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復會又如何

國際情勢 01/01/2007

解決北韓核武問題的朝核第五輪會談結束,名曰休會,但卻沒有復會的日期,甚至連這個期望也不樂觀。為什麼?因為這會真的是為開會而開會,依目前環境,根本就沒有解決問題的條件,但是按美國國內政情需要,卻非要營造一個繼續解決問題的情況不可,因為北韓真的進行了核爆,除了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不痛不癢的制裁案以外,不能不有實際的作為,於是促成了這次開會。大家以為會開要比不開強,能開會就証明有解決的希望,當這會顯然失敗之後,仍有會談代表作此看法,真是掩耳盜鈴。

有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去年開會時,許多問題都不能解決,原因當然是美國的所謂大棍紅蘿蔔政策中的大棍既不能傷人,胡蘿蔔又不夠誘惑,只勉勉強強地達成一個九.一九共同聲明而已。北韓事後就已表示了對這個聲明的不滿,儘管它也在上面簽字。現在北韓進行了核爆,手中有了更多的談判本錢,而美方的條件卻仍如舊,甚至添加了困難(譬如金融制裁),試問北韓會乖乖地回來開會嗎?

北韓代表金桂冠在閉會後的記者會中說:美國現在是用「對話與壓力」相結合的方式,也就是「巨棍加胡蘿蔔」的政策,所以北韓相應的只能用「對話加盾牌」的策略,盾牌是指北韓將增強核能力,增加威懾力。

美國的巨棍當然是武力以及經濟制裁,而北韓的盾牌是製造核子武器,北韓已把核武當做對付美國的唯一手段,試問經濟制裁還能生效嗎?

北韓的表示是:美國對北韓有敵意,北韓是為了對抗敵意方發展核武的,如要北韓放棄核武,美國首先要去除對北韓的敵意。

這敵意的解釋非常廣泛,美國說可以出面保証不進攻北韓,白宮也一再說沒有進攻北韓的計畫,但北韓不認為這就是取消了敵意,他認為美國在聯合國發動制裁以及金融制裁後也是敵意,甚至華盛頓對北韓不利的發言也也是敵意,更不要說駐軍朝鮮半島與美韓的聯合軍演,以及空中偵察北韓等等了。

北韓所要的美國的「善意」是要雙方關係正常化,美國外交上承認北韓,並與北韓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將北韓在支持恐怖活動國家的名單上除名,放棄一切制裁北韓的行為。

這說起來簡單,對美國卻是難題,因為美國從冷戰時期開始便把北韓形容為赤色獨裁政權,冷戰結束後,美國對北韓的形容仍未改變,布希政府甚至將它歸類為邪惡軸心的國家,這種政策已深植在美國政壇及人民心中,美國當政者怎能一夕之間自食其言?與一個邪惡國家握手言歡?

在民主黨柯林頓當政時代,一度曾有關係正常化的機會,當時美國評估半島情況之後認為動武的危險性太大,可能引發二次韓戰,南韓受損是必然的,美軍損失也很大,而中俄兩國的態度難測,所以決定和解政策。柯林頓的國務卿亞伯萊特且訪問了北韓,那時北韓經濟上非常困難,核武發展也還不到水準,也想與美國和解,如果美國政策繼續下去,彼此關係正常化之後,未嘗不可阻止了北韓核武的發展,但可惜柯林頓面臨共和黨在國會的阻撓而自己任期將屆,將和解政策停頓下來。

及至布希上台,新保守主義在當政,決心要以最強硬姿態對付北韓,於是關係大壞,當時布希政府的決策之下是空中攻擊摧毀北韓核設施以及困頓北韓使其政權轉變,但卻得不到南韓的支持,及至九一一之後,美國攻擊阿富汗然後侵略伊拉克,根本無法應付北韓,及至美國深陷伊拉克戰爭,更無力對付北韓,北韓於是趁機發展其核武。美國利用六方面和談拖局勢,北韓也利用六方面會談作緩衝而發展其核武,美國在伊拉克的情況愈糟,新保守主義失敗,北韓便不再掩飾其野心,先是試射長中短程飛彈,然後是核子試爆。

到這種程度,其實已不是六方面會談所能解決的問題了,美國必須針對事實,直接與北韓進行交涉,但布希政府仍然不肯放低姿態,仍想利用國際經濟制裁使得北韓屈服。

中國以前的立場是利用北韓的情勢,做為槓桿作用而謀求外交利益,所以一方面援北韓,另一方面也做些對北韓施壓的姿態,但其施壓程度都相當乏力,以致被美國等國家認為中國有意縱容。但北韓核子試爆之後,中國卻深感不安,倒不是怕北韓成為中國隱患,而是怕引發東北亞的核武競爭,萬一日本及南韓甚至台灣也發展核武,情勢就大不利於東亞的安定,而中國正需要安定環境來發展經濟。因此這番極力促成六方面會談,但試看北韓的姿態,中國即使再有大壓力也未必能壓服北韓順從了。

這番會談失敗,中國的面子上及裡子上也都有損失,但卻又不能不盡力促使早日復會,主席聲明最後一句「盡早復會」四字就道盡願望了。當然這也許是所有國家的願望,然而即使明年復會之後,美國與北韓這兩個主角了政策不變,復會又能如何?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一期】2007.01.01

« 從遠古至文藝復興的懷孕與墮胎∣回首頁∣「北京記憶」資料庫二○○七年正式網上發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