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發包策略

國際情勢 01/16/2007

美國媒體所說的布希政府將許多國際糾紛事務交由其他國家去「承包」,自己躲在背後充任協助工作,這作法當然不失是一種不把自己陷身於糾紛的妙著。但是,它的毛病也很大,那就是「承包」國家未必會盡心盡力去服務,一位美國的支持不夠誠實,承包國所得利益也不夠,於是變成不是事半功倍而是事倍功半。

伊朗問題是一例,伊朗與美國的仇恨很深,化解仇恨需要面對面談話解決,所謂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是布希政府沒有這個雅量,不但不打算化解,而且將伊朗列為邪惡軸心國家。美國當然深恐伊朗真的發展出核武,但又不能動武,便將這問題推給歐盟去做,歐盟自己也對伊朗有忌憚,所以一再與伊朗談判,但是稍有軟讓便被美國阻止。美國一方面讓歐盟去談,一方面則在聯合國發動制裁伊朗,使談判一事根本就無法達成,其實美國如肯直接與伊朗談判,其成效性遠過於讓歐盟去搞,歐盟一再要求美國也參與談判,但美國就是寧可躲在後面操線,伊朗當然知道這種情況,它還會對歐盟的建議認真嗎?

北韓核問題又是一例。所謂六方面會談根本就是美國避免與北韓直接打交道的工具,北韓要求與美直接會談,美國不肯,北韓對六方會談也就虛應故事,因為北韓所要求者不是六方會談所能解決的,譬如雙方建交,訂立互不侵犯條約等等,須知美國也把北韓列為邪惡軸心之一員,如果美國不肯去掉這個心態,北韓能信任美國嗎?基本上美國對北韓發展核武並不太忌憚,因為對美國的戰略利益為害不大,它不同於伊朗,伊朗核武直接危及以色列的安全,北韓的核武充其量威脅到南韓及日本,這倒反而會使日本及南韓更依賴美國的保護,只要北韓不將核武賣給恐怖份子,美國沒有什麼可怕的。

甚至當美國發現中國對北韓的飛彈核武真的很忌憚時,美國便更放心了,傳統布希的政策便是將北韓核武問題交給中國去處理,它認為北韓擁核後,對中國造成的不安遠大於對美國。也許這看法不無道理,但是,中國能否承包下這任務?中國也發現事態嚴重,一再「規勸」北韓不要進行核爆,但北韓還是進行了。如果中國發現對北韓的壓力根本無效時,它會不會轉而與北韓作另一種妥協交易,屆時美國又將如何?

伊拉克問題完全是美國自己製造出來的,美國以佔領國的身份不能解決伊拉克的治安問題,卻要將這工作交給伊拉克政府自己去幹,甚至威脅說伊政府如不能有效解決,美國將不再支持。伊拉克政府難道想讓治安壞下去嗎?它不是不肯幹,而是幹不下去,這是個政治問題,教派衝突之下,政府根本無法有效治理,而教派衝突卻又是美國佔領以來的政策所種下的惡因,初則要剷除哈珊的遜尼追隨者,繼則又要籠絡遜尼對抗什葉,如今的政府是在什葉的控制下,你教這政府如何去幹?這政府有能力消滅遜尼的反抗份子?有能力消除什葉自己的民兵嗎?美國明知道伊拉克馬立基政府無此能力,卻將責任交給它,美國如要玩真的,那就再增兵十萬,幫伊政府去幹,如今只增加二萬而且都在首都巴格達,外省就不管了嗎?

黎巴嫩問題也是一例,美國痛恨敘利亞,認為它在伊拉克搞鬼,於是借黎巴嫩前總理被刺事件,硬把敘利亞駐軍逐走。這一著很高明,但卻無助於敘利亞不在伊拉克搞鬼,而真主黨與伊朗暗通聲氣,這也是美國不能容忍的,於是與以色列商量,由以色列發動對黎巴嫩的攻擊,美國則在外交上予以庇護,非要使敘利亞殘留勢力及真主黨全滅不可,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欣然接受了這任務,但卻失敗了,不但無法消除真主黨,反激起黎巴嫩人對真主黨的支持,而美國在外交上的庇護也未成功,最後還是不得不同意國際間的黎巴嫩停火方案。停火方案中所謂解除真主黨武力云云,至今毫無動靜,黎巴嫩政府無力也無意願這樣做,徒然使真主黨的聲勢更盛,而承包這任務的以色列奧爾默特政府則飽受國內的批評壓力。

最新發包的工程是在索馬利亞,這地方在非洲非常重要,富有戰略價值,美國想控制但未能如願,當年美軍且在此曾受軍閥軍隊的襲擊而損失慘重,如今軍閥們組成一個過渡政府,卻被國內反抗軍隊逼的生存不了,這些反抗份子是伊斯蘭,美國藉口說這其中有恐怖組織基地份子混在內,所以應清楚,便把這任務發包給衣索匹亞,衣索匹亞得到美國支持動用軍力攻入索馬利亞,美國軍機則空中助戰,那些伊斯蘭根本就無力與大軍對戰,散走了。但是,按過去經驗,一散便真的成為地下恐怖份子了,連美國媒體都認為這後患無窮。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二期】2007.01.16

« 由鐘表規律到擲骰運氣:物理學史∣回首頁∣袁隆平領銜撰著的《超級雜交稻研究》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