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人生遊戲?

專題報導 01/16/2007

操弄社會傳統上向來是政治家跟眾神的專利,不過現今虛擬世界的蓬勃發展,是否也給予社會科學家及經濟學家參與其中的機會?

比起甜言蜜語的民主制度,冷酷無情的獨裁統治會不會是治理國家更好的方式?如果所有財產都被沒收,人們會不會反而更為快樂?通貨膨脹率要是高達百分之一百,經濟體系說不定會更加健全?

我們當然知道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北韓金正日的統治粗暴不堪;超通貨膨脹讓辛巴威土崩瓦解;而歷史告訴我們,竊奪他人土地會導致戰爭而非快樂。以史為鑑,我們可以充滿自信地斷言:這些提議都蠢透了。

然而實驗科學家會怎麼看待這類知識?許多物理學家透過進行實驗、操控條件、記錄結果,以回答問題。他們反覆進行這些步驟,直到徹底瞭解每個變數為止;案例研究是研究過程的起點,而不是終點。物理定律也不僅僅侷限在觀察哪一種研究方法最管用,它們還能夠產生複雜的模型,用以預測未來。

研究方法的不同,並不是在挑剔說社會科學家能力很差,實在是因為社會不是那麼易於接受實驗。如果政府的經濟學家只是為了要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就反覆操弄貨幣政策,他們可不會受歡迎。社會科學家從歷史中學習、做調查、甚至在理想化的條件下,對一小部分的主題進行小規模的實驗。但是他們不能操控他們所研究的整個體系。

「操控線上世界的研究工具,將宣告計算社會科學時代的到來。」—— 卡斯特羅諾瓦

我們來看看偶爾會寫幾本小說,同時也是多人線上遊戲專家的美國布魯明頓市印第安那大學經濟學家卡斯特羅諾瓦 (Edward Castronova) ,充滿野心的願景:創造一個可供實驗的社會。這樣的社會只存在於電腦裡,真人透過他們在這些虛擬世界裡的替身角色,度過他們一部份的生活。

不過卡斯特羅諾瓦可不是只打算要模擬現實生活而已,他跟其他的研究者還想要操弄這些虛擬世界的法則,藉此研究從民主制度到貨幣政策等諸多事物。卡斯特羅諾瓦表示,這樣的研究工具將成為其研究領域的「超級對撞機」,宣告「計算社會科學」 (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 時代的到來。

平行世界

倘若你覺得這聽起來不太可能,請造訪艾澤拉斯 (Azeroth) ,你會發現許多同伴:有超過七百萬人在線上角色扮演遊戲「魔獸世界」 (World of Warcraft) 的虛擬時空裡生活。這套由美國加州爾灣市暴風雪娛樂公司 (Bilzzard Entertainment) 開發出來的遊戲,是一段純然在舞刀弄槍的托爾金式奇幻之旅:玩家解任務、殺怪獸、在過程中積聚虛擬的財富與力量。

儘管如此,艾澤拉斯世界裡的社會,跟我們的現實社會仍有許多共通之處:玩家生產貨物、進行交易;他們彼此合作以達成某些目的,但同時又會報私怨;有些人既一無是處又粗魯不堪,有些人(不過老實說,這種人不是很多)卻會展現利他精神。

在虛擬時空裡,經濟體系四處迸現,起碼表面上彷彿在反映現實世界裡的情況。虛擬世界裡的資本主義,每天大約一萬人造訪的線上世界「第二人生」 (Second Life) 的商場裡最為明顯。「第二人生」的設計者,位於舊金山的林登實驗室 (Linden Lab) ,刻意避開奇幻式的任務,轉而提供使用者構築自身線上經驗所需的工具與虛擬土地。

「第二人生」從二○○三年上線營運開始,就有大學租用其網路空間做為授課之用,大街上的零售商也在遊戲裡設立暢貨中心,玩家的替身角色可以在此理髮,或是購買虛擬溜冰鞋。虛擬世界裡所用的貨幣,如今還有兌換美金的專屬浮動匯率,去年十一月還有名玩家聲稱,她在「第二人生」裡的不動產生意,讓她在現實生活中成為百萬富翁。

在一對一的人際社交層面上,虛擬世界也展現出與現實生活相仿的特性(儘管有許多玩家會選擇像巨大老鼠這樣奇形怪狀的替身角色)。美國加州史丹佛大學的余尼克 (Nick Yee) ,在一篇發表於《網路心理學與行為》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的論文裡指出,有些現實生活裡不成文的社交法則,似乎也跨越到「第二人生」裡,即使溝通方式純粹以文字為主也一樣。舉例來說,男性的替身角色在交談時,彼此站得比女性角色更遠一點,眼神相交的情況也比較少。

倘若這些虛擬社會依循某些現實生活裡的規則,社會科學家能夠有何作為?許多社會科學家想要以生物學家處理培養皿中細胞的方式來進行研究:改個貨幣政策試試看;重新制訂民主規則;逼迫玩家共同工作,或是試著逼他們分開來。

不過社會科學家想要以系統化的方式,在所有其他變數不變的情況下進行干涉,並且確實監控實驗結果。多虧線上遊戲吸引了大批玩家,社會科學家才得以操縱社會本身。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進行過全面性的「超級對撞機」實驗,不過已有一些實驗性的步驟,其結果顯示這個點子有其長處。

地點至上

首先要研究的,是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問題:為什麼某些生意總是選在一些特定地點開張?答案聽起來也很不怎麼樣:因為我們這樣認為,所以它們就選在那裡。對演員跟電影製片來說,電影在好萊塢跟孟買拍攝很合理,所以任何想要進入電影產業的人,都知道該去哪裡尋門路。除了每個與電影產業有關的人都認同這些地點以外,並沒有任何事情強迫電影明星非去這些地方不可,這就是社會科學家所謂的「協調效應」 (coordination effect) 。 【本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刊紙本】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二期】2007.01.16

« 氣候變遷裡的碳交易 ∣回首頁∣社論:《細胞》期刊論文的背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