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乾旱記錄的啟示

知識新知 12/16/2006

歷史記錄為氣候模式提供洞燭先機的先見之明。

針對東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場乾旱一項生態調查結果,給生態系統對於突如其來劇烈干擾會如何反應,提供了嶄新的觀點。這項研究記錄了十九世紀晚期一段為期十九年,當地土著馬塞人 (Masai) 稱之為「伊姆泰」 (Emutai) ,意思是「消滅殆盡」的時期;這有助於預測因應未來肇因於全球暖化的氣候變遷,當地地貌會如何改變的情況。

奧地利探險家鮑曼 (Oscar Baumann) 在一八九一年,旅行到今日肯亞的馬塞地區時,震驚於觸目所及「婦女形容枯槁,眼中綻放出受饑的瘋狂眼神」。乾旱在一八八三年首度侵襲該區域,之後在一八九七年與一八九八年完全沒有降雨,牛瘟與牛肺炎又將牲口毀滅殆盡。傳統上完全倚賴動物做為食物來源的馬塞人,面臨飢荒與天花的威脅。

這份最近發表於《非洲生態學期刊》的研究,揭露其生態上的後續影響。在牛津大學環境變遷小組執行這項研究,來自開普敦大學的吉兒森 (Lindsey Gillson) 表示,這些事情已經寫在歷史書裡了,她則是試著根據歷史記錄,校正古生態學記錄。

她前往肯亞的察沃國家公園,收集沈積岩、花粉與木炭樣本,以決定乾旱的程度。濕地邊緣植物的過多花粉,顯示湖岸在乾旱期間的消退;木炭出現的情況增加,則顯示自發性大火很普遍。這一切在在都指向當年有場大乾旱。

吉兒森的研究結果確認了「伊姆泰」確實是一段「巨大而不甚頻繁的環境干擾」,是那種像乾旱、洪水或颱風之類,會對大地留下持久影響的氣候事件。而這也是那種隨著全球暖化持續發酵,專家預測會變得愈來愈普遍的氣候事件。

研究成果提出了倘若該區域又被同樣嚴重的乾旱襲擊,可預料到會發生的一些影響。吉兒森表示,我們需要的是某種機率,也就是「像這樣的乾旱發生時,甲乙丙這些事情會不會發生」。如今她已經確認了這場乾旱的生態特色,藉此回顧古生態學記錄,應該有助於指出這類極端的氣候事件發生的頻率會有多頻繁,以及這個頻率是否會隨著時間改變。

不過吉兒森補充說,將生態資料與氣候預測做更切實的結合至關緊要,如此地方上的人們才能夠準備好適應這些變遷。

英國約克大學環境研究員洛維特 (Jon Lovett) 表示,協助非洲人適應氣候變遷乃當務之急。他說非洲人的生計與生態息息相關,非洲生態學家迫切地需要思索,該如何將其技術與知識應用於氣候變遷對人類的影響。

對於馬塞人來說尤其是如此。發展機構如今催促他們,要依賴家畜以外更廣泛的食物,接受食用主要穀物。有三百萬肯亞人目前為乾旱所苦,改變生活習慣的呼籲也因此日趨響亮。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期】2006.12.16

« 五百年來歐洲最暖的秋天? ∣回首頁∣社論:評鑑和知識的價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