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遠古至文藝復興的懷孕與墮胎

書評書訊 01/01/2007

避孕藥真是個奇妙的發明!我們終於可以放心享受性生活,不必擔憂這件樂事被突然出現的小孩攪亂。享樂慾望與生兒育女,兩者可以互不相干。想想我們那些可憐的祖先吧!他們要不是像兔子一樣生養眾多,就是得忍受禁欲之苦。時代改變,現在的確比從前進步。

二十世紀現代科學為人類帶來新的避孕技術之後,很多人覺得老祖宗實在可憐。不知何故,李德爾寫的《從遠古至文藝復興的避孕與墮胎》出版已十四年,這種迷思卻依然存在。

避孕與墮胎這兩種節育方法,都歷史久遠。從遠古時代開始,人類就設計了明確的節育處方。研究當時的醫生如索拉努斯(Soranus)、迪奧斯科里斯(Dioscorides)與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es)的著作,即可知曉。這些醫師的知識來自尋常百姓。有一種植物被視為避孕妙藥,一種巨大的茴香(Ferula historica)。由於人們大量採集這種草藥,它終於從地球上絕跡。

中世紀的大學開始教授醫學知識,醫師把學問傳給自己的徒弟,那些下一代的醫師。然而那些男性學子顯然沒有從老師學到避孕的相關學問,這種知識在醫界也逐漸失傳。不過,在傳統社會中,婦女之間仍會彼此交流避孕法則。

在某個歷史悠久的高山村落,直到二十年前,此處仍沿用傳統農耕技法。一位高齡九十二歲的老農婦跟我說,有一種植物避孕功效很強。她說,這是她的祖母傳給她的,顯然是祖母的家族秘方。她說的植物是一種杜松,其漿果具有藥性。李德爾的書裡說,古代就有人把杜松類植物(書中索引裡有二十三個條目)當作避孕藥材。有一種俗名叫「沙皮檜」(Juniperus sabina)的杜松植物,其名稱源自它協助年輕婦女「避免羞恥」的功能。現代科學已經證實,沙皮檜確實有避孕效果。古書中提到的許多植物,現在都已經證實有避孕功用,其中大部分都含有雌激素。

對於一些歐洲人來說,這種傳統知識只是遙遠而模糊的記憶。到了十九世紀,歐洲鄉村人口外移,這些藥方隨著消失。在城鎮裡面,古老知識同樣無法代代相傳。這也許是希臘羅馬時代以來,西方婦女首次無法接觸實效的避孕知識,雖然現代醫學確有極大躍進,但是學者仍須把避孕藥的發展擺在歷史脈絡中檢視。

李德爾告訴我們,古老的避孕醫術安全可靠、有效普及。不過,前人究竟怎樣使用這些草藥,仍須社會學研究解疑。但是,從中世紀到現代避孕藥興起的這段時間,有錢人與城市居民恐怕都因為正統醫學日盛與醫師社會地位提升,無緣接觸有效的避孕草藥。

這只是此書引人好奇探索的一個部分。這本著作給我們機會重新思考:或許從小被灌輸的所謂現代世界的知識,在某些層面,還不如古代「進步」。

從遠古至文藝復興的懷孕與墮胎
Contraception and Abortion from the Ancient World to the Renaissance

作者╱李德爾(John M. Riddle)
出版社╱哈佛大學出版社,1992年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一期】2007.01.01

« 知識通訊評論50期目錄∣回首頁∣朝核復會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