時方使爭執平息,但這只是權宜,到今年冬季時,問題又將產生,這些國家的能源需求有增無減,俄國的能源武器便不會不揮舞。

中國與日本都缺油,都在伊朗投資油田,以保障來源,然而美國與歐洲杯葛伊朗,要經濟制裁,日本不敢不卻步,中國卻不願放棄機會,所以在伊朗核子問題上與俄羅斯一致反對美歐在安理會提出的嚴格制裁案,而伊朗利用石油恫嚇,聲稱必要時將停止輸出,這將使國際供需緊張,國際油價上漲,全球都蒙受損失。

另外一個動用石油武器的是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他將石油生產收歸國有,利用石油利益在拉丁美洲廣結善緣,組成一個反美陣線,他要用石油經濟力量組成「解放基金」,以此幫助拉丁美洲國家,野心很大,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絕對反美,但美國進口石油卻有相當數量來自委國,不敢過份對查維茲對敵,拉丁美洲近來每逢選舉都是左派勝利,再有查維茲拉攏,儼然成了反美大合唱,美國真是後院失火卻又無可奈何。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三期】2007.02.01

« 周期表:它的故事和重要性∣回首頁∣ 二○○六年網路遊戲收入近六十億人民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