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文化出版的智慧

意見評論 01/01/2007

台灣文化出版業正面臨不景氣的寒冬!市場緊縮,業者迭迭叫苦,但看書的人---尤其是大學生,卻越來越少了。許多老字號的出版社不是裁員,就是打折、降價、甚至乾脆關門大吉。這究竟是甚麼原因造成的,有沒有解決的出路呢?

有人分析道,這是因為大學生和研究所的大門開得太寬了,幾乎形同不設限。學生不必用功就可輕易過關,等畢業;根本不肯唸書。有的人甚至連教科書、參考書都不願意買,自然連帶影響到出版業的市場和生計。

有的人則認為,這是開放大陸出版品進口的結果。雖然大陸書籍在台灣出版市場中所佔的比例並不高,但是由於價格低,數量相對大,再加上讀者期待大陸書籍進入台灣市場的心理,形成「低價排擠效應」,結果造成國內市場萎縮,簡體字出版品卻大行其道。

也有業者指出,這是由於台商、台幹大量移民大陸的結果。目前台灣已有一、 兩百萬就業人口及家屬轉到大陸工作或定居,由於她們的購買力強,一旦移出去, 對國內出版市場的影響自然非同小可, 而且看來此一移民趨勢絕不會減緩,將來恐怕只會是每況愈下。

也有學者指出,這是國內高等教育不斷追求「卓越」的反效果。由於評鑑「卓越」的主要標準之一,是在國際一流期刊上的發表量(尤其是美國出版的英文刊物),卻不是在國內所出版的專書或專著。因此,追求「卓越」的學術精英,不願再多花時間費心地用中文出版好書,連帶的,也就影響到國內出版品的水準和銷量了。

試想:如果最近得獎的余英時先生如果也是大量用英文寫中國思想史方面的期刊論文,卻不是以中文作為工具,並留下這麼多傳世的學術巨著,他又如何可能建立如今在全球華文知識界中的卓越地位?連帶的,如果沒有這些國內出版的中文著述,他又如何可能受到西方學術界的重視,並給予高額獎金的肯定? 而台灣的出版界,用心的將余先生一本本重要專著推出,向大陸、向海外發行,豈不正是「讓台灣走出去」的最佳表率?如果我們學術的「卓越」標準竟然只是「英文發表」和「美國出版」,這恐怕只會不斷地矮化台灣,讓台灣淪為英文知識圈和美國學術界的一小塊殖民地罷了。而台灣的出版界,長期以來在中文世界裡建立領袖地位,也只有不斷的邊緣化和去中心化,最後,或許只能變形而為「閩南知識圈」 的一環了。

在過去十幾年裡,台灣的電影事業沒落了,許多傑出的電影人才不得不到大陸去求發展。接著,唱片業的創作人才也不得不移往港澳和大陸。現在,建築和室內設計業的巧匠也多半將工作重心移往上海,江南和北京。如果最後連出版業也不得不移民出走,這就真的是「台灣人的悲哀了」。

最近文化出版業的寒冬,顯現台灣整個文化知識發展的一葉之秋,是值得我們正視的一個警訊。「暴虎馮河、螳臂擋車」固有其氣魄餘勇,然「順勢善為、因勢利導」,未嘗沒有其智識見地。台灣面臨的挑戰,有待於國人智慧的解決,此不僅是台灣出版業的新生契機,也是台灣文化知識的新生契機。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一期】2007.01.01

« 微型衛星的航太野心 ∣回首頁∣巴西甘蔗燃料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