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偏見的外交政策

國際情勢 12/16/2006

美國兩黨為了解決伊拉克問題而撰寫的伊拉克報告,在美國成了轟動文件,媒體莫不以此作為評論的中心,國際間雖沒有這樣熱,但也紛紛報導,短時間這話題肯定冷不下來。

冷不下來的原因是:大家都不知道伊拉克問題怎樣才能解決,如今有了一個藥方,管它能不能治病,總比束手無策好。

其實這份報告與其說是為了解決伊拉克問題,倒不如說是為了解決美國問題:怎樣能夠讓美國體面地跳出伊拉克這個陷阱。

如能跳出伊拉克,理論上講最受惠的應該是布希政府,布希即使不願意照著做,但這個好的下台階,是兩黨共謀出來的,好歹不會為此引發政爭,但是布希不能接受。

布希當然不能完全拒絕,這畢竟是美國人「眾望所歸」的東西,而且有些也符合布希的意思,但是許多卻不合其意,於是便只有「選擇性的接受」與「選擇性的反對」。而不幸的是,他所反對的正是這份報告的精髓,其一是二○○八年三月之前,美軍從伊拉克撤走。其二是與伊朗及敘利亞商討伊拉克問題。

撤軍是必須的,不然國會何必授權兩黨重要人物們撰寫這份建議,目的在給布希一個能符合美國民意的下台階,所以把時間都確定了,以免像當年從越南撤軍時那樣倉促慌張。而撤軍過程如果沒有伊朗與敘利亞的合作,伊拉克內戰必然打的更厲害,會變成美國一方面在撤,伊拉克同時在打,那會成什麼局面。當然伊朗及敘利亞也未必一定能消除伊拉克內戰,但絕不會使局面更惡化,否則他們火上加油,很快就會使局面不可收拾,美國所擔的罵名將較越戰更甚。

但是布希卻最反對這兩條。他覺得如果把撤軍訂下時間表,將會損及美軍的威信,會被視為是伊拉克戰爭失敗的結果,而布希絕不肯承認他所發動的侵伊戰爭是場失敗的戰爭,儘管連布希政府的要角都私下承認戰爭是失敗了,這就是「傲慢」性格在作祟,美國西部牛仔性格的表現。

至於與伊朗與敘利亞接觸會談,那就更是布希的難過事,就在兩三年前他還將這兩國列為「邪惡軸心國家」,這實在是無比的「偏見」,試問這兩國侵略過任何國家嗎?伊朗被伊拉克哈珊無端攻擊,戰爭拖了八年,伊朗死了數十萬人,那時美國還在協助哈珊打伊朗呢。

至於敘利亞被以色列打敗,至今戈蘭高地仍在以色列手中佔據,以色列人不肯退還,美國也不理睬這事,敘利亞駐軍黎巴嫩是應黎巴嫩之請,非如此不能使黎巴嫩三派:基督派、伊斯蘭遜尼派、什葉派合組政府,如今敘利亞在美英壓力下撤軍,結果黎巴嫩目前便已面臨內戰??。其實這兩國使美國看不順眼的最大原因是激烈反以色列而已,激烈反以色列在中東共三國,伊拉克哈珊已被消滅,剩下伊朗與敘利亞便成為以色列的眼中釘,也是布希的眼中釘,非要將其打為邪惡軸心而後鏟除不行。

如今要布希回過頭來與這兩國打交道,那就等於是與魔鬼打交道,他的傲慢性格不會輕易改變。

其實,不僅是對敘伊兩國,對北韓又何其不然。自從布希宣佈北韓為邪惡軸心一員,又稱很討厭金正日那傢伙以後,布希政府就改變了前任柯林頓政府的與北韓接觸政策,但除了對罵之外,布希政府卻又不敢對北韓施展什麼殺手,於是你不斷????卻無所作為,北韓卻不斷發展核武,終於進行了核子試爆,到了這個階段,除非不惜一戰去剷除這個邪惡國家,不然就只能去與它談判解決。但布希政府卻又犯了傲慢脾氣,只肯在六國會議中討論問題而不肯單獨與北韓會談,儘管北韓一再作此提議。

北韓擁有核武當然不是好事,但是擁有核武並不違犯國際間任何條規,因為它已不是禁核擴散國家(其實北韓之退出條約又何嘗不是美國與日本政策所迫),這就產生一個問題:什麼國家可以擁有核武,什麼國家不可以。如果印度與巴基斯坦可以製造核武,為什麼北韓就不可以。美國月前才與印度訂立核子合作協定,明明是違反禁核條約,但美國還是這樣做了。儘管國際間都在批評,這不是美國的兩套標準是什麼?這不是傲慢與偏見的政策是什麼?

新保守主義犯的毛病其實也就是偏見與傲慢,要將美國式民主推行到無論在宗教及社會都不容納的地方,這不是偏見是什麼?像伊拉克這種地方美式民主能解決它的宗教衝突及伊斯蘭教義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嗎?而硬要以美國的軍事力量來推行這種民主制度,這不是傲慢是什麼?

伊拉克是個試驗場,如今試驗結果也產生了,布希政府的新保守主義者也相繼下台了。但是布希個人的傲慢與偏見仍未見投降,這可以說是外交政策上的不幸。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五十期】2006.12.16

« 科學的火星人∣回首頁∣會克服傷害的機器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