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裡的碳交易

知識新知 01/16/2007

如果付錢就能請某家公司幫你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那何必改變生活方式?《自然》雜誌研究抵銷碳份排放的方法,是否真能拯救地球。

在德國舉辦的二○○六年世界盃足球賽,將會因為法國隊的席丹 (Zinedine Zidane) 在冠軍戰中頭錘義大利隊的馬特拉齊 (Marco Materazzi) ,為世人永誌難忘。但是就某方面來說,這場史上規模最大的運動盛會,卻是船過水無痕:一般相信它對於地球大氣,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國際足球協會 (FIFA) 表示,他們達成了清除世界盃所造成碳排放痕跡的「綠色進球」 (Green Goal) 目標。據估計,前往德國觀賞比賽的數百萬球迷,製造了大約十萬噸的二氧化碳;因此當地的球賽主辦人員,向贊助商募集了一百二十萬歐元(折合五千一百二十萬台幣)的資金,在自願減量排放交易市場上,購買等量的份額。這筆錢將會挹注於開發中國家的再生能源計畫。

這類的自願減量碳抵銷機制,已愈來愈蔚為風潮:二○一二年將於倫敦舉辦的奧運比賽,聲稱會做到碳中和,而平克佛洛伊德 (Pink Floyd) 與珍珠果醬 (Pearl Jam) 等樂團,也表示演唱會要做到無碳排放。英國的外交官、政府官員、以及許多銀行家跟保險經紀人,據聞都以對氣候無害的方式,飛行穿梭於世界各地。為最近一份氣候變遷成本報告主筆的史騰 (Nicholas Stern) (請參看《知識通訊評論》四十八期〈氣候變遷的經濟代價〉一文),也在努力抵銷他正進行的推廣行程,所製造出來的二氧化碳。

碳份抵銷機制也愈來愈受到家庭、飛機旅客與汽車主人的歡迎。目前在歐洲、澳洲與北美洲,共有大約四十家零售商,提供代客減低碳份排放量的服務;許多旅行社也讓顧客資助世界各地的環保計畫。

這看起來很輕鬆:只要付一點小錢,就可以舒緩我們對地球氣候的罪惡感,還不用改變生活方式。但這樣的抵銷機制當真如它所言,可以減低碳的排放嗎?我們真的可以透過資助其他地方的碳份減量計畫,達到對抗氣候變遷的效果嗎?

這些計畫提供的碳份抵銷量差異極大。光是要計算出必須被抵銷掉的碳份數量,就是一個問題。舉例來說,「英國碳份中和公司」 (British Carbon Neutral Company) 計算出每一名來回倫敦曼谷間旅程的飛機旅客,會製造出二點一公噸的二氧化碳,因此要向旅客徵收三十歐元的碳份抵銷費用;同樣的航班,瑞士的 Myclimate 公司計算結果是三點六公噸,要徵收八十六歐元,而德國的 Atmosfair 公司則算出六點九公噸跟一百三十九歐元。

這些數據會有差異,是因為「英國碳份中和公司」只計算每一名乘客額外排放的二氧化碳量,而其他人則將影響係數乘以二到三,因為飛機的排放物包括一氧化氮、二氧化氮跟凝結尾流,比起地面上的污染者,它們對於雲層、臭氧層與氣候,具有更加錯綜複雜的效應。

趕搭熱潮?

柏林生態研究中心 (Oko-Institut) 排放量交易專家卡默斯 (Martin Cames) 表示,如果要衡量個人的碳份排放痕跡都很困難的話,大公司跟重大活動的舉辦者,幾乎不可能決定要將哪些活動納入計算,也無法在必須產生跟可避免的碳份排放之間,畫出一條清清楚楚的分隔線。這意味著額外的排放量經常遭到低估,舉例來說,生態研究中心幫 FIFA 計算出世界盃的碳份排放痕跡,但簡化了計算過程,只把因為這場盛會增加的額外航班納入計算。

選擇資助計畫是另一個問題。抵銷一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成本,目前從三歐元到三十歐元都有;可供選擇的計畫,在形式、規模與品質上五花八門,從小型的燃料轉換計畫,到大規模的土地使用變更與森林育成,不一而足。

無論是私人或公司的碳份抵銷買家,都必須確定他們付錢購買的排放減量,是除此之外不可能減量的情況。舉例來說,如果法律規定一定要採取某一措施,那麼跟一般商業行為相比,這項計畫的「附加效益」 (additionality) 就不一定存在。位於德國法蘭克福的「氣候變遷顧問」公司的拉菲爾德 (Sascha Lafeld) 表示,關鍵在於要確定這些可供選擇的計畫需要外部資金推動。

確保這些碳份抵銷計畫不會重複計算也很重要。倘若同一份碳份減量的額度賣了不止一次,或是將自願減量的部分納入強制性的國家減量目標裡,就可能造成重複計算的問題。

即使這類計畫紙上談兵很漂亮,也仍然具有風險性。大多數的碳份減量計畫位於開發中國家境內,京都議定書並沒有為這些國家設立碳份排放減量目標;但是這些額度通常都是隨意售出,並保證錢會用在未來的計畫裡,所以這些計畫不能達成減量目標的風險很大,甚至壓根不會落實。

多頭市場

碳份減量市場的主要弱點,在於欠缺一套標準跟驗證流程;不過英國的「碳信託」 (Carbon Trust) 機構,與美國的「清靜空氣、涼爽星球」 (Clean Air - Cool Planet Initiative) 組織,都可以提供指導方針。英國政府的環境審計委員會也於二○○六年十二月中,針對自願減量抵銷計畫的相關議題進行調查,其中一個關鍵問題就是這類計畫是否需要經由官方鑑定。 【本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刊紙本】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二期】2007.01.16

« 「先登後審」的開放式科學期刊 ∣回首頁∣社會科學:人生遊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