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學的歷史與傳統

意見評論 12/01/2006

國外歷史悠久的大學,除了典雅樸素的建築之外,也讓參觀訪問的人,想起曾經在這裡工作的大師。例如,英國劍橋大學會讓我們想到牛頓,德國哥廷根大學則會想起高斯。這種感覺好比司馬遷到了孔子的家鄉,或蘇軾遊覽赤壁。他們兩人都留下文章描寫一種遙遠的歷史懷想,又令人佩服的人物。

司馬遷的《史記》〈孔子世家〉寫道:「太史公曰:詩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適魯,觀仲尼廟堂車服禮器,諸生以時習禮其家,余祗迴留之,不能去云。…」蘇軾遊覽赤壁填的詞〈赤壁懷古〉則說:「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當然,不是每一所大學都有牛頓或高斯這種使人望風懷想的大師。但是「行遠必自邇,登高必自卑。」國內的大學可以從整理自己的校史開始,紀錄對學校的創建,或學術上有傑出貢獻的人,甚至記載長期敬業奉獻的技術人員。此外,如果各系所能成立系史室,而學校也有一間校史館,則經年累月下來,一種歷史感,自然就會產生。

反觀國內各大學,各單位的建築一直添蓋,大概有多餘用不掉的經費,才會有人想到需要蓋一棟校史館,或是勉強把多餘的空間充當校史室。另一方面,歷史的感覺可以先從具體的表象(維護老舊校舍,陳列古舊的文物儀器等等)做起,以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對於大學的歷史與傳統,有實質幫助的還是「人」。「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如果由個別的研究室內部的風氣做起,進而擴展到學校的風氣,則久而久之便可形成一個良好的傳統。學校的經費、儀器、人力等可以短時間內擴充,但學校的傳統卻不能速成。如果研究室的主持人和系所主管,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忙著開會或交際應酬,則基層的研究人員的也難以敬業盡職,更不用說形成什麼傳統了。

艾略特 (T. S. Eliot) 在〈傳統和個人才能〉(Tradition and the Individual Talent) 寫道:「傳統並不是一個可以繼承的遺產,假如你想獲得,非下一番苦功不可。最重要的是傳統含有歷史的意識,這種歷史的意識包含一種認識,即過去不僅僅具有過去性,同時也具有現在性。……這種歷史的意識是對超越時間即永恆的一種意識,也是對時間以及對永恆和時間合而為一的一種意識;……。」。他談的雖然是文學,然而也適用於其它領域。艾略特所說的這種「歷史的意識」應該也就是透過「溫故知新」而獲得的結果。

學校以重金高薪挖角的方式聘請大牌教授,是很拙劣的方法。一個為錢而來的人也會因為錢而離去。即使這位大牌教授也做出一些成果,但他離開後也就「人亡政息」,甚至「人去樓空」。我們不敢說要求大牌教授大半輩子終老於某間學校,但至少要懷著奉獻的心,進行長期研究,培養下一代,之後再功成身退。

學校的傳統 (或風氣)是存在但又無法量化計算,就像范仲淹所寫的名句「先生之風,山高水長」一樣,千萬不要捕「風」捉「影」,去對學校的風氣作評鑑了。

【知識通訊評論半月刊四十九期】2006.12.01

« 點廢成金: 電漿電弧燒垃圾∣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49期介紹 »